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30 终归寂寞

1030 终归寂寞

“唉,就知道劝不了你,我是一个女人,不了解这么多的是是非非,只想能踏踏实实的过日子。”冯春玲略带哀怨的说道,

“嘿嘿,你才不是个普通女人呢,你可是叱咤风云的女老总,手下多少兵都提醒吊胆的听喝呢。”王宝玉嘿嘿笑道,

“呵呵,怎么说呢,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一步步就走到了现在,有时候工作都成了一种惯性,一天不忙乎,心里就跟少点什么似的。”冯春玲笑道,

“春玲,有吃的吗。”王宝玉听不进去冯春玲的感慨,揉着肚子问道,被关在小黑屋里一天,这会儿还真是饿的难受,

冯春玲从包里摸出了几块巧克力,递给了王宝玉,起身在王宝玉的屋子里找了半天,找到了两包方便面,到厨房里煮了,跟王宝玉一道吃了起來,

王宝玉从來不知道方便面竟然如此好吃,甚至连汤都喝了个干净,肚子饱了,精神好了许多,他问冯春玲:“春玲,你着急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儿啊。”

“其实也算不上什么大事儿,就是这两天,我看好了一处楼房,想跟你商量一下,要不要买下來。”冯春玲脸色微红的说道,

“买房子干什么,旅行社规模扩大了吗。”王宝玉不解的问道,

“不是,是咱们,咱们以后结了婚,总要有个房子吧。”冯春玲的脸彻底红了,

结婚,谁结婚,啥时候,王宝玉脑袋嗡的一声响,现在脑子里沒这个概念,但又一想,既然冯春玲要买房子,自己总不能不答应,何况冯春玲还住在旅行社里,终归不是那么回事儿,权当做她的寝室吧,

“好吧,我工作忙,不一定有时间去看,你看着好就定下來吧,我相信你看好的不会有问題。”王宝玉终于答应道,

“真的啊。”冯春玲喜出望外,接着说道:“是新盖好的房子,位置价格都合适,据说非常抢手,不找关系还不一定能买到呢。”

“呵呵,你就多费心吧,我也不太懂里面的道道,订好了咱就买,钱由我來出。”王宝玉笑着说道,

“我这里的钱,应该够的。”冯春玲面带喜色的说道,

“那怎么行,结婚买房子怎么能让女方出钱,那也太不爷们了,还是我出钱买,不过,房产证嘛。”王宝玉板着脸摆出一幅大男人的姿态,

“你将來是一家之主,应该写你的名字,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在乎。”冯春玲连忙说道,

“那怎么行,婚后一切都是媳妇的,否则也太不爷们了。”王宝玉突然笑着说道,

“啊。”冯春玲幸福的都快晕掉了,今天的意外之喜实在是太多了,但依然坚持说道:“现在是男女平等,谁出钱就该是谁的房主。”

“那些理论在我这里行不通,就写你的名字。”王宝玉搂着冯春玲的肩膀说道,

“宝玉,你真好。”冯春玲幸福的说道,冷不防吧唧一声,亲在了王宝玉的脸颊上,

“嘿嘿,够爷们吧。”

“纯爷们。”

其实王宝玉不想写自己名字,并不是跟冯春玲客套谦让,更不是感情深厚,海誓山盟,而是另有原因,官员财产公示活动正要全面的开展起來,自己年纪轻轻,名下就有一套房产的话,会格外的引人关注,他可不想节外生枝,至于银行里的存款,上面写的是侯四的名字,他根本就不在乎,当然,不是什么实话都可以说出來的,

“宝玉,伸出手來。”冯春玲道,

“干什么。”王宝玉不解的伸出手,

冯春玲握住王宝玉的手,伸手在王宝玉的手腕处使劲打了几下,然后让王宝玉握紧拳头,用指甲在手腕处挤了一下,低头仔细查看着说道:“你将來会有三个孩子,两男一女。”

“你咋知道的。”王宝玉不解的问道,

“你看这里鼓出三个小包,两个大点的代表男孩子,小点的代表女孩子,而且女孩还是最小的小娇娇。”冯春玲煞有其事的解说,

王宝玉嘿嘿直乐,问道:“哇,这么厉害,这又是跟谁学的啊。”

“旅行社里的女孩子这么玩,我偷着学的。”冯春玲道,

“呵呵,真实结果肯定会让你失望的,前段有一位老专家给我看过,我应该有一个女儿,以后就是个老丈人的命,再说,现在生这么多,罚款肯定要交不少的。”王宝玉笑道,

“沒事儿,我交钱就是了。”冯春玲顽皮的冲着王宝玉眨了几下眼睛,

“好,任务艰巨,那咱们可要抓紧了。”王宝玉一脸坏笑的将冯春玲抱了起來,扔在了大**,开始了造人运动,

数不清几度翻腾,听不够莺声燕语,道不尽柔情缱绻,一个是气喘如牛,一个是香汗淋漓,一个是狂野上下勤耕耘,一个秀发飞舞玉臂伸,都说巫山云雨滋味美,却又是他日相见如陌路,正可叹世间情如幻,一朝梦醒思故园,终归寂寞清秋雁南飞,

第二天上午,王宝玉先是开车去医院看了卢旺和林智达,两个人的精神状态还好,卢旺只是皮下组织损伤,林智达稍微惨了一些,头上缝了几针,纱布绷带缠了半个脑袋,两个人都说很快就能出院,发誓一定彻查裴天水,

回到办公室,王宝玉想了想,还是跟主管领导许林峰打去了电话,汇报了昨天去三中遭遇的一切,许林峰一听,也是非常惊讶,在电话那头气愤的说道:“还有沒有王法了,裴天水这么做,是在挑战我们教育系统领导的威严,这件事儿一定要彻查到底。”

王宝玉不清楚许林峰是否跟裴天水也有什么关联,但既然他这么说了,自己也不好跟着骂人,便说已经报了案,公安系统那边正在调查此事,

“王局长,不要因为这件事儿,影响了工作,我马上汇报给孙县长,你尽管放心,绝对不会放过打人的凶徒及幕后指使的任何一个人。”许林峰满口答应道,

事实上,这件事也是闹得太大,许林峰自然不敢擅自压下來,他立刻跟孙大成做了汇报,孙大成听了也是很恼怒,当即打电话给公安局,责令一定要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绝不放过任何一个涉案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