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33 控制幻想

1033 控制幻想

“这个问題很傻,是个正常人都得这么想。王宝玉仰面躺在沙发上叹息道。

“那这段视频就留给你,晚上睡不着的时候,可以胡思乱想哦。”夏一达眨着眼睛道。

“什么意思。”王宝玉不解的问。

“你可以幻想跟我那个,但是,仅限于爱抚,不能放那个东西进去。”夏一达比比划划的认真道。

王宝玉惊愕之余,脱口道:“这我可不敢保证!”

“男人要想成大器,就必须锻炼定力,一定记住了,即便是幻想,也不能越过那条底线。”夏一达振振有词的说道。

王宝玉连连点头,心里却感觉好笑,老子心里想什么,你又沒有特异功能,上哪儿知道,说不准老子还幻想把你剥光了,吊起來打呢,边打边骂,操,让你再勾引老子,老子干死你,嘿嘿,想想都解恨。

“你是不是会幻想把我吊起來鞭打。”夏一达突然问道。

王宝玉正咧着嘴出神,听到夏一达这么问,吓了一跳,连忙摇头如拨浪鼓,急忙否定道:“我可沒有那种变态的思想!”

“其实很多男人都会这么想的,心理学上说,这是一种男人强烈的控制欲所导致的,想想无妨,如果付诸行动,那就真是变态了,你刚才的猥亵表情不是玩自-摸就是幻想打女人。”夏一达头头是道的分析道。

唉,聪明的女人很可恶,懂心理学的聪明女人更可恶,王宝玉心里直叹气,不理夏一达,去看电视了。

电视里正在演新闻,王宝玉又看到了小月的父亲尉兴邦,那个被小月称之为浓眉大眼、道貌岸然的人物,他正在主持召开平川市廉政会议,沉着脸手势不停的说着,纪检干部一定要廉洁自律,以身作则,对于贪腐腐败,绝不姑息,要一查到底。

王宝玉听得很是振奋,这时,夏一达凑了过來,说道:“董开江书记也去参加这个会议了!”

“嗯。”王宝玉随口应道,忽然就是一惊,脸色一变,万一董开江跟尉书记提起自己,尉书记如果说不是很熟悉,那岂不是要有麻烦。

“领导,怎么了。”夏一达看王宝玉的脸色不对,不解的问道。

“沒什么,正在找董开江坐在哪里呢。”王宝玉不愿说出实情,随口敷衍道。

“管他干什么,今天纪检那边,已经把所有材料都送來了。”夏一达说道,过去关了电视,然后又关了灯,再次开始了变态的偷-窥。

王宝玉的担心不无道理,董开江去市里开会,确实找了个空当,跟尉兴邦提起了王宝玉,不过,尉兴邦却沒接他这个茬,只是认真的强调,富宁县的官员财产公示活动,是全国的标杆,一定要搞好搞彻底,纪检部门更不能敷衍了事,要积极配合,将活动进行到底。

董开江只能唯唯诺诺的点头答应,心中却对王宝玉更加忌惮了几分,因为人家虽然沒有正面谈及王宝玉,但是很明显他们是互相认识的嘛。

王宝玉沒有闲心跟夏一达去偷看风景,独自一人上床躺着想事情,想到傻大姐钱美凤,她要是不着急嫁人,自己应该会选择她,因为钱美凤比起冯春玲更合自己脾气。

想到冯春玲,王宝玉又想到了程雪曼,自己同学聚会之后,程雪曼就一个电话也沒有,想必是对自己彻底的放弃了吧,要是程雪曼能回头,这些女人都得靠边站,小资咋了,那是会享受,老子能赚钱养活,脾气坏点怕啥,那都是被惯大的公主,弄个低眉顺眼的窝囊媳妇,生活还有个啥奔头。

唉,为什么这样,这个程雪曼怎么一点消息都沒有了,也不知道夜深人静的时候,实在无聊的她会不会想起自己。

难道说做不成恋人,连朋友也不能做了吗,可是,王宝玉又岂会甘心只更程雪曼做朋友,一时间,他想起了跟程雪曼的种种往事,一阵阵的喟叹不已,他不明白心中那个曾经完美无瑕的程雪曼,怎么就离自己梦中的情人越來越远了呢。

夏一达对王宝玉的这一切,浑然不觉,依旧撅着翘臀,游走于各个窗口,就在王宝玉失望的想要睡着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來,还吓了夏一达一跳,差点沒把望远镜掉到楼下。

“宝玉,你最近还好吗。”甜甜的声音,让王宝玉怦然心动,正是程雪曼,难道说两人心有灵犀一点通,程雪曼也知道自己在想她吗。

“雪曼啊,我挺好的,你最近学习很紧张吧。”王宝玉柔声道。

“嗯,正在加紧复习,马上就要离开学校了。”程雪曼道。

“离开学校了,有什么打算吗。”王宝玉随便的问道。

“还沒想到,也就是找个工作,先自己糊口吧。”程雪曼道。

“我在平川市也认识个企业家,如果你不嫌弃,到时候看看能不能介绍你去他那里。”王宝玉说道,他说的是沈文成,相信凭着沈文成跟自己的交情,安排个人进去,应该问題不大。

“宝玉,你真好。”程雪曼欢呼雀跃的说道。

“沒什么,都是老同学,帮一把是应该的。”王宝玉客气道。

“其实我一直想给你打电话,一是怕耽误你工作,再一个也怕你女朋友误会。”程雪曼说这话时声音非常的低沉,如果王宝玉沒有听错的话,里面甚至还有一丝哽咽的味道。

“沒关系,什么时候想打都可以。”王宝玉温和的说道。

“谢谢你宝玉,这几天我正在整理个人简历,如果方便的话,告诉我个邮箱地址,我给你发过去看看。”程雪曼说道。

“不用看,以你的实力绝对沒有问題,不过也要提前和程主任打个招呼,如果他想把你安排进政府部门,我这么做就是多此一举了。”王宝玉谨慎的说道。

“在我们这些毕业生眼里,企业有着更好的发展前途,宝玉,其实我还有件事儿,如果不告诉你我心里很不踏实,怕你以后会吃亏。”程雪曼突然语气认真的说道。

“什么事儿。”王宝玉警觉的问道。

“其实我今天给我爸打电话,不知道为什么,他好像对你又有了想法,大骂了你一通,说你不是个好东西,我还跟他争辩了几句,结果连我也一起骂了,所以我毕业后工作的事情他也不会上心的。”程雪曼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