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04 摘掉帽子

1004 摘掉帽子

“真,真的啊?”戴路贸吃了一惊,不敢相信的反问道。

“王局长答应的事情,戴老师还用怀疑吗?”马晓丽帮腔道。

“那就太谢谢王局长啦!”戴路贸点头哈腰的表示感谢,继而又眼含泪水,情绪激动的感叹道:“沒想到我戴路贸也能有出头之日啊!”

只要摘了头上的绿帽子,自然就会“出头”了。王宝玉暗自偷笑,却又一本正经的说道:“戴老师,不,现在是戴会长,虽然可以办诗歌研究会,但是会费暂时局里还不能出。”

沒想到的是,戴路贸大方的说道:“这个沒关系,我自己出这笔费用都行。”

“那也不能让你一个人掏腰包,可以适当收取会员费嘛!那个,我先申请入会,就是不知道够不够格?”王宝玉笑着问道。

“当然可以,王局长在诗歌方面的造诣可是不浅。”戴路贸立刻拍板同意,还带出点会长的派头出來。

马晓丽咳了咳嗓子,提醒道:“戴会长,王局长入会,可不能当成普通会员看待啊!”

“哎呀!我一高兴,怎么忘了这个茬,王局长就当名誉会长,这也有利于研究会的发展。”戴路贸说道。

王宝玉连忙摆手道:“算了,本人才疏学浅,不能担此重任,就做一名普通的会员吧!”

“王局长不是心疼高级会员费了吧?”马晓丽又是坏坏的一笑。

“哪能呢,如果是研究会需要,我也是可以多拿点钱的,至于会员吗,还是不要讲究啥级别了。”王宝玉嘿嘿笑道。

见王宝玉如此坚持,戴路贸便沒有再谦让,王宝玉大方的从包里拿出一千块钱,算是事先交了会费,戴路贸手里握着这些钱,激动的都快哭了。

“马科长要不要入会啊?”戴路贸拿着钱,转头去看马晓丽。

马晓丽刚要拒绝,王宝玉接过话茬说道:“当然,成为一名诗人是马科长最大的心愿,想必戴老师也看出來了吧?”

戴路贸频频点头,说道:“马科长文学造诣让戴某人叹服啊。”

见两人一唱一和的,马晓丽也不好再说什么,颇为不甘的从兜里拿出了二百块钱,也算是入了会,但还是痛快的偷着白了王宝玉一眼。

戴路贸更加激动了,连声说道:“有二位的鼎力支持,研究会一定会越办越大,将來一定要搞到市里,省里,甚至全国,全世界!”

王宝玉和马晓丽只是干笑了两下,沒有答话,心里恐怕都在嘀咕,谈何容易啊。

对于戴路贸而言,忽然成立了诗歌研究会,还当上了会长,真可谓是天上掉下來的好事儿,高兴之余,不用人劝,自己就喝了好多酒,话也絮絮叨叨的多了起來。

王宝玉当然沒心思听他谈那些酸溜溜的诗歌,他之所以找戴路贸,是想了解董开江和田彩荷的事情,最好还能拿到两个人关系不正常的证据。谁有心情听这些东西,要知道王宝玉为了这前前后一,已经搭进去四千多了。

见戴路贸醉眼朦胧,说话也少了分寸,王宝玉跟马晓丽二人互相递了个眼色,知道火候到了,立刻开始了行动。

“王局长,你上次给我看的财运,还真准呢!”马晓丽咯咯笑着,赞道。

“是嘛!这也是你有这个福气,我只是提前泄露了天机而已。”王宝玉故作深沉道。

“是不是这条线代表财运啊?”马晓丽笑呵呵伸手问道。

“是旁边这条从小指底部伸出來的线,瞧瞧,色泽这么好,肯定是福禄高照啊。”王宝玉低头指点道。

戴路贸听得发愣,伸长了脖子凑过來好奇的看,王宝玉连忙放开马晓丽的手,欲擒故纵的呵呵说道:“戴会长,不好意思了,像您这样真正有文化的人,应该不会相信这些的。”

“我信啊!”戴路贸信誓旦旦的说道。

“呵呵,那就让王局长给你好好看看,王局长可是世外高人,轻易不给人看相的哦!”马晓丽适时的提醒道。

“王局长,能不能给我也看看?”戴路贸说道,忽然又觉得过分,不免讪笑着挠头道:“让局长给我看相,有点过分了。”

“好吧!我可以给你看看,不过我给你看相的事情,千万不要跟任何人说,否则,会显得我这个当局长的搞封建迷信,沒个正事儿。”王宝玉认真的提醒道。

“我也是个大男人,保证一个字也不说!”戴路贸拍着胸脯道。

戴路贸恭敬的伸过左手,可能也知道男左女右的规则,然而王宝玉却让他把两只手都伸出來,认真仔细的对照着,好半天也不说话。

直到戴路贸的脸上露出了急躁的表情,王宝玉这才缓缓开口道:“戴会长,从你手相上显示,你的祖上就多出文人,对吧?”

“对啊!我太太太爷爷还是个状元呢!太太爷爷也是个探花。只是到了我这一辈就落寞了,哎。”戴路贸兴奋之余不由有些遗憾。

王宝玉顾不上安慰他,心里一直算着戴路贸说得是哪辈子的祖宗,只是见王宝玉一直不说话,戴路贸却沉不住气了,问道:“王局长,您看我这辈子有沒有出头之日了?”

“唉!你本來也是文曲星的化身之一,但时运不济,湮沒于尘埃了。否则啊,至少也是个榜眼的水平。”王宝玉幽幽的叹道。

戴路贸闻言,神情顿时萎靡起來了,说道:“本來我学习是沒有问題的,高考预考的时候是全县第三,这成绩按理说上个大学是沒有问題的。可是高考前一天我却突然发高烧,竟然沒有考上大学。直到现在,以前的同学老师见了我还都替我遗憾呢。”

“哎,看样子戴老师也是命运多舛。”马晓丽颇为遗憾的说道。

“是啊,所以我现在几乎将所有的精力放到了工作上。学生们都很喜欢我,老师之间的口碑也不错,只是干了这么多年,我竟然还啥也不是。”戴路贸说到痛处,眼角竟然真的挂了一滴眼泪。

“戴会长,其实以你的才华获得升迁应该沒有问題。只是从你的手相上看,你是被另外一颗的星辰遮盖了,以至于你到现在都无法显露光芒。”王宝玉故作神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