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29 对立面

1029 对立面

卢旺问道:“王局长,您沒事儿吧。”

“我沒事儿,他们并沒打我。”王宝玉道,

“我们平时也沒得罪裴天水啊。”林智达呲牙咧嘴的说道,

“他这是打你们向我示威,想让我明白,他裴天水不是好惹的,都是我连累了你们。”王宝玉歉意道,

卢旺揉了揉红肿的脸,怒道:“不管他裴天水是怎么样想的,但是老子一定要查他,一查到底。”

“对,查死这个狗日的。”林智达也跟着骂道,

见两个人意识清醒,看样子都是皮外伤,应该沒有大碍,王宝玉也就放下心來,找到了大哥大,可是已经被摔肢解了,零部件散落了一地,连恢复原來的模样都难,

王宝玉懊恼的扔掉大哥大,又借着透进來的几缕光线,四处查看,却发现根本就沒个可以离开的地方,这里如此僻静即使是大喊救命,怕也无人能听到,

王宝玉摸出烟來,点上一支,给两个人也各递上一支,三个人在小黑屋里,吧嗒吧嗒的抽起烟來,

“卢主任,林科长,裴天水这次显然是有准备的,你们老实跟我说,有沒有事先通知他。”王宝玉问道,

“沒有。”,“沒有。”两个人立刻说道,

“到底是谁给他通风报信的呢。”王宝玉思索着说道,

“应该是刘树才那个狗东西。”卢旺道,

“刘树才,你怎么知道是他呢。”王宝玉一惊,这事儿他怎么会知道呢,

“对,老卢这么一说我也想起來了,我们昨天出门的时候,看见他在走廊里一闪,样子鬼鬼祟祟的,搞不好是趴在门上偷听到了。”林智达分析道,

刘树才喜欢打小报告的习惯,王宝玉是清楚的,听两个人这样一说,越发确定就是刘树才无疑,这个狗日的,回去老子就打报告,先撤了他这个办公室主任,

“我來的时候看见西南角的墙已经坏了,说不定咱们掏掏砖就能钻出去。”卢旺回想道,

“我死在这里也不钻狗洞,让人看见多磕碜,再说了,这屋子多半是危房,弄不好咱三个就糊里面了。”林智达说道,

“要不咱就挖个地道出去。”卢旺又问道,

“老卢,这地板下面都是水泥,你用手抠还是用牙啃啊。”林智达又叹息道,

“那你说咋办。”卢旺的逃生计划全都被否决了,心有不悦的问道,

“他们既然沒动我,说明还不至于害死咱几个,一定会放了我们的。”王宝玉不等林智达说完,分析道,

于是三个人继续无奈的在小黑屋里闲聊着,王宝玉心情郁闷一直坐着沒动,倒是卢旺在墙角解了一次小便和一次大便,林智达虽然沒有大便,但也贡献了三泡小便,根本就沒有茶水喝,真不知道他尿脬里面的尿都是咋來的,

直到晚上六点,终于听到门锁响了一声,随即听到一个人的脚步跑开了,果然开锁了,

王宝玉和卢旺林智达,互相搀扶着走了出去,外面已经快黑了,学生们早已经放了学,四处静悄悄的,

三个人并沒有再去找裴天水,想必此刻裴天水早已经不在这里,保安们也都沒了踪影,甚至门岗处,也不见一个人,

王宝玉让两个人先上了车,找了附近的一个公用电话,马上给范金强打电话报了警,

电话那头的范金强一听王宝玉的叙述,不禁大吃一惊,他也沒想到,居然会发生囚禁官员、关灯打人这种事儿,于是便马不停蹄的赶了过來,

几辆打着爆闪的警车停在了三中的校门口,范金强先是安排人先是做了详细的笔录,然后便派人将卢旺和林智达送往医院处理伤口,随后又跟王宝玉一道,查看了案发现场,

“范大哥,这件事儿可是一定要严肃处理,不能放过这群狗日的。”王宝玉愤愤道,

“嗯,这是恶性案件,虽然证据不足,但我会将他们都绳之以法的,兄弟,你确定自己沒事儿吗。”范金强关切的问道,

“应该问題不大。”王宝玉感觉身心疲惫,见事情都交给了范金强,也就放了心,便开车回家,就在家门口,王宝玉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冯春玲,霎时,王宝玉冰冷的心立刻被这股铃儿响叮当的春风给吹开了,

“宝玉,你今天去哪里了,手机关机,电话也沒人接,呦,怎么摔倒了吗,怎么全身都是土啊。”冯春玲说着便伸手替王宝玉拍打衣服,

“唉,别提了,真是憋闷死了。”王宝玉说着,打开了门,随即将冯春玲扑倒在沙发上,将头深深埋进了冯春玲的怀里,

“宝玉,又出事儿了是不是,不要怕,有我在呢。”冯春玲温柔的抚摸着王宝玉的头发,轻声的安慰道,

“我就是个麻烦精,以后你会嫌弃我吗。”王宝玉疲惫的问道,

“永远都不会,不管什么状况,我一直都会陪在你身边。”冯春玲动情的说道,

“别说话。”王宝玉听着冯春玲的心跳声,感觉此刻的世界,是如此的安静,

过了好一会,王宝玉才起身打开了电灯,喝了杯水,简单跟冯春玲说了今天在三中所遭遇的一切,

冯春玲听的是满脸惊讶,好半天才拉着王宝玉的手,心疼的说道:“宝玉,咱不行就不当这个局长了,凭借你的关系和势力,咱干点什么也饿不着,哪怕你不愿意工作,我都可以养活你,你看看现在,得罪那么多人,多危险啊,你让我以后怎么放心的下。”

“晚了,恐怕现在我不当这个局长,会更危险。”王宝玉叹气道,

“要不,咱们远走他乡吧,我相信咱们一定可以闯出一片天地。”冯春玲眨巴着眼睛,笑道,

“那可不行,老子才不稀罕现在的职务呢,就是心里咽不下这口气,我要亲眼看着他们这帮犊子,一个个都彻底完蛋。”王宝玉咬牙切齿的说道,

“可是,冤冤相报何时了。”冯春玲劝慰道,

“现在他们不是站在我一个人对立面,而是广大群众的对立面。”王宝玉大义凛然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