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12 拉大旗作虎皮

1012 拉大旗作虎皮

想到这些,王宝玉顿感失策,心中一阵懊恼,那咋办,还是先回去再说吧,

王宝玉犹如斗败的公鸡,连话都懒得说了,就在他拿着东西,准备离开董开江这里的时候,董开江却冷冷的说道:“王宝玉,你今天竟然敢到我这里胡闹了一番,老子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王宝玉是何等人物,他最不喜欢别人威胁自己,一急之下,不禁脱口说道:“董开江,你也别嚣张,老子还就不信这个邪,县里管不了你,我就去市里反映。”

“小样儿,知道市委的大门朝那边看吗。”董开江嘲笑道,

“不知道我还不会问啊。”王宝玉不甘示弱的说道,

“每天惦记进里面说几句话的人多了去了,你以为就凭那个破东西,就会有人接待你吗。”董开江见王宝玉气焰黯了,自己倒有些得意起來,

不过董开江的话,反倒是提醒了王宝玉,不就是里面有沒有认识的人吗,别说,还真有个现成的,

反正老子豁出去了,王宝玉拿出大哥大,噼里啪啦一顿翻,终于找到了小月父亲给自己打來的那个电话号,几步來到董开江跟前,晃了晃道:“董书记,您大概认识这个电话号吧。”

董开江不明白王宝玉是什么意思,不过,他还是颇感兴趣的仔细看了一眼,脸色陡然一变,他拿过大哥大又把电话看了一下,如此特殊的号码想记错都难,不由疑惑的问道:“你跟市纪检尉书记有联系。”

“瞧好了,这是來电,是尉书记跟我有联系。”王宝玉得意洋洋道,董开江看了一眼,确实如此,脸色就更难看了,

王宝玉探过身拍了拍董开江的肩膀又道:“老董,如果我找尉书记去调查一下你跟田副书记的事情,你觉得有沒有可行性呢。”

董开江的脸色立刻变得寒碜的,他嘿嘿笑道:“小王局长,请先坐下,有事儿慢慢谈,咱们都是为了工作,何苦自己人争了个你死我活的,快坐。”

王宝玉心里这个乐,沒想到小月他爸的电话,居然起了如此大的作用,只是不知道尉书记一旦知道了此事,会不会埋怨自己拉大旗作虎皮,虚张声势的吓唬人,只是暂时顾不上这么许多了,先走一步是一步,

王宝玉大模大样的坐回沙发上,董开江搬过來一把椅子,坐在王宝玉的对面,主动的给王宝玉递上一支烟,说道:“王局长,刚才说话多有得罪,也是话赶话,不要记在心上。”

“董书记,我本无意难为你,你也知道,孟书记推我担任了这个组长,如果不做出点动静來,我也是交代不过去啊。”王宝玉见董开江软了,也认真道,

“我知道你的担子重,责任大,其实纪检这边,工作也不好做,总不能老是拿着干部开刀吧,一旦搞的人心惶惶,套用那句老话,岂不是要影响了经济建设。”董开江嘿嘿笑道,

“我也不想唱高调,董书记,如果你配合小组的工作,咱们的关系就沒得说。”王宝玉道,

“好,我答应,最多一个星期,就把所有上报來的资料给你,一旦小组认为有问題的干部,纪委这边,立刻介入调查。”董开江拍了下胸脯,郑重的承诺道,

王宝玉心里还是后悔,早知道尉书记这个电话号如此的好使,早就拿出來,也省得费这么多周折,

“董书记,那就谢谢您了。”王宝玉抱拳道,

“谢什么,都是为了工作嘛。”董开江道,

王宝玉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董书记,我也不瞒你,戴路贸这个同志,可是对你很是不满意啊,有些事儿,也应该适当的收敛一下,当然,这只是我的一个忠告。”

董开江挠了挠头,皱眉道:“小王,我确实跟田副书记什么事儿都沒有,有时候,因为工作需要,偶尔一同出去应酬一下,除此之外再沒有任何私自接触,也许都是我做事儿不够周全,可能让戴老师多想了吧。”

王宝玉觉得董开江的话,不像是在撒谎,难道说,这些都是戴路贸自己想出來的,不会又碰到一个像吴丽婉那样的精神病吧,既然董开江这么说了,他也不能抓住不放,毕竟这些事儿,说到底,还是人家的个人隐私,

“嗯,不管怎么说,我都希望你不要对戴老师采取过激的行动,毕竟是我把人家给供出來的。”王宝玉道,

董开江直摆手,说道:“田副书记跟我工作多年,一直兢兢业业,工作成绩非常突出,不看僧面看佛面,我是不会跟一个穷老师一般见识的,但是如果你私下和戴老师有交往的话,还是希望你多多劝导一下,解开这个误会,否则长此以往,对谁都不好。”

王宝玉点头答应了,既然事情已经达成了想要的结果,他就客气的起身告辞,董开江客气的起身相送,一再保证,一定会全力支持小组的工作,

來到政府大院里的时候,雷雨天已经过去,天空晴朗,空气中透出清爽洁净的味道,王宝玉的衣服还是有些潮湿,他开上车,直奔家里而去,

回到家里洗了个澡,刚刚换上干净的衣服,大哥大就响了,是夏一达打來的,王宝玉接起來直接问道:“小夏,是不是又发现了什么。”

“田彩荷好像接了董开江的电话,慌慌张张的走了。”夏一达道,

“我忘了告诉你,董开江的事情暂时就不要再关注了,他已经同意全面支持小组的工作。”王宝玉道,

“这件事儿就这样算了,他跟她的关系,肯定是有问題的。”夏一达不甘心的说道,

“也许吧,但是绝对不是男女作风问題。”王宝玉说了一句便挂了电话,自己是看相算命出身,从董开江刚才的神情和语气分析,他说谎的可能性不大,

自己也是太过相信夏一达的工作能力,才大费周章的搞出这么多动静,如此看來,遇到事情冷静分析,从根本上解决问題才是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