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13 怨妇

1013 怨妇

王宝玉上床刚躺下沒有十分钟,枕边的大哥大又响了起來,他以为又是夏一达打來的,闭着眼睛接起來电话,不耐烦的说道:“不是说好不用调查了吗,怎么又打电话。”

“是在调查我吗。”电话那头传來一个中年女人稳重的声音,

王宝玉觉得这个声音熟悉,连忙一扑棱坐起來,问道:“请问您是。”

“王局长,我是田彩荷。”中年女人客气的说道,

“哎呀,是田副书记,不好意思,我还以为是那个谁打來的呢。”王宝玉连忙歉意道,脑子却彻底清醒了过來,一直在想田彩荷打这个电话的目的,

“你是说小夏吧,她最近看我的眼神总是怪怪的,呵呵,不知道为了什么。”田彩荷笑道,

“田副书记,您找我有什么指示。”王宝玉问,心中却大致明白,一定是董开江跟田彩荷说了今天的事儿,搞不好他俩还真有可能关系不正常,

“王局长,我想请您出來坐一坐,不知道能否赏光。”田彩荷客气道,

“这,这太破费了吧。”王宝玉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

“呵呵,上次见面是以工作身份,还闹得有些不愉快,王局长是不是还在记我的仇呢,其实那些都是工作安排,希望你多谅解。”田彩荷歉意道,

“田副书记这么说就太客气了,说起來,您一直在小组办公室支持我们的工作,我应该先请您的,怕您沒时间,所以一直就拖了下來。”王宝玉连忙说道,

“呵呵,既然王局长这么说,今晚那就去富宁大酒店吧,205包房。”田彩荷道,显然是已经安排好了,

“好,我马上就到。”既然人家主动邀请了,王宝玉只能点头同意,

“那个,还有一件事儿。”田彩荷支支吾吾的说道,

“啥事儿。”王宝玉问,

“把今天的你拿的那个东西带着吧。”田彩荷停顿了下说道,

“啥,啥东西啊。”王宝玉只觉得耳根发烫,为了达到目的背地里算计一个女人真不够意思,更不够意思的是竟然还沒用上,

“哎呀,就是女人用來自我安慰的那个东西。”田彩荷终于明确的说道,

“哦。”王宝玉答应了一声,放了电话,起身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开车直奔富宁大酒店而去,

在酒店的一个小包房内,田彩荷早已经端端正正的等在那里,屋内并无别人,几个菜和一瓶酒已经上了桌,显示了东道主做事干练不拖拉,桌子上的两套餐具说明,田彩荷只请了王宝玉一个人,

“田副书记,沒有别人了。”王宝玉装模作样的问道,

“我就请了你一个人,快请坐吧。”田彩荷伸手道,指了指自己身边的位置,

王宝玉似乎觉得跟田彩荷坐的太近不太好,便隔了一把椅子坐下,顺手把餐具挪了过來,

“王局长,对我敬而远之了。”田彩荷微微笑道,

“当然不是,老人都常说,男女授受不亲嘛,这要是在古代,咱俩坐一桌吃饭,都是违规的。”王宝玉呵呵笑着,故意开着玩笑,

“呵呵,这些菜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要不让服务员再拿菜单來。”田彩荷客气的问道,

“我都喜欢,都喜欢。”王宝玉扭扭屁股坐稳了,

“那好,王局长,我先敬你一杯,祝你官运亨通,更上一层楼。”田彩荷说着,彬彬有礼的给王宝玉倒上酒,同时举起杯來,

王宝玉跟她碰了一杯,也客气道:“借田副书记吉言,我也祝田副书记步步高升,前程似锦。”

放下杯子之后,田彩荷轻轻叹了口气,直截了当的说道:“王局长,你这么聪明,应该知道我找你來,是为了什么吧。”

“想必董书记找你谈话了。”王宝玉觉得也沒必要再装下去了,

“嗯,董书记跟我说了,但这并不表示我们之间有什么问題,只不过是关系太熟了。”田彩荷解释道,

“呵呵,我已经确信,你们之间,那是清如水,明如镜。”王宝玉呵呵笑道,

“唉,今天我找你來,就是想跟你好好解释一下,我希望今天我们的谈话,你能够保密,哪怕是为了我的面子。”田彩荷再次叹息道,

“哦,不用解释,我都相信,其实我拿到这种东西,也是第一时间找董书记了解情况,以防有什么误会,万一传出去,影响可不好。”王宝玉额头已经开始冒汗了,总不能说自己就是去威胁人家的,唉,真是很大很大的败笔,

“谢谢王局长,但是我觉得还是有必要解释清楚的,这也利于将來工作的开展,否则隔了一层纸,大家都会不自在。”田彩荷坚持说道,

“田副书记,您尽管放心,我绝对不会跟第二个人说的。”王宝玉拍着胸脯,郑重的承诺道,

“把那个东西给我吧,放在你那里,我心里别扭。”田彩荷道,

王宝玉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有点不好意思的从包里取出了那个塑料**,伸出一根手指头轻轻的推了过去,

田彩荷并沒有马上收起來,她指了指那个东西,轻轻叹了口气问道:“你知道这个东西是谁的吗。”

王宝玉不敢乱猜,摇头道:“真是不知道。”

“唉,这就是我用的。”田彩荷拿起來,叹息道,

王宝玉一时无语,看着田彩荷幽怨的样子,明白这个处在虎狼年龄的女人,心里应该承受了不少不为人知的苦涩,王宝玉只恨自己头脑过于简单,现在想想这种东西可不就是女人用的嘛,

“哎,说出來不怕您笑话,就是这个丑东西,伴随我过了好多个难眠之夜,它满足了我身体中的那份寂寞和渴望,也让我孤独的心里,得到了慰藉。”田彩荷幽幽的说道,

“田副书记,不要说了,这件事儿我做的不对,在这里正式向您道歉了。”王宝玉实在受不了田彩荷的这幅旷古怨妇的样子,连忙拱手道,

田彩荷终于把那个东西放进了包里,再次举杯道:“王局长,让您见笑了,不知道我能不能称呼你一声老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