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990 确认死了

990 确认死了

“便宜你了,你还是第一个跟我同床的男人呢!”小月道。

“鄙人深感荣幸。”王宝玉装作诚惶诚恐的样子道。

“王哥,你跟几个女人上过床啊?反正我肯定不是第一个。”小月眨巴着眼睛问道。

“不能告诉你,这是隐私。”王宝玉断然拒绝了小月的要求。

“那你说个大概,是十个以内,还是二十个以内,或者更多?”小月好奇的问道。

“数不清了,大概一百个以内吧!”王宝玉又好气又好笑。

“哦,也不算多,古代皇帝不都好几千吗?那两个人爱爱,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小月又追问道。

“怎么啥都问,书上网上不都有这方面的内容吗?不能多说,建议自学成才。”王宝玉道,不想深入这个话题。

“你知道我不常上网也不常看电视,更不喜欢看书,今天在你这里算是看电视最多的了。”小月撇嘴道。 ”“

“小月,男女之事,两情相悦是基础,至于身体上接触,那是爱升华之后的自然行为。至于结合成一个家庭成为社会的一份子,之后有孩子完成种族延续的使命,都是大自然最基本最简单的事情,没有什么好神秘的。”王宝玉一本正经的说道,说的如此高尚,自己都觉得有点儿脸红。

“那你呢?一定就是过来人了吧?”小月没头脑的又问了一句。

“啥意思?”王宝玉没听明白。

“我听人家说,跟男人交往,如果他是情窦初开,就要跟他宽衣解带。如果是阅历丰富,就是锅边灶台。你现在是不是就最需要一个妻子打扫家务了?”小月认真的问道。

“我还算不上丰富。而且随着人类的发展以及思想的进步,人们已经开始追求更高的生活质量了。所以你刚才所说也不是全对,一个真正爱妻子的人,是不在意家里那点活的。”王宝玉煞有其事的说道,说完连自己都感动了,想必小月也能听明白。

“哦!”小月哦了一声,忽然掀开了被子,迅速解开了胸罩,脱下了内裤,就这样一丝不挂的躺在了**。

“小月,你这是干什么啊?”王宝玉惊得眼珠子差点没掉下来,脑子里想的是自己白上教育课了,身体却有了最原始的冲动,还好,双手却理智的拉过被子给小月盖上。

“王哥,我就是想让你好好看看,记住这具身体。”小月道,决然的又拉开了被子。

“小月,我们不该这样。”王宝玉难为情的说道。

“看吧!说不准哪一天,这具身体就会灰飞烟灭,我不想这具躯壳都没有人见过。王哥,如果那一天我晕死过去了,你一定要确认我真的已经死了,否则我被送到冰柜或者火葬炉,那就活活冻死烧死了。”小月伤感道,脸上充满了凄然之色。

“小月,我不是都给你算过吗?你会没事儿的,长命百岁。”王宝玉虽然听的鸡皮疙瘩呼呼的起,但还是心疼的安慰道。

“王哥,谢谢你安慰我,现在我只想让你看看我,就不可以吗?”小月加大了声音,用哀求的语气说道。

看着小月眼中隐隐的泪光,王宝玉一时间心情非常的复杂,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这么做,最好,他还是深吸了一口气,抑制住了体内的欲望,开始仔细端详小月的身体。

这是一具充满青春活力的身体,白皙娇嫩泛着健康的光泽,胸前的山峦起伏,向下则是凹陷的盆地,经过平原地带之后,双腿和腹股沟的线条汇集成迷人的黑土地。近乎完美的体态犹如画上的美人,温婉柔和,却和主人野蛮的性格一点都不搭。

王宝玉提前给了自己一个暗示,自己是在欣赏一幅完美的人体画,用艺术的眼光去欣赏,于是小月的身体立刻充满了圣洁感,让王宝玉心中的欲望去了大半。

小月脸色微红的闭上了眼睛,一动也不动,忽然问道:“王哥,好看吗?”

“简直堪称完美,太漂亮啊!”王宝玉赞道。

“我想让你摸摸。”小月又说道。

王宝玉顿时慌了神,连忙说道:“小月,看看就罢了,还是不要摸了。”

小月睁开一只眼,媚笑着看了王宝玉一眼,说道:“你是怕受不了诱惑吧!”

“怎么会呢!我其实很老实的。”王宝玉尴尬的笑道。

“就算你帮我吧!我想知道被男人抚摸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小月低声道。

“小月,等你找到了男朋友,他会好好帮你的。”王宝玉推辞道。

“你这不是废话吗,哪里难受你戳哪里,老娘要是能找男朋友,还用得着这样低声下气的求你吗?”小月恼道。

“你别一口一个老娘姑奶奶的说话好不好?老子也不是好惹的!”王宝玉也被小月给说恼了,老子真的忍你很久了!

“那还废个屁话啊!赶紧的!”小月使劲砸了两下床。

摸就摸,老子还就不信这个邪。于是,王宝玉毫不客气的伸手就摸了上去,小月则欣喜的又闭上了眼睛,细心的感受了起来。

王宝玉的手,无耻的在小月的身体各处游走起来,沟沟壑壑的也不放过,渐渐的,他感觉小月的身体已经开始热了起来。

当然,王宝玉的身体都已经热的像个膨胀的热气球,但仅仅残存的理智却时刻提醒他,无论如何都不能跟小月发生关系,现在王宝玉并不是怕小月的父亲,他是担心,小月万一因为发生关系犯了病,自己可就说不清楚也抖擞不干净了。

“很舒服啊!王哥,你也脱了衣服,抱紧我吧!”小月陶醉般的说道。

“小月,这是万万不行的,我是一个男人,是要犯错误的。”王宝玉道。

“是啊!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那种事儿,中途会不会发病。”小月终于还是有理智的,也开始犹豫起来。

王宝玉拉过来被子,给小月盖上,使劲掐了几下自己的大腿根,一阵疼痛,让欲火终于消退了不少,然后,王宝玉决然的下床洗了脸,进了小屋里。

小月并没有跟过来,也没有喊王宝玉,只是裹着被子坐在**,搂着双腿想心事,这一夜,大屋的灯始终也没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