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21 拉拉

1021 拉拉

“唉。”王宝玉叹了口气,表情颇为无聊,

看王宝玉闷闷不乐的样子,夏一达走过來,坐在王宝玉的身边,轻声道:“领导,其实我对男人,并沒有太大的兴趣,只是喜欢看男人的身体而已。”

王宝玉不解的看着她,皱眉道:“我咋听不懂呢,喜欢男人身体却不喜欢男人,这是啥理论啊。”

“你大概也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就有那样一类女人,天生就对男人沒什么兴趣,实不相瞒,我就是那种人。”夏一达叹气道,

“你是年轻时受到了心理创伤,还是被男人伤透了心。”王宝玉还是感到迷惑,不禁的又追问道,

“我现在就很年轻啊。”夏一达微笑道,

“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这毛病应该是有原因吧。”王宝玉接着问道,

“天生的,这跟后天无关,其实也算不上毛病。”夏一达强调道,

“难道说你对女人感兴趣。”王宝玉惊愕的问道,

“是,我就是一个同性恋,也叫拉拉。”夏一达肯定的说道,

“不会吧,那你有这样的伴侣吗,你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由于欠缺研究,王宝玉实在不知道该如何选择这方面的词汇,

“呵呵,你说呢,我不觉得自己很强势。”夏一达莞尔一笑,怎么看都是个极其正常的纯女人,

王宝玉真想砸自己的脑袋,真是暴殄天物,这样的一个美女,居然不喜欢男人,这不能不说是男人们的重大损失,

“在上大学的时候,我就有一个恋人,她喜欢男人深色打扮,还剃着短发,我们俩个经常晚上躺在一个被窝里,真的很奇怪,见到她我就有种心跳的感觉,至今还沒有一个男人能让我如此。”夏一达道,

王宝玉擦汗,心中暗道还好,幸好是夏一达是同性恋中的女角,如果男人角色,躺在一张**,想想还真是够让人反胃的,

“你一定要替我保密,好吗。”夏一达柔声的推着王宝玉的肩膀道,

“放心吧,我不是那种喜欢四处说别人是非的男人。”王宝玉认真道,

“其实你还好,至少不是那种我讨厌的男人,说实话,我总是觉得男人的味道是很让人难受的。”夏一达安慰王宝玉道,

“嘿嘿,我也不是能改变你爱好的男人。”王宝玉调整心态,放松的说道,

“心理学中说,同性恋是不能改变的,但绝不是病态。”夏一达重点强调道,

“女同性恋还好,要是男同性恋,我本人绝对会离他远远的。”王宝玉笑道,

“你可要小心了,像你这样细皮嫩肉的,会成为男同性恋重点关注的对象。”夏一达嘿嘿坏笑着提醒道,

“说这干什么,大清早的,也不让人有个好心情。”王宝玉感觉一阵反胃,他实在不敢想象,一个男人的手,猥亵的摸在自己的身上,该是多么的恶心,

“你对同性恋还是有成见的对吗,其实在有些国家,同性恋已经可以合法结婚了。”夏一达认真的说道,

“沒有成见,不过也得给我点时间适应,哎,可惜啊,像你这种美女如果和一个女人结婚,肯定会让很多男人伤碎了心。”王宝玉很是惋惜,

“只要你不心碎就好。”夏一达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两个人终于一起开心的笑了起來,尽扫刚才的阴霾,

王宝玉收拾了一下,拿了一小瓶药酒,跟夏一达一起下了楼,在街边的摊上吃了点早饭后,王宝玉先将她送到政府大院,自己则开车回到教育局,准备取了田彩荷的那些东西,再去小组办公室,

來到局长办公室刚刚坐下不久,马晓丽就进來了,从凝重的表情上看,应该是有事儿,

“晓丽姐,怎么了。”王宝玉问道,

“董开江那边的事情怎么样了。”马晓丽问道,

王宝玉觉得不解,马晓丽可是很少主动问自己这些事情的,应该是另有隐情,他呵呵笑道:“搞定了,董开江已经答应支持工作了。”

“那就好了,“马晓丽如释重负道,“宝玉,你都不知道,戴路贸昨天打了十几个电话约我,非说让我去参加欢迎诗歌研究会新会员的饭局,他有沒有给你打电话啊。”

“沒有。”

“都是你,非得拉我下这趟浑水,整天你侬我侬的,我可受不了。”马晓丽不高兴的说道,

“他大概是看上你了。”王宝玉笑道,

马晓丽瞪了王宝玉一眼,说道:“你还好意思笑,你说现在咋办吧。”

“咋办,让程国栋揍他一顿不就得了。”王宝玉坏笑道,

“他,应该不会,程国栋很了解我,知道我是不会看上这种人的。”马晓丽分析道,

“那你最后到底去了吗。”王宝玉感兴趣的问道,

“磨不过他还是去了,别提了,一屋子老头,个个叼着烟卷,摇头晃脑装模作样的,好像都觉得自己是李白杜甫,想一想那场景都都觉得憋闷,我是一个劲的看表,以前高考的日子都沒这难熬。”马晓丽苦巴着脸道,

“那有什么,跟他们在一起是不是学到了很多酸倒牙的诗歌。”王宝玉继续笑道,

“要纯粹是文学交流还简单了呢,关键是,戴路贸好像还想跟我动手动脚的,不知道是不是当上个破会长,以为自己了不起了。”马晓丽愤愤道,

“啥狗屁玩意儿啊,说他胖还就喘上了,这就是戴路贸的不对,怎么可以对一名女领导动心思呢,老子改天一定找机会整整他。”王宝玉不悦道,他娘的,老子的女人也是他一个穷酸变态教师能动心思的,

“其实吧诗人沒什么不好,但我总觉得戴路贸这人精神有问題,总让我起鸡皮疙瘩,算了,也许是喝多了,总之,以后他再叫我,我是绝对不会再去的,你也别再利用我了,仅限这一次。”马晓丽气哼哼的说道,

“晓丽姐,其实你也不用担心,戴路贸不会把你怎么样的,据可靠消息,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软蛋。”王宝玉安慰马晓丽道,

“你怎么知道的,见田彩荷了。”马晓丽顿生不悦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