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22 赢得太轻松

1022 赢得太轻松

“沒有。”王宝玉矢口否认,毕竟田彩荷的事情还是不让别人知道的好,那些都是绝对隐私,即使自己跟马晓丽的关系不一般,也是不能说的,

王宝玉扯谎道:“我听政法委里一个认识戴路贸的人无意透露的,大概是戴路贸也去发展他作为会员吧。”

“什么人啊,背后这么说人家,可恶。”马晓丽厌恶的说道,

“说的有鼻子有眼的,说不定就是真的呢。”王宝玉嘿嘿直笑,

“不像,看起來很正常啊,总之,不管他什么情况,以后不要再让我见这种臭男人了。”马晓丽鄙夷道,

“嘿嘿,姐姐,他要是死皮赖脸的去找你,我也不可能拦着他啊。”王宝玉苦笑道,

“我不管,这都是你惹出來的祸端,你要是做事不地道,以后再有这样的事儿,我就让他先來找你,哼。”马晓丽说完,满心不悦的转身走了出去,

马晓丽走后,王宝玉也是后悔,马晓丽在自己心目中的形象那是稳重智慧,轻易不会恼火,这次是真的惹着她了,

不过这个戴路贸也真是他娘的糊涂蛋,老婆有外遇那是骂骂咧咧,那他这种骚扰行为又算啥呢,不行,以后坚决不能让晓丽姐再受这种委屈了,这个戴路贸,指不定还想让马晓丽也像田彩荷一样,撑着把油纸伞,光着身子走在小巷里,來满足他变态的爱好,我呸,天王老子也不见得有这么难为人的爱好吧,

王宝玉找出了田彩荷那些奇奇怪怪的安慰品,小心的放进了包里,起身走出办公室,直奔政府大院而去,

來到小组办公室,王宝玉将田彩荷叫了出來,将东西物归原主,还着重讲了药酒的服用方法,田彩荷乐得两眼放光,高兴的说道:“老弟,你算是帮了姐姐大忙了。”

“嘿嘿,家庭和睦了姐姐就高兴了,姐姐高兴,我也高兴。”王宝玉咧着大嘴哈哈干笑着,

“呵呵,真是会说话,放心,我心里有数,你的事儿我也不会忘记的。”田彩荷高兴的说道,

“田姐,时间紧迫,还希望你能多多费心。”王宝玉呵呵笑道,

“沒问題,纪检那边正在加速整理材料,用不了几天了。”田彩荷满口承诺道,

由于在走廊里,王宝玉也沒跟她多说,考虑到工作还要几天后才能真正开展起來,于是,便沒有进屋坐,转身走了,

既然一切都安排妥当,王宝玉心情开朗,人也就放松了下來,转悠着就來到靳永泰的办公室,靳永泰正用那惯有的老狐狸表情,接待一名新來的干部,见王宝玉进來了,便马上打发那人走了,满脸笑意的跟王宝玉聊了起來,

“老弟,最近工作开展的怎么样。”靳永泰问道,

“纪检委董开江那边已经搞定了,应该很快就能正式开展工作了。”王宝玉志得意满的说道,

“呵呵,老弟还真有两下子,搞定董开江用了什么法子啊。”靳永泰呵呵笑着问道,

“那还能怎样,当然是促膝长谈,以诚相见呗。”王宝玉打着马虎眼道,

“老弟跟我还不肯说实话,你向來不按套路出牌的,我可是听说了,下雨那天,董书记的办公室里有人吵架,你别说自己不在那里,别是威逼利诱吧。”靳永泰十分好奇,

果然是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自己和董开江吵架的事儿,果然大家伙又都知道了,不过这也沒有啥,王宝玉经常和领导吵架,激动的时候还打架呢,这次都够文明的了,

王宝玉当然不会说详细的情况,拿着根假的男人东西去威胁堂堂纪检委书记的这种事儿,知道的人还是越少越好,于是便是说因为自己认识市纪检委书记尉兴邦,董开江便老老实实的服软了,

这也是事实,董开江确实因为忌惮市里的尉书记,才答应配合工作的,靳永泰听后,惊讶的嘴巴张得老大,不敢相信的问道:“兄弟,你真的认识尉书记。”

“那是当然,尉书记还常常主动给我打电话呢,这不,你看,半夜三更的还非得找我谈工作。”王宝玉自信满满的说道,还再次找出那个來电显示,跟靳永泰显摆了一下,

“了不得啊,有了尉书记这层关系,今后沒有人敢不买你的账,兄弟,以后你的发展可是不可限量,可千万别忘了大哥啊。”靳永泰看了一眼那个十分吉祥的号码,又看了眼接通时间,可不是嘛,如果不是关系铁,怎么可能这么晚通电话呢,心里真是又羡慕又嫉妒,

王宝玉呵呵直笑,摆手说沒什么,其实,他心里很明白,自己跟尉书记根本谈不上什么关系,不过就是尉书记的女儿小月跟自己算是熟识而已,但即便如此,还是能够让很多人开始重视自己,这就是权力的威慑力,

“老弟,你來的正好,你们教育局的常务副局长费腾,两天前提请辞职,组织上已经批准了。”靳永泰说道,

“什么,他不干了。”王宝玉惊讶的问道,

“难道说你少了个打架的人,还觉得闷。”靳永泰嘿嘿笑道,

王宝玉心里突然间真有点儿空落,原本自己卯足了劲头,想干掉费腾的,人家居然不接招,主动退出了战场,就像是刚准备挥出一记重拳,对方却掉头跑了,很是让人哭笑不得,

赢得太轻松也沒啥意思,这费腾也太孙子了吧,竟然都不为自己的仕途再争上一把,就这么轻言放弃了,

靳永泰看王宝玉有点呆愣,呵呵笑着递过來一支烟道:“沒什么可奇怪的,这就是丢车保帅的做法,应该是你搞财产公示吓着某些人了。”

王宝玉一琢磨,觉得靳永泰说得有道理,费腾的提前退出,大概就是为了躲开自己即将开展起來的官员财产公示活动,最大的可能则是接受了董开江的指示,

“他如果不是一个官员,是不是就不用接受组织上的财产公示了。”王宝玉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