混世小术士

980 偶尔喝饮料

980 偶尔喝饮料

李欣惠刚想起身张罗着一起走,却被靳永泰从下面轻轻的按住,李欣惠心领神会,终于明白这是靳永泰刻意安排她跟王宝玉见面的,而不是刚來时说的那样,让王宝玉來,只是为了不让媳妇误会,

靳永泰走后,王宝玉和李欣惠一时间找不到话題,显得有些冷场,最后,还是李欣惠先举杯说道:“王局长,我敬你一杯,上午的事情,实在是身不由己。”

“沒关系,您也有自己的难处。”王宝玉连忙举杯客气道,

“这老靳也是的,他怕媳妇误会自己跟别的女人出來喝酒,难道就不怕我老公误会我陪男人喝酒,呵呵。”李欣惠沒话找话的说道,

“李部长,这话可不实在,你绝对是家里的一把手,说一不二。”王宝玉恭维道,

“呵呵,王局长真会说笑,我脸上可沒写着。”李欣惠不以为然的说道,

“写着呢,而且还清清楚楚,您看您眉清目秀,双颧丰润,这可是标准的旺夫之象啊。”王宝玉砸吧着嘴,看似感叹的说道,

“哦,王局长会看相。”李欣惠顿时來了兴趣,还用手摸了摸脸庞,好奇的问道,

王宝玉一看李欣惠的表情,就知道有戏,佯装不在意的说道:“家传,我就跟着学了一点儿皮毛。”

“那你给我好好看看。”李欣惠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脸,还做出一动不动的样子,

“这不太好吧,咱们可都是国家干部,传出去岂不是搞封建迷信嘛。”王宝玉推辞道,

“哎呀,干嘛那么认真,就当做娱乐,放心吧,我不站队,不会跟别人说的。”李欣惠坚持说道,

李欣惠这句不站队,是向王宝玉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自己不属于哪帮哪派,持中立立场,也是提醒王宝玉,不要将她跟某某人联系起來,

既然李欣惠如此说,王宝玉也觉得看相是个拉近关系的好时机,便笑着说道:“既然李部长有兴趣,那就伸手來,咱们先看手相。”

李欣惠伸出了右手,手掌不大,却白皙柔软,显然是属于养尊处优类型的,王宝玉放在眼皮底下,仔细的端详了好半天后才说道:“李部长,您的手相是属于那种自我奋斗型的,完全靠自己的努力,才到了今天的位置。”

“对啊,我家是普通家庭,嫁的男人更啥也不是,除了知道整天孝敬他老妈,别的啥都不会干,走到今天,无论是工作还是家庭,都是我辛辛苦苦靠自身努力换來的,沒结婚前赚钱是一个人花,现在可好,老的小的加窝囊的,都得靠我养活。”李欣惠不免埋怨道,显然,婆媳关系也不怎好,

王宝玉这么说,不只是看相看出來的,通过上午的听李欣惠打电话,就能知道她对自己的丈夫并不满意,因此一说便引起了共鸣,

“不过自力更生沒啥不好,而且也能影响下一代,将來孩子指定出息,而且非常孝顺。”王宝玉肯定的说道,

“我信,我孩子学习沒得说,眼看着就是大学苗子,现在虽然小,但是也懂得心疼我。”李欣惠得意的炫耀着,

“这条线长得也好,看不出來,李部长原來也是有很多人追的嘛。”王宝玉指了指李欣惠中指下面的几条弧线,又竖起大拇指夸赞道,

“呵呵,谁都有个年轻的时候,上学那功夫,确实有不少男生喜欢我,参加工作后,介绍对象的更多,只是挑了挑去,挑花了眼,眼看年龄大了,最后找了一个最普通的男人嫁了。”李欣惠道,

“嘿嘿,那些男同学肯定都很遗憾吧。”王宝玉笑问道,

“也许吧,不过那些女同学们肯定心里都乐开了花了,哼,我班当时有个女生,外号小不点,一米五多点,跟沒长开的干巴豆芽似的,班里也沒听说谁喜欢她,结果一毕业就被一个干部子弟看上了,公婆也宝贝的跟啥似的,出入全部都是车接车送,现在人家一家三口都在国外定居了,前年回來过一次,那保养的,真叫好,两口子都跟不到三十似的,哪像我那口子,见了人家畏畏缩缩的就知道傻笑,一句客套话都不会说,哎,人啊,沒法看。”李欣惠感叹的说道,

“能找个真心爱你的男人,踏踏实实的过日子,也是一种幸福,有时候光鲜只是表面现象。”王宝玉随口敷衍道,

“话这么说沒有错,但是缺少**的日子,对于女人而言,也是一种灾难。”李欣惠道,

“生活都是这样,所谓的多姿多彩都是短暂的,等**褪去,剩下的就是宝贵的亲情了。”王宝玉笑道,

“虽然白开水是必须的,但是偶尔喝个饮料也能调剂下吧,现在我最不愿意呆的地方就是家,不还是为了孩子嘛。”李欣惠叹息的打了一个很贴切的比喻,

王宝玉沒接她这个茬,觉得不应该过多搅和人家的家事,于是便埋头看相,又指出了李欣惠的一些性格特点,财运状况等,都说得八-九不离十,李欣惠频频点头,算是渐渐相信了王宝玉,

“王局长,你看这块有点发黑是怎么回事儿。”李欣惠指着手腕一处颜色较深的地方,好奇的问道,

“我看看,哦,这个嘛,不能说。”王宝玉嘿嘿笑道,

“有啥不能说的,难道是有灾。”李欣惠不免担忧的问道,

“倒也算不上灾难,跟夫妻间的事情有关系。”王宝玉带着些难为情的说道,

李欣惠一阵咯咯笑,挑逗般的斜眼看王宝玉,说道:“我是过來人,你嘛,虽然年轻,也是成人了,沒啥不能说的,快说说看。”

“那我可说了,说错了别生气啊。”王宝玉道,

“沒关系,我还沒那么小气。”李欣惠道,

王宝玉心一横,他似乎觉得,李欣惠表现的好像很愿意跟异性谈这方面的事儿,于是便大着胆子说道:“这个位置发黑,说明你对老公的**本事儿不满意,简而言之,就是他根本不能满足你。”

虽然嘴上说不在意,李欣惠却难免露出了羞涩之情,吞吞吐吐道:“他啊,还行吧,努努力还能糊弄十几分钟,收音机里那些治病的不都是这个时间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