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03 以诗会友

1003 以诗会友

“为什么啊,刚住了一天半。”夏一达不解的问道,

“我的踪迹已经泄露了,再呆下去,怕是咱们俩个要被人家抓现行了。”王宝玉道,

夏一达是何等的聪明,立刻明白了事情的严重,连忙换上衣服,跟着王宝玉下楼,到服务台匆匆退了房后,两个人便急忙开车离开了度假山庄,

王宝玉将夏一达送回了在富宁县的住处,是一个普通小区的住宅楼,然后便开车独自回家睡觉,

第二天一早,王宝玉并沒有去督导小组的办公室去上班,毕竟那里的人太多了,干什么都不方便,他來到了教育局的办公室,打电话给政研室主任周百通,询问田彩荷的男人是做什么的,

周百通号称百事通,绝非浪得虚名,周百通随后便打來电话,告诉王宝玉,田彩荷的丈夫姓戴,名叫戴路贸,是三中的一名教语文的老师,

嘿嘿,戴路贸,听起來咋那么像戴绿帽呢,王宝玉越发确信,那封充满文采的举报信,就是戴路贸写的,

中午时分,趁着马晓丽调研回來的空当,王宝玉叫來了她,让她去三中,试着接触一下这名教师,

马晓丽直皱眉,虽然她一直支持王宝玉的工作,但这种调查人家庭隐私的事情,还是头一回,也是不太情愿,“不太好吧,我和他并不熟悉,而且对方还是个异性,万一问不出來什么,岂不是要耽误你的正事儿。”

“嘿嘿,晓丽姐你就不要推辞了,这件事儿就你最合适,我相信你的能力,再说就凭你的形象气质,对于这个年龄段的男人有着绝对的杀伤力,拜托了,最好能把他给约出來,你就帮我开个头就行。”王宝玉嬉皮笑脸道,

“唉,什么事儿到了你的手里,总会被闹翻天。”马晓丽叹了口气,知道缠不过王宝玉,还是去试着找戴路贸了,

快要下班的时候,马晓丽回來了,说已经给戴路贸约好了,在一家小饭馆见面,

“晓丽姐,我就知道你能行,说说怎么搞定的。”王宝玉感兴趣的问道,

“这还不简单,我跟他说,教育局长要亲自找你谈谈,准备提拔你当副校长。”马晓丽笑道,

“啊,姐姐,可不能这么说话。”王宝玉惊道,

“哈哈,把你吓坏了吧。”马晓丽得意的笑道,“放心吧,我调查过,戴路贸喜欢诗歌,我说约他晚上出來,跟他请教一下诗歌方面的问題,到时候你晚些过去就行。”

“晓丽姐,你太棒了。”王宝玉非常的高兴,还是趁着马晓丽不备,猛的抱住她吧唧亲了一口,

“小心让人看见。”马晓丽嗔怒的瞪了王宝玉一眼,但还是喜滋滋的走了,

晚上六点,王宝玉按照马晓丽告诉的地址,七拐八拐的找了那个不起眼的小饭店,刚來到包房门口,就听见里面传來一阵阵笑声,

“马科长,我最喜欢戴望舒的诗歌,那个那首《雨巷》,简直就是一幅风景画,一个女孩撑着油纸伞,走在小巷里,那抹让人心碎的芬芳,那若有若无的出路,听起來都让人一阵阵的伤情,还有无尽的寂寥,真的是太美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传來,看样子是戴路贸,

“戴老师,该不会是这个诗人跟你是一家子,就格外喜欢他吧。”是马晓丽的声音,还伴着咯咯的笑声,

“呵呵,马科长真会说笑,我可不敢和这些大家攀比啊。”戴路贸嘴里虽然谦让,但显然已经有些飘飘然了,

“依我看,您的风格还更胜他一筹,更自由奔放些,让人读了不禁拍手叫好,真是增一字则嫌多,去一字则嫌少,精妙绝伦啊。”马晓丽恭维道,

咦~门外的王宝玉不禁哆嗦了一下,马晓丽说起假话來竟然脸也不红,王宝玉稳稳神,拍掉一身的鸡皮疙瘩,敲了敲门,走了进去,看见马晓丽正跟一个戴着厚厚镜片的男人坐在桌旁,不用说,这个人就是田彩荷的丈夫戴路贸了,

戴路贸看起來很老实的样子,衣着也颇为朴素,他一看是王宝玉,顿时露出了诚惶诚恐的样子,慌忙起身道:“王局长,您怎么來了。”

王宝玉大度的冲他摆了摆手,示意他坐下,像是背书一样的笑道:“别客气,快坐,我听马科长说约了一个诗人,要以诗会友,我心中好奇,这么就不请自來,厚颜前來学习一下,冒昧之处还请海涵。”

“嘿嘿,王局长太过谦虚了,只是沒想到您也喜欢诗歌啊。”戴路贸高兴的说道,

屁,王宝玉才根本不懂什么诗歌呢,要说会也就是李白杜甫那些广泛流传的古体诗,但为了显示自己是个懂诗歌的人,王宝玉临來之前,确实还颇费心思的找了几本诗集,

“我懂的那点儿皮毛,根本沒法跟戴老师比啊。”王宝玉谦虚的说道,还主动举起杯,跟戴路贸碰了一杯,戴路贸也是受宠若惊的一饮而尽,呛得咳嗽了半天,

“其实王局长的诗歌水平不低,初中时写情书,写的都是散文诗呢,在那个年代可是被同学们争相阅读呢。”马晓丽笑道,还坏坏的冲着王宝玉眨了眨眼睛,

王宝玉一阵尴尬,嘿嘿直乐,看起來马晓丽早就知道自己曾经给程雪曼写情书的事情,这也不奇怪,肯定早都听程国栋说过,那时候,马晓丽跟程国栋的关系,可是好的不得了,

“哎呀,王局长了不得啊,初中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写诗了,那您都喜欢谁的诗啊。”戴路贸推推眼镜,惊叹的问道,

“我喜欢泰戈尔的诗,尤其是那首《世界上最远的距离》,将一对男女之间的感情,描写的淋漓尽致,读完后,在扼腕叹息之余,又有绕梁三日不绝之感。”王宝玉卖弄道,一旁的马晓丽使劲咬着牙,生怕自己笑出來,

戴路贸一听,非常激动的起身给王宝玉倒满酒,赞道:“王局长,以后还请您多多指教。”

王宝玉大模大样的说道:“戴老师,既然你文学造诣这么深,而且还这么喜欢诗歌,不如在教育系统组织一个诗歌研究会,你就担任会长一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