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25 牛逼坏了

1025 牛逼坏了

“王局长,有何指示?”裴天木平静道。

“指示可不敢当,您是财神爷,局里最近经济紧张,是不是给把这季度的款给拨下来啊?嘿嘿,请裴局长多多照顾。”王宝玉客气道。

“财政上的钱都是国家的,让发到哪我们就发到哪。你们那的已经批了,不过最近县里准备搞一个经济开发区,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财政这边也是经济很紧张。但是我保证用不了几个月,资金就能到位,王局长稍安勿躁。”裴天木找了个不错的借口,说起话来也是底气十足。

“几个月?怎么也不能让我们这些局里的干部们,饿着肚子工作吧!”王宝玉不悦道。

“教育局的收入那是有目共睹的,王局长要是哭穷就太不实在了,传出去,老百姓就得指着鼻子骂了。”裴天木不冷不热的说道。

“嘿嘿,真人面前不说假话,这粮缸马上就要见底了。”王宝玉陪着笑脸如实说道。

“经济开发区可是国家的项目,你能为这点粮食耽误那里的建设吗?就算你是敢,我也不敢啊。”裴天水不悦的提醒道,好像王宝玉即将犯一个千古罪人的错误。?”“

“嘿嘿,开发区用的钱恐怕都有专款吧?再说也不差我们教育局这一点。咱们国家的教育事业也不容忽视嘛。”王宝玉耐着性子请求道。

“恐怕很难。对了,王局长不是很有本事儿嘛!实在不行,先搞点第三产业创收,教育口赚钱很容易,这也算是支持财政工作,支持县里的经济发展。”裴天木嘲讽道。

放你娘的狗臭屁!王宝玉咬牙狠狠暗骂了一句,又说道:“裴局长,要是能搞创收,我绝对不含糊,只是需要过程,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见效益的,还是请您先支持一下吧!”

“我说过了,暂时没钱,等资金到位再另行通知。再见。”裴天木不悦道,随即放了电话,立刻传来了嘟嘟的忙音。

他娘的,还真是小母牛不下崽子,牛逼坏了。王宝玉气得肺都要炸了,很想砸东西,本来他还想再搬出来市里的领导威胁下裴天水呢,结果人家不给自己机会!最终,气愤不平的王宝玉,终于还是做了一个主动进攻的决定,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

裴天木既然难为自己,那自己就不用客气,先拿他弟弟三中校长裴天水下手,他立刻打电话叫来了教育局督导办和纪检科的负责人,冷着脸命令他们,马上对三中展开全面彻底的调查。

督导办主任名叫卢旺,四十出头,而纪检科科长林智达则年近五十,戴着副眼睛。他们心里都明白,王宝玉所谓的对三中展开调查,无非就是想调查裴天水。

两个人坐在沙发上,面面相觑,好半天也不知道说什么,最终,卢旺小心的陪着笑问道:“王局长,应该以什么借口去调查三中呢?”

下去调查当然需要借口,王宝玉刚才激动,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他皱眉道:“你们主抓学校领导的纪律,不能想一个借口吗?”

“以前我们调查校长的时候,都是接到举报,或者是学生的,或者是家长的,再或者是施工单位等,如果没凭没据的下去,怕三中不肯配合啊!”纪检科科长林智达道。

“你们害怕了?”王宝玉不屑的哼道。

两个人连忙摆手,表情却很不自然,脸上写满的分明就是怕!但是王宝玉现在实权在握,岂敢不听,林智达面有难色道:“王局长,您不清楚状况,裴天水仗着自己的哥哥是财政局长,根本不把我们教育局放在眼里,除了原先的侯局长和费副局长,别人他都不买账,有一次我们下去考察工作,他甚是连饭都不管。”

“嘿嘿!少吃一口也没什么,再吃就吃成脂肪肝了。”王宝玉嘿嘿冷笑道。

“我们不是想去混吃混喝,关键是那次让裴天水给撵出来,搞得很没面子。”卢旺装着胆子解释道。

“他们竟然如此嚣张?”王宝玉愤愤的问道,卢旺和林智达连忙点点头,心里盼着王宝玉能收回成命。

“明天老子跟你们一起去一趟,我倒是要看看,他裴天水敢把老子也给撵出来。”王宝玉岂是那种知难而退的人,只见他恼怒的拍着桌子大声道。

“用不用事先通知三中那边一声?”卢旺见拗不过王宝玉,接着又问道。

“不用,老子又不想吃他们的饭。”王宝玉语气不善的说道,同时也在暗示两个人,谁也不要想着给裴天水通风报信。

卢旺和林智达讪讪的出去了,王宝玉独自冷静了一会儿,也是有点头疼。都说不打无准备之仗,这一次去调查三中,到底要查些什么,心里还真是一点儿底都没有。

查账目?想必裴天水也不会傻到连个账目都做不清楚。查教师纪律?好像也不行,即便是查出来,裴天水也不过承担一个失职的责任,还是不能把他怎么样,反倒是加深了矛盾。

想到这些,王宝玉头大如斗,郁闷不已,最后还是又想起了马晓丽,前段时间派她跟黄充实去监督落实廉教方面的工作,不知道是否已经去过了三中,又或许有了什么发现。

马晓丽没在办公室,大概又下去了,王宝玉一直等到快下班了,马晓丽才终于回来。

“晓丽姐,裴天木太过分了,想要断了咱们教育局的粮,我想明天领人下去调查三中的裴天水。”王宝玉不隐瞒的对马晓丽说道。

马晓丽显得有点儿疲惫,一听王宝玉这么说,有气无力的说道:“宝玉,你做事儿怎么总是着急,裴天水可并不好对付。”

“怎么回事儿?”王宝玉皱眉道。

“我和黄主任今天正好去三中调查,想了解一下到底还有没有偷着补课,或者收取学生钱物的情况。结果,三中里的师生就像是串通好了一样,都是一问三不知,裴天水干脆推脱有事儿,都没接待我们,黄主任也是气得够呛,准备过两天再去一趟。”马晓丽郁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