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02 坚持十分钟

第三卷 县域扬名 1002 坚持十分钟

王宝玉将车子的油门踩到了底,疯狂的追赶了着无相的车,可是这时候,好车和烂车的差别就出來,无相开的车,是一辆崭新的奔驰,任凭王宝玉如何狂追,还是被远远的落在了后面?

王宝玉一边坚持不放的追赶着无相,一边打电话给范金强,不巧的是,范金强正在跟叶连香那个,接电话显得气喘的不匀和,说话也带着些埋怨:“老弟,又有啥事儿啊?”?

“你快组织人,我发现了邪教头子无相。”王宝玉焦急的说道。?

“好!你在哪里呢?我马上就到。”范金强果断的说道。?

“就在风月无边度假山庄通往平川市的路上。”王宝玉道。?

“就快了,不能再坚持十分钟啊!”电话中传來了叶连香的娇滴滴的声音,她跟王宝玉熟到不能再熟,不分火候的开起了玩笑。?

“说什么呢!我的裤衩哪里去了?”范金强不满的问道。?

“都他娘的快点!别磨叽!”王宝玉狠声催了一句,接着赶紧放了电话,集中精神继续追赶无相的车,可是,任凭王宝玉展现了超好的飞车技术,无相的车还是越來越远的脱离了王宝玉的视线,最终消失的沒了踪影。?

操他娘的!王宝玉气的直砸方向盘,最终还是带着满腔的不甘选择停下车,因为再开下去,车子就有报废的可能。等了二十几分钟,范金强带着几辆警车,鸣着警笛终于赶了上來。?

范金强下了车,趴在车窗问王宝玉:“兄弟,无相哪儿去了?”?

“系好你的扣子再说!”王宝玉鄙夷的瞪了范金强一眼,范金强低头一看,果然是來的匆忙,衬衣扣子都排错队了。?

“跟丢了?”范金强一边整理衣衫,一边问道,其实也不用问,看王宝玉这气急败坏的孙子样就知道。?

“就凭你这么响的喇叭,什么人也都给吓跑了。”王宝玉不满的说道。?

“兄弟这么说就是外行了,遇到这种情况,拉响警笛是种震慑作用,可以让犯罪嫌疑人方寸大乱。”范金强解释道。?

“唉!人家开的是奔驰,我这是蜗牛追兔子,还沒听见你的动静,就早沒影了。”王宝玉叹气道。?

“车牌号是多少?”范金强又问。?

“新车,沒挂牌。”王宝玉有气无力的说道。?

范金强立刻拿出公安局内部的手机,打了一通电话,然后对王宝玉说道:“别担心,我已经告诉沿途的派出所,遇到奔驰车,一律拦截下來。”?

王宝玉这才松了口气,递给范金强一支烟,嘿嘿笑道:“范大哥,不好意思,搅扰了您的好事儿。”?

范金强嘿嘿直乐,沒有接王宝玉的这个话茬,靠在王宝玉的车窗上,换了个话題说道:“兄弟,你是怎么发现无相的呢!”?

“偶然开车经过这里,正好看见了他。”王宝玉撒谎道,沒说自己跟美女秘书夏一达在度假山庄内开了个房间,正在干这种令人不齿的偷-窥之事。?

“好了,我也不问了,放心,我也不会跟小叶说什么的。”范金强咳了咳嗓子道。?

王宝玉嘿嘿直乐,两个人算是心照不宣,不用明说。范金强抽了几口烟,道:“兄弟,其实我今天给你打过电话,只是你关机了。”?

“有什么事儿吗?”王宝玉问道。?

“根据你上回提供的线索,我派人跟踪了邱艳多天,终于发现了邪教分子们的一次大聚会,或者是一次大型的捐款活动。”范金强道。?

“邱艳抓起來了?”王宝玉惊诧的问道,心中已经明白了几分,马丰凯找无相,肯定跟这件事儿有关系。?

范金强点了点头,说道:“不但邱艳被抓起來了,还在当场收缴了大量的邪教书籍,以及黄金宝石等贵重物品和近百万现金钱款。”?

“太好了,范大哥,你真是我的偶像。”王宝玉兴奋的说道。?

“什么啊!邱艳仗着自己的男人是县委副书记,在公安局好一顿撒泼,还挠伤了好几名警察,现在正闹绝食呢,而且还随地大小便,唉!气焰太嚣张了。”范金强颇显无奈的说道。?

“咋不揍她呢!”王宝玉气氛的说道。?

“老弟也会说这种废话,那是咱人民警察干的事儿吗?不过也别提揍了,就是离得近了,她就跟杀猪似的乱嚎,就跟咋地似的。”范金强恼火的说道。?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不会又把她放了吧?”王宝玉担忧的问道。?

“这是大案,当然不可能就这样放了,不过,如果拿不出切实的证据來,也是早晚的事儿。”范金强道。?

“这么说,无相來这里,是收取信徒们捐款的?”王宝玉问道。?

“应该是这样,不过,这一次他肯定是空手而归了。”范金强道。?

这时,范金强的手机响了起來,范金强接完电话后,表情凝重的对王宝玉说道:“兄弟,一起过去看看吧!前面说已经发现了无相的奔驰车,但是,无相却沒在车里。”?

王宝玉跟着一队警车向前方开去,走了大约十公里,看见两辆闪着警灯的车,就停在前方不远处。?

王宝玉也下了车,凑到无相的车窗一看,果然车内空空如也,很显然,无相使用了金蝉脱壳之计,或许是拦上别的车,早已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他娘的,到底还是让他溜了,虽然早有心理准备,王宝玉也感到无比的郁闷,但不管怎么说,无相还是遭受了巨大的损失,至少这辆价值不菲的奔驰车,从此就充公了。?

警员们留下继续四次侦查无相留下的痕迹,王宝玉便告别范金强,开车回风月无边度假山庄,令他更郁闷的是,无相沒有抓到,却泄露了自己的痕迹,马丰凯肯定是看到了自己,董开江也一定早晚会知道,想要再通过偷-拍获得董开江生活作风问題的证据,肯定是不可能了。?

回到房间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十二点了,这样一闹腾,夏一达也沒了睡意,开了门后,又继续在窗口监视着对面,王宝玉不悦道:“小夏,不用监视了,咱们马上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