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01 机不可失

1001 机不可失

王宝玉颇为无聊,只能看美女的屁股,屋内不开灯,也只是看清个大概而已,王宝玉真希望,这时候董开江和田彩荷突然跳出来,让他们顺利的抓拍两张,也省的晚上的熬眼了。

“呵呵,太逗了,这个一定是个自恋狂。”夏一达有滋有味的说着,还不停的按动快门,大概又在欣赏哪个裸-男吧。

真无聊,看这个都能看一个小时,女人疯狂起来,男人绝对是自愧不如。王宝玉正躺在**感慨,夏一达突然背对着王宝玉招了招手,很神秘的说道:“领导,快过来,我看到了好东西。”

“什么好东西?董开江来了?”王宝玉一个激灵打滚起身问道。

“还没看到他们呢。”夏一达如实说道。

“那还能有什么好东西啊!不穿衣的男女还是留着你自己欣赏吧!”王宝玉道。

“不是,是一个熟人,还是大领导呢!就是三楼那个。”夏一达兴奋的说道,将望远镜递给了王宝玉。

哦,那会是谁呢?王宝玉接过望远镜,向三楼亮灯的房间望去,只见屋子内,一个年近五十的男人,正在地上走来走去,显得很焦急,仔细一看,王宝玉也愣住了,居然是县委副书记马丰凯。

他在这里干什么?王宝玉顿时提高了警惕,凭着直觉,马丰凯应该不是来找女人过夜的,而且看神情似乎发生了大事儿。

“马副书记来干什么?”夏一达皱眉道,显然,她也看出来,马丰凯来这里不是为了享乐的。

“还不清楚,应该是等人吧!”王宝玉道,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马丰凯的一举一动。

马丰凯在地上走了一会儿,又坐下来抽烟,然后又起来走,不时抬腕看着手表,显得非常急不可耐。

“难怪马副书记平日都很少上班,原来私下业务很忙碌啊。”夏一达不屑的撇嘴说道。

王宝玉嘿嘿笑了笑,继续盯住马丰凯,终于,马丰凯的眼神看向门那边,应该是来人了。

马丰凯几步过去开了门,只见一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看起来倒是蛮精神的。中年男子笑着向马丰凯伸了伸手,但是马丰凯却是一脸冷脸转身走开,坐到了沙发上了。

中年男人倒也不急躁,不知道笑着说了几句什么话,便警惕的来到窗边,王宝玉连忙往后缩了缩,大气也不敢出。中年男人似乎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伸开双臂,哗啦一下迅速拉上了窗帘。

“看不见了。”夏一达叹息道。

这不废话嘛,要是能看见老子就是千里眼了,还用得着望远镜吗?不过,这会儿王宝玉脑袋里想的却一直都是那个中年男人的面孔,尽管是一瞬间,王宝玉还是觉得他格外的熟悉,却一时又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见过呢?

“领导,发现什么情况吗?”夏一达见王宝玉沉默不语,不免着急的问道。

“又来了一个男人,我好像认识,但却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他。”王宝玉道。

“商场,酒店,街上,看着熟悉的人会很多。”夏一达道。

“应该不是那样的,这个男人我应该很熟悉,不是一面之缘那么简单。你再给我提示提示,我这会儿脑子里很乱。”王宝玉皱眉道,依旧在苦思冥想。

“又或者是你的远亲或者常年不见的朋友?”夏一达想了想问道。

“也不像,亲戚我都认识,朋友也没这个样的。”王宝玉说道。

“是不是你的仇家呢?见面不多,但印象也比较深刻。”夏一达提醒道。

“嗯,有道理。我看见他第一眼就感觉不太舒服,肯定是我不喜欢的人。你接着再说。”王宝玉点头说道。

“要不就是照片上看到的明星一类的,大家很追捧的,而你却很讨厌。”夏一达认真的说道。

经过夏一达这么一说,王宝玉不禁猛的一拍脑门,想起来了!这个人的确自己熟悉,确实是有的人很喜欢,自己却非常讨厌,而且家里还挂过他的画像,正是邪教头子自称无相大师的骗子!

他娘的,没想到老子居然在这里发现了你,今天绝对不能让你跑了。王宝玉想着,就准备给范金强打电话,可是自己在这里干什么?如果此刻范金强正跟叶连香在一起,说多了恐怕会泄露自己在这里的秘密,到时候只怕是冯春玲会非常的不高兴。

但是不能为了怕误会麻烦就错过这个时机吧?不行,还是得打电话!

然而就在犹豫的片刻,忽然,对面马丰凯屋内的灯灭了,王宝玉感到事情不妙,无相肯定是要走了。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绝对不能让这个狗日的跑了,王宝玉扔掉望远镜,也顾不上夏一达就在身边,迅速脱了睡衣,而且洗澡后还没有穿内裤,然后光着身子找到衣服手忙脚乱的往身上套。

“领导,发生什么情况了?”夏一达紧张的问道。

“马丰凯见的是一名罪恶滔天的罪犯,老子今天一定不能让他跑了。你在这里继续监视,一刻也不能放松,有什么情况随时向我汇报!”王宝玉说着,迅速的夺门而出跑下楼。

无相显然要比王宝玉快了一步,王宝玉跑回楼门口,借着灯光,发现无相已经走出去很远,而马丰凯却刚刚走出楼门口。

王宝玉撒腿就追,却不小心撞到了一名女人的身上,将这女人撞倒在地,女人立刻恼怒的发出了一声尖叫和连声的咒骂,王宝玉管不了那么多,拿出了百米赛跑的速度,迅速向接近无相。

无相本来就警惕性极高,一听女人的叫喊,猛然一回头,却发现一个年轻人正朝着自己疯狂追了过来,他立刻撒腿就跑,速度也是堪比百米冲刺。

“无相,你个狗日的,别跑。”王宝玉高声咒骂道。

无相自然不会搭理王宝玉,他迅速跑到了自己的车前,拉开车门,发动车子,一溜烟的冲出了度假山庄。

王宝玉也连忙上了自己的车,发动车子,不管不顾的跟着追了出去。

夏一达从窗口用望远镜看到了这一切,一头雾水,不知所以然,但从王宝玉的举动上她能够看出来,王宝玉追赶的这个人,一定来头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