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20 不是好男人

1020 不是好男人

夏一达拍的竟然清一色是男人的胸脯和屁股,倒是很少有露脸的,难道说女人对男人的屁股也感兴趣,这也太离谱了吧,

“瞧这胸肌,看这臀肌,够劲吧。”夏一达饶有兴致的用鼠标点着道,

“停,停,你给我放回去,刚才那个屁股是怎么回事儿。”王宝玉指着夏一达慌乱关闭的男人屁股问道,

“哎呀,什么也不是,胡乱拍的。”说着夏一达飞快的滑动鼠标,把照片给删了,

“那个人是不是我,是不是。”王宝玉不悦的大声质问道,照片上的男人正撅着腚在汽车后备箱找东西,要说看着衣服面熟,难道说车也面熟,连男人手腕上的手表都和自己的一模一样,王宝玉在夏一达耳边大吼道:“还有沒有我的照片啦,统统删了。”

夏一达捂着耳朵,不好意思的笑道:“领导,我是无心的,仅仅是试机而已,绝对沒有其他意思。”

“哼,最好如此,以后再发现我就让人把你关监狱里去,对了,看了半天老爷们,你怎么也不拍几张女人给我看看啊。”王宝玉皱眉道,

夏一达嘿嘿直乐,滑动鼠标,找到了以前拍的东西,啪的一下点开,白乎乎的一片,王宝玉看了半天沒看明白,问道:“这张咋了,曝光了还是你手指头档住了。”

“什么啊,这就是你想要的东西。”夏一达咯咯笑道,

王宝玉疑惑的又看了半天,可不是就是个女人嘛,只是离自己想象的太远,线条过于复杂,王宝玉顿时觉得胃里翻腾,夏一达也太狠了,这正是山庄那个近二百斤的胖女人,

“这个还是不要看了,太刺激了,受不了。”王宝玉苦着脸道,

“这张最好了,百年难得一遇。”夏一达关上了窗口,又点开了一张,说道:“这张沒什么意思,很老套,但是我猜你可能喜欢这种重口味的。”

画面是三个一丝不挂的女孩和一个半裸的男人,王宝玉仔细一看,立刻想了起來,正是那晚在山庄拍的小健他们,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來全不费工夫,

“他们几个都还有吗,都拷到我电脑里,我留着有用。”王宝玉面露惊喜的说道,

“嘿嘿,我就说你得喜欢吧。”夏一达嘿嘿坏笑道,

“你不明白,这个男的跟我有过节,留着也许有用。”王宝玉正色道,

“这可不能当做证据,万一公开了,那不是要把我给牵连了,不行,不行。”夏一达的头摇的更拨浪鼓似的,一边还打算删掉,

“不能删。”王宝玉眼疾手快,一把握住夏一达的手,恳切的说道:“小夏你放心,这个人胡作非为,早就该砸监狱里去了,我手里多张王牌就能今早把他干掉,如果出现什么问題,都算我头上,我保证和你沒有任何关系。”

“好吧,但是我这里面要清除掉的,只给你一份,我可警告你,窥亦有道,如果让人知道了,就不好玩了,领导,松手吧,抓的很疼呢。”夏一达提醒道,王宝玉连忙笑嘻嘻的松开手,盯着她将照片拷到了自己的电脑里这才放心,

“好了,我去睡觉了,你随便玩吧。”王宝玉道,起身去**睡觉了,虽然他对夏一达很感兴趣,这样的美女也沒有男人不感兴趣的,可是,人家并沒有表现出要跟自己亲热,千万不能擅自度过这个鸿沟,另一方面,王宝玉也想证明一点,自己并不是总吃窝边草的,

因为感冒之后的疲惫,王宝玉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他还是隐隐约约的听到了嗯嗯啊啊的声音,大概是夏一达在看自己电脑里的下载的**片子,唉!这回自己的隐私也让夏一达都知道了,

早晨醒來的时候,王宝玉突然觉得不对劲,身边好像是有人,果不其然,夏一达就穿着内衣,睡在自己的身边,身上连被子也沒盖,都被她蹬到了一边,看着那安静如天使的神情,让人很难将她跟那些怪癖的行为联系起來,

王宝玉就这样盯着夏一达的长睫毛和高鼻梁看了好半天,目光滑过鼓涨涨前胸、纤细的腰肢、修长笔直的大腿,还有有着纤长脚趾的白嫩脚丫,不禁一阵感叹上天造物的成就,竟然造就了如此的美女,

或许是感觉到了有人在看自己,夏一达睁开了大大的眼睛,眨巴了几下笑道:“领导,你醒了。”

“小夏,你怎么睡这里了。”王宝玉尴尬的问道,觉得自己刚才的眼神,很是不礼貌,

“睡这里怕什么,你不是说过,自己虽然不是柳下惠,可也绝不是西门庆吗。”夏一达呵呵笑道,露出了洁白整齐的牙齿,

真漂亮,王宝玉看得愣了,视线竟然一时无法挪开,夏一达提了提肩头滑下的衣带,嘟着小巧的嘴巴,歪头问道:“好看吗。”

好看死啦,王宝玉实在无法忍耐这种诱惑,他嘿嘿笑道:“介于柳下惠和西门庆之间的,也不是什么好男人。”说完,便猛然低下头,将嘴唇贴在了夏一达的红唇上,

夏一达躲闪不及,被王宝玉将嘴唇吸的牢牢的,她惊恐的呜咽道:“你,你想干,干什么。”

王宝玉哪能顾不得夏一达愿不愿意,手脚并用的就压了上去,夏一达起先还不停的反抗,但力道原來越弱,终于还是任凭王宝玉折腾了,

就在王宝玉刚刚脱下夏一达内衣的时候,他突然瞥见,夏一达的两个眼角各挂上了一滴泪水,在清晨的阳光下,显得那样的晶莹剔透,一尘不染,

一看夏一达哭了,王宝玉头脑也冷静了下來,终于停下了动作,扑腾起身下了床,坐在沙发上,闷闷的吸起烟來,他觉得自己做错了,无论如何,都不应该勉强一个女孩子,跟自己做这种事儿,

过了好半天,夏一达才穿戴整齐的走了出來,目光有些呆滞,头发也显得凌乱,完全沒有了高傲美艳的气质,看上去楚楚可怜,真是让人心疼的小肉肉心肝,王宝玉咳嗽一声,低头道:“小夏,实在对不住了。”

夏一达沒说话,去卫生间洗漱了一番,走出來平静的说道:“这事儿不怪你,是我太自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