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23 肆无忌惮

1023 肆无忌惮

“也不全是这样,从规矩上讲,只要他曾经当过官,即使是退了也要接受组织调查,但这要取决于纪检委监督检查的力度,一般纪检那边都会首先重视在职官员,他大概就能先缓一缓,至于缓到什么程度,就不好说了。”靳永泰一幅深谙官场之道的样子,

王宝玉大致明白了,费腾退出就是应该就是为了躲避组织上的调查,但如果上面只要求查在职官员,费腾也许就能安然无事了,这不乏也是一个很好的缓兵之计,不过匆匆辞职也是不小的损失,有道是穷寇莫追,算是便宜他了,

“老弟,你大概又要有一个官职了,我听孟书记透露过,可能让你兼任教育局党组书记一职。”靳永泰说道,

王宝玉对此并不兴奋,不过是又多了一个头衔而已,他更关心的,还是谁能够接常务副局长这个职务,毕竟以后教育局开展工作,还是主要靠常务來主抓,

“靳大哥,有沒有消息,谁会去接费腾那个位置。”王宝玉问道,

“目前孟书记和孙县长还都沒说话,这个位置很敏感,费腾刚刚下來,显得很晦气,暂时应该还不会有人去争。”靳永泰分析道,

“难道说大家都很怕我。”王宝玉不悦的问道,

“倒也不是,老弟你沒有听明白我的话,虽然费腾这个职务不错,但现在却是焦点中的焦点,大家的眼睛可都盯着呢,你想啊,背后有那么多看着的,干工作那就不容易了,干的好,那是应该的,干不好,说不定连以前的功劳也都给抹煞了。”靳永泰认真的分析道,

哦,王宝玉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虽然还是沒怎么听明白,不会又给自己安排个祖宗过來吧,一茬又一茬的真是累死人了,想安心干个工作也这么困难,

算了,管他是谁呢,今后少了费腾这个劲敌,自己在教育局,基本上就可以甩开膀子,螃蟹走路,横行无忌了,即使以后來个新人,谅他也不敢像费腾那样倚老卖老,老不要脸,

两个人又东扯西拉的闲聊了一会儿,王宝玉便开车回到教育局,他的办公室跟费腾挨着,只见几个民工模样的人,正在往外吃力的搬着几个大箱子,一个尚未封好的箱口,露出了几本文史类的书皮,

看样子,费腾这老小子平时还挺喜欢看书的,就在王宝玉想要进屋的时候,费腾从屋子里走了出來,依旧是精神矍铄,衣着整齐,看不出任何的惨淡之感,

费腾冲着王宝玉微微笑了笑,主动走过來,指了指王宝玉的屋门,王宝玉明白,费腾是想跟自己说点儿什么,

人家既然都混到了这步田地,王宝玉也沒有再摆架子,也笑着开了门,费腾从兜里摸出了一盒好烟,给王宝玉递上一支,拘谨的坐在了沙发上,

“老费,怎么就不干了呢。”王宝玉装迷糊的问道,

“最近感觉身体很差,盗汗,夜尿多,浑身无力,思來想去,还是回家好好休养吧。”费腾呵呵笑道,

“以前怎么沒听你提起过呢,去医院检查了吗,有困难就该说一声,大家都互相帮助一下嘛。”王宝玉假仁慈的说道,

“多谢王局长关心,这都赖我,开始沒当回事儿,等严重了就耽误工作了。”费腾依旧微笑着说道,

“不至于那么严重吧,依我看,你可以请长假,这里的工作实在是离不开你啊。”王宝玉这会儿都很佩服自己,说的跟真的一样,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还是把位置让给别人的好。”费腾道,

“呵呵,既然你主意已定,那我就不强求了,老费,你还有什么事儿需要交代的吗。”王宝玉温和的问道,

“哪敢,王局长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自叹不如,今后在您的领导下,想必教育事业一定能迈出大步伐。”费腾客套道,

“这么说可就不实在了,我年轻,做事糊涂,还得需要你的提携啊,有话就直说。”王宝玉继续说道,

“真沒什么好说的,就是那个,以前多有得罪,还请王局长不要记在心上。”费腾冲着王宝玉拱手道,

“沒关系,都是为了工作,咱们私人之间并无恩怨。”王宝玉大度的说道,

“那就好,真心的盼望,教育局的工作在王局长的领导下,会越來越好。”费腾微微一笑,显得很是谦卑,

“费副局长也常回來看看,改天我请你喝酒。”王宝玉笑着客套道,见费腾已经完全沒了曾经的锐气,一幅低眉顺目的样子,反倒是让王宝玉觉得他有些可怜,

“在教育局工作了多年,对这里的一切太熟悉了,唉,不回來了。”费腾叹息了一句,沒再多说什么,再次冲着王宝玉拱了拱手,表情黯然离开了,

常务副局长费腾的辞职,在县教育局里可谓空前的轰动,人人兔死狐悲,大家心里都明白,这件事儿一定是跟王宝玉有关,于是,每个人见了王宝玉都怯怯的,王宝玉这个局长的权威算是真正树立了起來,

就在第二天,王宝玉召开了局里的领导干部会议,着重强调了工作还是要保持极大的热情,还要求各科室,到他这里详细汇报近期具体的工作情况,

这也算是王宝玉的首次立威,当然沒有人敢抵触,主任科长们,一个个唯唯诺诺的走进了他的办公室,又一个个脸色难看离开,原因很简单,王宝玉听了他们的汇报,直言了工作中存在的问題,还要求他们近期要拿出改正的具体措施,这些平时自由散漫惯了的官员们,岂能不一个个叫苦连天呢,

王宝玉最关心的还是计划财务科,简称财务科,原來因为有费腾,王宝玉始终也沒有真正的去查财务科的事情,知道他们是沆瀣一气的,但财务可是一个机构最大的事儿,不能不高度重视,

“赵科长,我來了也有一段时间了,你是不是可以详细说一说局里曾经和现在的财务状况啊。”王宝玉尽量口气温和的对财务科长赵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