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24 有孩子吗

1024 有孩子吗

财务科长赵洁四十多岁,衣着简朴,齐耳短发,看起來倒是显得挺干练的,不过,这一次见到王宝玉,她的眼神却显得游移不定,表情中颇有些不自在,

不用说王宝玉也能猜到,作为一个财务科长,她跟曾经的侯长斌,以及后來的费腾,关系都非常的不一般,如今这两个都先后被自己干掉了,她一定是胆怯不安,生怕王宝玉算账到她的头上,

“王局长,其实财务科也沒什么好说的,一切都按照领导们的批示來。”赵洁谨慎道,一开口就有推卸责任的意思,

王宝玉听着有点不高兴,沉脸问道:“领导们都是怎么批示的,去年收入了多少,又支出了多少,都花在什么地方啊。”

面对王宝玉这一连串的问題,赵洁连忙从拿來的一摞材料中,取出了一沓递给王宝玉,说道:“都在这里呢,去年财政划拨的五百万,用于教育局的日常开支,管理教育机构上交三千万,但基本上都按照教育机构提交的资金使用申请报告,划拨了回去,领导们的批示,都有条子。”

王宝玉翻腾了半天那些大小不一的纸条,基本上都是侯长斌和费腾批示的,零零碎碎的什么都有,不过,很快他就发现了一个问題,那就是上面有很多吃喝的报销条子,甚至就在半个月前,费腾还签字报销了三千多块的招待费,

“赵科长,去年的招待费一共多少啊。”王宝玉冷笑着问道,

“二百多万吧。”赵洁道,

“啥,多少。”王宝玉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坏掉了,

“二,二百万,不多,比起前几年已经是大幅下降了。”赵洁紧张的答道,实在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

王宝玉猛的一拍桌子,怒道:“二百多万还不多,财政拨款才五百万,除去人员开资,是不是都吃喝了。”

赵洁吓了一跳,脸色难看的慌张道:“这些都是局长们的批示报销的,我作为一个财务科长,不敢不执行啊。”

“不敢不执行,你给我说说,财务科长的职责都有哪些,难道说就是个听喝管钱的而已,要是那样的话,大街上随便找个不憨不傻的就能干,何况咱们还有会计,我要你这吃干饭的有个屁用啊。”王宝玉愤愤的说道,

“王局长,不是我不作为,是实在有困难,这钱我虽然能监控,但是沒法管理,而且咱不是企业,这都是多年的习惯了,也不只是我一块儿有问題。”赵洁坚持为自己辩解道,

“那就可以随便报销这些糊涂账,你看这张条子,饭店的名字我都不知道,却报销了五千块钱,他娘的,都吃了什么,海参鲍鱼还是燕窝龙虾,赵科长,你给我听好了,今后无论是谁,想要吃饭,都自己掏腰包,少來沾公家的便宜。”王宝玉愤然道,

啊,赵洁惊讶的张大嘴巴,不知道改怎么回答,

王宝玉怒道:“咋了,你不就是个听喝的吗,领导说了执行就是了。”

赵洁回过神來,连连点头,王宝玉余怒未消的又说道:“你作为财务科长,应该在财务方面好好把关,以后凡是有不合理的支出,必须提前向我请示。”

“我知道了。”赵洁像是丢了魂一样,生怕盛怒下的王宝玉再把自己撵回家去,点头如捣蒜,连嘴唇都有些微微发抖,

发泄完,王宝玉长长吐了一口闷气,问道:“赵科长,最近局里的财务状况怎么样。”

“我正想找您说这件事儿,开完下个月的工资,就沒钱了。”赵洁小心道,

“我來的时候不还有一百万吗。”王宝玉惊讶的问道,

“三中裴校长搞一个项目,费书记签字,下拨了五十万,再除去一些报销的钱,就沒有多少钱了。”赵洁道,

“三中,什么项目需要这么多钱。”王宝玉问道,

“不知道。”赵洁道,

“你他娘的啥都不知道就给钱啊。”王宝玉彻底恼了,使劲砸着桌子破口骂道,

王宝玉粗口连连,赵洁是个文化人,还是位女士,哪里受得了这个,急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却再也不敢解释那些都是领导安排的,不关自己的废话了,

他娘的,费腾这个老小子,临走前居然还干了这样一件让人闹心的事儿,王宝玉拿起电话就要找费腾,想了想又放下了,钱都已经花了,现在找他肯定是要不回來了,毕竟费腾临走的时候跟自己服了软,这件事儿还得他娘的老子去处理,

不过,赵洁这个财务科长,还真是根本沒把自己放在眼里,王宝玉颤抖着手点指着赵洁道:“你,你真是胆子太大了,这样大的事情居然沒跟我说一声。”

赵洁面如土色,喃喃道:“费书记说他能决定,不用跟你打招呼的,以前也是这样的。”

王宝玉深吸一口气,尽量平静着情绪,明白这都是余孽造成的后果,又问道:“是不是还有财政拨款沒來啊。”

“理论上早应该拨下來了,我也跟财政局打过电话,可是那边说暂时沒钱。”赵洁谨慎的说道,不时还拿眼偷偷观察王宝玉的表情,

“行了,你回去吧,再犯这样的错误,回家抱孩子。”王宝玉不屑的摆手道,

赵洁慌张的起身就走,一幅恨不得躲得远远的架势,就在她开门的时候,王宝玉突然问道:“有孩子吗。”

“有。”赵洁连忙答道,

“多大了。”王宝玉又问,

“十五了。”

“走吧。”

“啊。”

“走。”

赵洁慌不择路的走出办公室,心里却是如同揣了只兔子一般,半天不能安稳,王局长刚才是啥意思啊,我要真给赶回家,以后还能找到啥工作啊,

且说王宝玉马上就要面临财务危机,这让他挠头不已,他心里明白,财政局那边迟迟不肯拨款,就是因为自己得罪了三中的校长裴天水,裴天水的哥哥,当今县财政局长的裴天木,大概是听从了弟弟的怂恿,有意的为难自己,

也许拨款问題不大,但是他们要是拖个三月五月的,下面人拿不到工资,还不得跟自己闹翻了啊,考虑再三,王宝玉还是拿起电话,打给裴天木,尽量语气平和的说道:“裴局长您好,我是王宝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