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988 哪个是你爸爸

混世小术士 988 哪个是你爸爸 无忧中文网

王宝玉哼了一声,将小月放下,沒好气的说道:“最讨厌你们给我打哑谜了,赶紧说吧。”

小月笑道:“瞧你那样,其实你见过我爸爸的。可能还经常见。”

王宝玉认真回想了半天,单凭这个声音就可以判断,绝对是个陌生人,于是肯定的说道:“少骗我,我肯定沒见过你爸爸!”

小月指了指电视,说道:“你只要看新闻就能见到他,喏,就在那儿呢!”

王宝玉顺着小月手指看去,只见电视恰好切换到平川电视台,正在重播平川新闻联播,节目内容是:“平川市召开市委常委第二次会议”,一看电视上讲话的那个人,王宝玉顿时惊呆在当场。

电视上的正在讲话的领导在地方新闻台出镜率极高,王宝玉当然是认识的,而且还在平川市见过两次,只是这位领导并不认识自己,如果小月是他的女儿,自己怕是要惹上麻烦了。

“你爸是政法委书记王一夫?”王宝玉无比惊愕的问道。

“我和他像吗?”小月咯咯笑道。

“这么看,倒有点像。”王宝玉认真对比了两人后说道。

“疑邻窃斧!我又不姓王,再说他也配有我这么好的女儿,真是瞎说,是旁边那个。”小月不满道。

“左边还是右边的啊?”王宝玉问道。

“左边那个浓眉大眼,道貌岸然的家伙。”小月道。

王一夫的左边,确实坐着一个长着浓浓剑眉的中年男人,双目炯炯,神情严肃,透着威严之气。这个人王宝玉也认识,电视报纸上经常见,正是平川市纪检委书记尉兴邦。

“你爸是市纪检委尉书记?”王宝玉更加惊愕的问道,市纪检委书记,哪个干部不怕,从官员的角度來说,其实权更是在政法委书记之上。

看王宝玉呆愣愣一脸惊慌,小月不禁笑道:“瞧你那小胆样,是不是犯错误了?贪污还是受贿?要不要我跟我爸说一声,让他放过你啊!”

听小月这么说,王宝玉确信她沒有撒谎,头上冷汗直冒,要是尉兴邦知道女儿小月,因为自己挨了两次揍,怕是自己的仕途从此就划上句号了,也许还有更严重的后果。

“我坦坦荡荡的,有什么害怕的。就连这个房子,都是租的。”王宝玉挺着胸脯道。

“切,就凭你兜里经常揣着一摞摞的钞票,我都敢断定你不清白。忽悠!”小月不屑的说道。

“小月,你可别乱讲话,我的钱都是干净的。”王宝玉连忙解释道。

“呵呵,瞧你吓的。跟你开玩笑呢!”小月道,还顽皮的冲着王宝玉眨巴了一下眼睛。

“小月,你咋不早说啊!”王宝玉心有余悸道。

“王哥,你不用紧张,我知道你们都怕我爸,可是你别忘了,我爸也有怕的人,那个人就是本人。所以啊,你只要把姑奶奶我照顾好了,就等于照顾好你自己了。明白了吧?”小月指了指自己笑道。

王宝玉终于明白小月一个女孩子,为什么敢指着费腾的鼻子骂,现在看來,她就是扇费腾几个耳光,费腾也只有受着的份。

“其实我爸从來不让我出去说我是他的女儿,你还是第一人呢!”小月道。

“深感荣幸!”王宝玉汗道。

“当然了,要不是你问,我才懒得说呢。这个世上我最不想看见的就是他,看见他我就冒火,要不是辈分在那摆着,我都有揍他的心。”小月气哼哼的说道。

“一家人还是团结点好。”王宝玉稳了稳神,下意识的擦了擦脑门的汗,这才坐下來,又小心的说道:“小月,你既然是尉书记的宝贝女儿,还真是应该注意自己的形象,其实你不化妆也蛮好看的。”

“王哥,你不明白,我化妆并不是因为我觉得自己长得不好看。”小月道。

“那是因为什么?女孩子的习惯?”王宝玉不解的问。

“唉!实话告诉你吧!我怕我突然昏倒在街上抽起风來,那副样子肯定难看死了,化了浓妆能让人看不出我的本來面目。”小月叹气道,神情一阵黯然,让人心生怜爱。

“不难看,上次我就看到了,沒啥的。”王宝玉不禁握住小月的手说道。

“王哥,你不用安慰我,我都习惯了。”小月的脸上又恢复了正常。

王宝玉有些心疼的说道:“小月对不起,是我错怪你了。”

“好了,不说这些扫兴的话了。我去洗澡。”小月起身说道,径直往卫生间走去。

“柜子里有睡衣,自己拿上啊!”王宝玉提醒道。

“我知道你这里一定有女人的睡衣,不过本姑娘不习惯穿别人的衣服,不用了。”小月说着,满不在乎在卫生间的门口脱了衣服,顺手挂在一边,只穿着胸罩和内裤走了进去。

小月的胸罩和内裤都是红色的,内裤更是蕾丝花边半透明的,可是王宝玉却丝毫沒感觉,只是坐在沙发上发愣,他忽然感觉,小月就是一块烫伤的山芋,扔不得也留不得,更是惹不起,如果早知道小月的背景,王宝玉是断然不敢招惹小月的。

哗哗的水声很清晰,显然小月并沒有关上卫生间的门,王宝玉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題,如果小月此时昏倒了,自己该不该去出手相救?答案是肯定的,但如果那样,自己跟小月的关系无疑会进了一步,但无论如何,自己还沒想过要跟这样一个有病的女孩发生什么,或者有什么样的结局。

想到这些,王宝玉忽然觉得自己并不高尚,同样带着有色的眼镜去看人,内心深处也是嫌弃小月有病的。也许是因为自己对小月根本就沒有感觉吧!如果真的有感觉,相信爱能够接受一切的考验。王宝玉只能如此的安慰自己。

过了一会儿,水声停止了,小月还是穿着三点走了出來,身材倒是蛮不错的,也算是凸凹有致,曲线玲珑。

小月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沒穿,就这样径直走了过來,又坐在沙发上,对王宝玉说道:“王哥,你也去洗洗吧!一会儿咱们上床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