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05 文人之怒

1005 文人之怒

戴路贸半天没说话,试探的问道:“是不是我命犯小人?”

“呵呵,恐怕不是小人,是亲密之人。”王宝玉隐晦的说道。

戴路贸随即一愣,最后愤愤的砸了下桌子,终于笃定的说道:“王局长,您说得很对,我就是被家里的那个丧门星给遮住了!”

“戴会长,你这说得是什么意思啊?”马晓丽一脸迷惑的问道。

“唉!家门不幸啊!”戴路贸一声叹息,马晓丽则适时的又给他倒了一杯酒,戴路贸一饮而尽,啪的一声,将酒杯摔了粉碎。

“戴会长,你这是什么意思?”王宝玉面露愠色,冷声道。

戴路贸揉着通红的眼睛,泪水已经出现在眼圈里,忙歉意的对王宝玉道:“王局长,您别多想,我是心里憋屈,摔杯不是针对你的。”

“啥狗屁大点儿的事儿就哭天抹地的?长这么大,还没人敢在我的酒桌上摔杯呢!你是不是也瞧不起老子啊!”王宝玉装作火了,依旧不饶的问道。?”“

“王局长,您可千万别动怒。不提了,哎,都是我的错。”戴路贸颓废的一个劲道歉。

操,不提了怎么能行,王宝玉的戏演过了,连忙给马晓丽使了个眼色救场,马晓丽会意,安慰道:“戴老师,看你也是个坚强乐观的男子汉,要不是心里有了难言之隐,也不会如此伤感吧?”

“马科长真是善解人意,还不是因为那个臭婆娘,她把老子的一生都毁了。”戴路贸终于上了套,接着哭了起来,一个大男人的哭声,听起来格外的刺耳,这让马晓丽和王宝玉也不禁跟着心里酸酸的,唉!问世间情为何物,算了,一提这个,心里更酸了。

过了好半天,戴路贸才终于停止了哭泣,马晓丽体贴的给他递过去几张纸巾,试探着问道:“戴会长,您说得这个女人,不会是田副书记吧?看你也不像是有出轨心思的男人,不过田副书记这么严谨的干部也不可能犯错误吧?”

“马科长,怎么说话呢?不要没有凭据的随意指责好人。”王宝玉制止住马晓丽,装出一本正经的样子来,还故意抬高了田彩荷继续刺激戴路贸。

“哦,对不起啊,戴老师,我就是替你忿不平,你可别往心里去。”马晓丽诚惶诚恐的道歉。

戴路贸擦干了眼泪,呆呆的说道:“什么狗屁好人,那都是装出来的,都说家丑不可外扬,可是两位也算是知心人,说给你们听也无妨。我说的丧门星就是她,我这一生都给了她,为了她我几乎放弃了一切,可她却无情的负了我。”

“戴会长,你要是觉得憋屈就尽管发泄发泄,我和王局长会替你保密的。”马晓丽又抽出几张纸巾递给戴路贸擦泪擦鼻涕,自己也抽了一张,象征性的抹了抹自己眼中同情的泪水。

王宝玉一言不发的看着戴路贸,戴路贸终于转头对王宝玉说道:“王局长,我知道您是官员财产公示活动的督导组组长,我爱人也在你的手下工作,你能处理她吗?”

“戴会长,我们也算是一见如故,怎么可能为难你爱人田副书记呢?”王宝玉正色道。

“王局长,你只需要给她一个教训就行,否则,她再不收敛,早晚有一天,我会亲手杀了她,也包括那个奸夫!”戴路贸忽然咬牙切齿的说道,眼中的凶光让人看了不寒而栗。

自古以来,文人之怒都是不可小视的,那是因为,文人最记仇,还奉行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原则。王宝玉表情凝重的问道:“既然你这么说,就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说说吧!我作为督导组组长,自然会酌情处理的。”

“唉!只怕你也动不了她,会有人保护她的。”戴路贸又颓唐道。

“戴会长,你这个人说话不能翻来覆去的,你要是不相信王局长,干脆别说就是了。”马晓丽在一旁不高兴的提醒道。

“戴会长,不瞒你说,官员财产公示的活动,已经得到了市里的重视,任何人都不能拥有特权,当然,也包括我本人。”王宝玉郑重的撒谎道。

戴路贸还是咽不下这口闷气,终于将事情都交代了出来。

戴路贸跟田彩荷,当初是同班同学,由于戴路贸人长得不错,在班级里又显得很有才气,田彩荷便动了芳心,两个人高中毕业后,居然没考大学,便迅速同居结婚了。

婚后,很快就育有一子,生活也算是很幸福。可是**过后,两个人便冷静了下来,觉得还是应该继续学业,但孩子总要有人照顾,于是乎,戴路贸就做出了巨大的牺牲,让田彩荷复读去上了大学,自己则找了一份教师的工作养家糊口。

至此之后,田彩荷的学业仕途可谓顺风顺风,到了今天,已经是堂堂的纪检副书记了,而戴路贸却依然只是个小小的普通教师。

两个人的由于身份差距太大,加上今天的田彩荷早已不喜欢戴路贸整天的吟诗作对,两个人的共同语言越来越少,最后便对这个丈夫的感情热度一路下滑,最后降到了冰点。

戴路贸是个传统的男人,即便如此,依旧对田彩荷照顾有加,全力支持爱人的事业。可是他渐渐发现,田彩荷总是以工作太忙为由,晚上不是回家很晚,就是干脆不回家,直到他发现,田彩荷已经跟董开江有了不可告人的关系,这让戴路贸几乎都要崩溃了。

王宝玉跟马晓丽静静的听完了戴路贸的叙述,马晓丽忍不住先开口认真道:“戴会长,我也是个女人,我认为女人能找到你这样的男人是幸福的。”

王宝玉也拍着戴路贸的肩膀道:“戴会长,你是个真爷们,那娘们负了你,是她有眼无珠。”

马晓丽闻言瞪了王宝玉一眼,王宝玉领会,觉得自己说得太过分了,人家毕竟现在还是两口子呢!连忙歉意道:“不好意思,说多了,莫要见怪。”

“王局长,你说得很对,如果不是看在孩子的面上,我早就跟她离婚了。”戴路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