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28 老鹰捉小鸡

[VIP]1028 老鹰捉小鸡

这是位于学校树林后的一排红砖房,外观上显得很陈旧,墙皮大都已经脱落,露出些年久失修的砖块,王宝玉皱着眉,一头雾水,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干什么带自己来这种地方?

到了跟前,保安熟练的掏出钥匙打开门,只见里面黑洞洞,隐约看见中间摆着一张会议桌,看起来倒是像个会议室。//

“裴校长平时都在这里开会?”王宝玉问道。

“是,是的。”保安随口应和着,到了墙边摸着开关,打着了电灯,里面顿时明亮了起来。

王宝玉狐疑的看看满地满桌满椅子的灰尘,还有这间空荡荡没有丝人气儿的地方,不放心的问道:“怎么没人打扫啊?”

“前段那些体育器材放到了这里,这么一倒腾还没来及收拾。诸位领导请坐!”保安客气的说道。

地上厚厚的尘土上确实有些凌乱的脚印,王宝玉略感放心,大模大样的坐下来,将篮球放在了桌子上,点起了一支烟。卢旺和林智达也跟着犹豫的坐下,还下意识的拍了拍凳子上的灰尘。

保安随即出去便没了踪影,王宝玉和卢旺林智达等了好大一会儿,也不见回话的,只能透过窗户,看见稀稀落落的树影,王宝玉心里一阵嘀咕,他娘的,就是现烧开水这会儿也得端上茶了吧,怎么连个动静也没有,裴天水该不会动什么坏心思了吧!

就在这时,王宝玉的右眼皮一阵猛跳,这让他立刻心惊起来,以往自己的右眼皮跳,都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王宝玉扔掉烟头,使劲用脚捻灭,急急的招呼卢旺林智达道:“事情不大对劲,赶紧走!”

卢旺和林智达虽然感觉王宝玉说的有些夸张,但也不敢忽视,连忙起身跟在他身后,正当三人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听见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六七个保安突然出现在屋门口。

王宝玉顿感事情不妙,起身大声道:“你们想干什么?”说罢,也不顾去拿桌子上的篮球,快步向着门口走了过去。

保安们并不搭茬,只是抱着膀子在门口一动不动,严严实实的拦住了王宝玉三人的去路。王宝玉使劲顶了下几个壮汉围成的人墙,结果却被重重的弹了回来,嘴里骂咧咧的说道:“叫你们校长来见我!”

中间的保安伸出一只手,卢旺以为要动手了,猛地哎呀一声藏在王宝玉身后,林智达被卢旺的叫声吓了一跳,又躲在卢旺身后,这情形倒像是老鹰捉小鸡。

保安一愣,随即脸上现出一丝轻蔑的笑容,接着摆了摆手,示意裴校长是不会来见王宝玉的。

王宝玉回头使劲瞪了二人一眼,督导办主任卢旺很是尴尬,为了给了给王宝玉留下好印象,他咬咬牙,大胆的挺身而出道:“你们是不是吃了雄心豹子胆,竟然敢挡住王局长的路。”而看脚的摆放位置,分明就是做好了随时后退的准备。

“就是,快他娘的滚一边去。”林智达扶了扶眼镜,也从王宝玉身后探出脑袋,附和着大声喝道。

然而保安们还是没在乎,这时,一名保安拿出了一个类似于对讲机的东西,低声问了几句什么,随即便交头接耳,嘴巴贴着耳朵传递给每一个人。

“操,你们原来不是哑巴啊,都给老子让开!”王宝玉挺着胳膊肘,奋力向前一冲,却被两名保安熟练的用手挡住推了回来,他不禁大怒道:“你们这帮狗日的,简直无法无天,老子绝对不会轻饶你们的。”

“对,把你们都绳之以法。”卢旺也显得很生气,大胆的吵嚷道。

保安们互相递了一个眼色,有两名保安迅速离开了,随即,几块木板拼成的板窗,伴随着一阵短暂而急促的敲打声音,很快就挡住了窗口,与此同时,一名保安伸手关了灯,屋内顿时漆黑一片。

娘的,不会要杀人灭口吧?裴天水也太黑了吧?王宝玉心里一惊,连忙摸出包里的大哥大,想要打电话报警,黑暗中,不知道是谁一把夺走了他的大哥大,狠狠的摔到了墙上,只听一名保安大喊一声:“打!”

随即,屋内传来了叮叮当当的声音,黑暗中根本看不清到底是谁出了手,只听到卢旺和林智达发出了“哎哟!哎哟!”的惨叫之声。

王宝玉摸索着想要过去帮忙,却被两个壮汉死死挡在墙角,根本无法动弹分毫。保安们的行动很快,十几分钟后,叮叮当当的声音停止了,保安们一哄而散,顺手拿走了桌子上的篮球,麻利的从外面锁上了门。

慌乱之中的王宝玉把自己从头到脚自摸了个遍,好像没有什么伤痛,不过身旁的两个人却是呻吟不止,看情形受伤不轻。

“卢主任,林科长,你们怎么样?”王宝玉惊魂未定的喊道。

借着木板缝的光亮,卢旺和林智达挣扎着爬了起来,卢旺吐了几口嘴里的血,林智达的两片眼镜只剩下一个半狼狈的挂在脸上,另一半恐怕早就被踩碎了,林智达只能用手摸索着坐下,却没坐稳,又摔倒在地上。

王宝玉的肺都要气炸了,裴天水的胆子也太大了,居然敢囚禁殴打教育局干部,还真是没把这些人放在眼里,太嚣张了。

令王宝玉不解的是,保安们至始至终,也没有动他一根头发,好像只是针对卢旺和林智达。不过细想一下就会明白,卢旺和林智达两个人是自己的手下,这就是杀鸡给猴看,分明就是在警告自己,操,这比自己被打了更可恶。

王宝玉摸索着过去开灯,按了几下,灯居然没亮,肯定是从外面关了电闸。卢旺愤怒的说道:“裴天水,你也太阴了,老子跟你没完。”

林智达终于坐稳了身子,捂着头道:“真他娘的够狠,头疼死了。”

王宝玉凑上前一看,只见林智达的头顶一片血肉模糊,隐约可以看见外翻的鲜肉,里面正有血不时冒出来,看样子被椅子腿打伤了头。王宝玉连忙从包里摸出了一包纸巾,让林智达按住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