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989 男人味

第三卷 县域扬名 989 男人味

一起上床睡觉?王宝玉可不敢,他将眼睛从小月充满诱惑的身上移开,起身去洗澡了。

出來后,王宝玉一边往小屋走,一边对小月说道:“小月,你住大屋,早点休息吧!”

“你不跟我一张床睡啊?”小月不解的问道。

“不太好吧!咱们还是各睡各的。”王宝玉皱着脸道。

“哼,你是怕我爸吧?想不到你也是这么俗的人。”小月不悦的说道。

“回答正确,本人就是很俗,沒办法啊,丢了这饭碗我总不能靠你养活吧?”王宝玉自嘲道,一边伸手抱**的被子。

小月突然从沙发上跳下來,摇着王宝玉的手撒娇道:“王哥,我一个人睡害怕。”

“那就都开着门,快去睡吧!”王宝玉拉开小月的手,轻声道。

“你要是不跟我一张床睡,我就告诉我爸,说你对我行为不轨。”小月一计不成,便又嘿嘿坏笑道。

“小月,做人要厚道啊!”王宝玉惊慌道,脸色不禁寒了一个。

“你敢说你对我沒有不轨的行为?”小月轻蔑道,“两次碰到你,你都不老实的顶了老娘的屁股,而且,老娘还因为挨了打。”

“那都是误会嘛!天地良心。”王宝玉想要急眼的说道。

“男人都不老实,沒一个好东西。”小月道。

“小月,如果你认为我不老实,干嘛还要还要來找我?还跟我到家里來住?”王宝玉恼怒的大声道。

“王哥,我一个人睡真的害怕,万一犯了病,也沒个人发现,死了都不知道。”小月楚楚可怜的低头道,样子很像一个犯了错误的小姑娘。

“你?哎,就装吧你。在你家总不是你爸天天哄你睡觉吧?”王宝玉很是无奈,自己空有一个精光头脑,对女孩子这种软硬兼施的手段还真沒办法,你总不能把人家胖揍一顿啊!

“他?哼,那我宁可去死!不行,我死之前也得先把他气死才行!”小月叉着腰狠狠的说道。

王宝玉叹了口气,知道自己纠缠不过小月,于是便半推半就的跟着她上了大床。不出意料,两个人刚一躺下,小月立刻就拱进了王宝玉的被窝里,脸上充满幸福的得意之色。

王宝玉为难的推了推小月道:“小月,到那边自己睡。”

“王哥,你是不是嫌弃我有病啊?”小月沒有动弹,仰起脸问道。

有病是一个原因,更主要的却是小月的身份,王宝玉当然不会说这些,只是随口安慰道:“我不会嫌弃你有病的,如果是那样,我也不会跟你交往是不是?只是我觉得咱们这样,有些过分,会混淆了咱们之间的关系。”

“你放心吧!我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绝不会缠着你不放的。”小月翻着眼皮不悦道。

“小月,为什么跟你爸那么不友好啊?”王宝玉换了个话題问道。

“提他干嘛!真扫兴!”小月翻过身不说话了。

嘿嘿,不说正好,拉灯睡觉。王宝玉刚松了口气闭上眼睛,只听小月又翻过身來,搂着王宝玉的脖子说道:“好了告诉你吧,反正也沒什么秘密。当时,我爸跟我妈是一个村的,我爸是老师,我妈是农村妇女,后來两个人一时冲动结了婚,又一时冲动有了我。有了我之后,我爸就有了个机会到城里工作,由于那边沒安顿好,只能撇下我跟我妈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在我两岁的时候,我妈就得病死了。咋样,很平淡落俗的故事吧?”小月平静的说道。

唉!小月也是一个苦命娃。想到自己三岁沒了爹,王宝玉不禁有了一种跟小月同病相怜的感觉,手也不由自主的将小月往怀里搂了搂。

“后來,我爸在市里的官越做越大,只是很少回來看我们,再后來我就知道了,他离开我们之后,就跟一个女人鬼混在一起,我妈也是知道这件事儿,想不开才得病的。哼,我妈就是窝囊,换了我非得到市里跟他闹去不可,既然他不要脸,我们还顾什么脸面?就算闹个鱼死网破也比最后郁闷强。”小月愤愤的说道。

“感情这个东西,说不清楚谁对谁错。你还小,不要参合大人的事儿了。”王宝玉插嘴道。

“就是我爸的错!” 小月坚持道,“我妈勤劳贤惠,孝敬老人,村里谁不知道,爷爷奶奶也拿她当自己的亲生女儿一般,所以啊!爷爷奶奶怪罪我爸,到今天都不肯进城。”

“你爸也有他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作为女儿,我认为你不应该干涉。”王宝玉郑重道。

“狗屁权利,他和妈也沒人逼他们结婚,都是两情相悦!结果到了市里就变了,糟糠之妻就得下堂了!活脱脱他妈的伪君子!”小月一生气,照着王宝玉的胸膛就是一拳。

“大小姐,轻点!”王宝玉一声哎呦,疼的呲牙咧嘴。

“不好意思,老娘太激动了。给你说点好玩的吧,后來我到了市里,见到了那个女人,哼,描眉画眼的,一股子浪骚味,难怪把我妈给比下去了。但是姑奶奶我不是吃素的,最后还是把她给干出家门了!哼,也算是替我妈报仇了。”小月得意的炫耀着。

“我看你是报了自己的仇了,那你爸爸肯定很痛苦,而且你妈要是地下有知,也不见得高兴。”王宝玉叹息道。

“我要不是小时候沒人管能得这毛病吗?都怪他!算了,不说这些,一提这些就让老娘心情不好,总之,我爸就是欠我的,这辈子都还不清,除非我死了。”小月越说越恼火。

一看小月这副样子,王宝玉也闭嘴了,这毕竟是人家的家事,不应该参与过多,刚才问问,也不过是想多了解一下尉兴邦。

小月生了一会儿闷气,这才又嬉皮笑脸的在王宝玉的脖颈上闻了闻,笑道:“嘻嘻!原來男人味就是这个味啊!”

“啥味啊?”王宝玉好奇的问道。

“臭烘烘、酸溜溜的。”小月哈哈笑道。

王宝玉知道小月在闹,也呵呵笑着问道:“以前你闻过的男人都是啥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