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34 居心叵测

1034 居心叵测

唉,又是这事儿,程国栋对自己有想法,那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王宝玉对此不以为然,便呵呵笑道:“你爸不喜欢我,这在县里谁都知道,以后你爸再骂我,你就跟着骂,他就消气了。”

“说什么呢,我可不是那种不分青红皂白的人,宝玉,你是不是又惹着我爸了,我好久沒听他提起你來了,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又生气了。”程雪曼点着点撒娇的语气道,

王宝玉心里一阵温暖,不禁说道:“雪曼,我向你保证,绝对沒有去招惹他,听我一句,不要去争那些世俗的东西,如果你不去想这些,可能会拥有的更多。”

“什么意思。”程雪曼不解的问道,

“呵呵,你这么聪明,一定懂的。”王宝玉呵呵笑道,不想挑明自己心里的真实想法,

就在这时,夏一达突然有意无意的用小皮鞋叩了叩地板,咚咚的声音很像是有人敲门,程雪曼紧张地问道:“有人來了。”

“应该不是,楼上传來的吧。”王宝玉撒谎道,

他的谎话似乎并不高明,心细如丝的程雪曼随即问道:“我不是听说你住的是阁楼吗。”

王宝玉汗了一个,慌忙又解释道:“那就是门外传來的,反正不是敲我的门。”

“嗯,你休息吧,拜拜。”程雪曼好像不太相信,但也很快就放下了电话,

夏一达走了过來,顽皮的笑道:“是不是跟女朋友通电话啊。”

“什么啊,以前的女同学。”王宝玉不悦道,心中埋怨夏一达故意搅了自己的好事儿,

“瞧你那声音温柔的,怎么听都不像是女同学。”夏一达一脸坏笑的盯着王宝玉的脸,好像非得从他脸上挖掘出來点秘密似的,

“以前我追过她,但是沒追上。”王宝玉知道瞒不过夏一达,于是便含糊的说道,

“你追她,我怎么感觉是她追你。”夏一达歪头问道,

“别乱说话,她也知道我有女朋友的。”王宝玉辩解道,

“切,半夜三更娇滴滴的打电话,那就更是居心叵测了,有的女孩子就是这种心理,有人追的时候不在意,人家放手了又觉得难受了,我劝你,要不和她好,要不就离远点儿。”夏一达哼了一声,

“就凭你那直觉,我差点沒在董开江和田彩荷那里丢人,你倒是好居心,晚上还住我这里,这怎么解释啊。”王宝玉不悦的反问道,

“我和她不一样,我虽然也有点小毛病,但我心地是坦荡的,刚才那位呢,分明就是在吊你胃口,勾引你,算了,我也管不着你的事儿。”夏一达说道,回头看见一户人家亮了灯,又连忙奔到窗前看景去了,

哎,王宝玉被夏一达抢白了一顿,心里很是窝火,身边的这些女孩子都不太喜欢程雪曼,以前自己总觉得她们是妒忌,沒想到模样个头出挑的夏一达也这么说,

想想夏一达的话也好像有道理,和程雪曼公开恋人关系的时候,两个人仅限于拉手拥抱,甚至接吻都少,分手之后倒频频有几次艳遇,上次要不是多多出了点意外,自己和程雪曼就突破了最后一层障碍,这都意味着什么,是程雪曼开放还是后悔了,

论熬夜能力,千头万绪的王宝玉显然不如夏一达,想着想着,他还是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早上醒來的时候,他突然觉得自己的怀里,搂着个软软的东西,起初还以为是枕头,睁眼一看,却是夏一达,

美女在怀的感觉真舒服,王宝玉又闭上眼睛,装作沒醒的样子,却细心的感受着怀里的夏一达,夏一达睡的很沉,发出均匀的呼吸声,双手缩在王宝玉的脖颈前,模样迷人到了极点,想必她也喜欢被人这样抱着吧,

可惜啊可惜,这样的一个美女,居然不喜欢男人,王宝玉心里不免又是一阵的遗憾,却不敢擅自乱动弹,生怕惊醒了怀里的美女,嗯,能够搂着绝色美女,也足够那些老爷们羡慕妒忌到发疯的,

过了一会儿,夏一达终于醒來了,她挣脱了王宝玉的怀抱,很平静的穿衣,王宝玉便也装模作样的揉着眼睛起床,两个人一同下楼,吃过早饭后,一同來到了小组办公室,

面对一大堆的材料,王宝玉顿感头大,随便翻了翻,便让夏一达全权处理,沒有太大问題的,一概放到一边,比照群众举报感觉有问題的,则进行重点关注,

田彩荷看起來精神状态很好,主动热情的过來帮忙,其余的人也跟着忙乎了起來,王宝玉觉得自己有些多余,便开车回教育局,

卢旺和林智达已经出院了,他们同样受到了刑警队长李勇的再次质询,不过,挨了揍的二人,带着一股子怒气,不再畏惧裴天水,坚决不承认是王宝玉打了他们,

在王宝玉的办公室里,卢旺和林智达放弃了可以休假的机会,纷纷表示,宁可不当这个官,也绝对不放过裴天水,

“领导,我们以前就是太软弱了,所以才让裴天水敢于下手,从今天起,我们两个一定要把三中彻底的查明白。”头上绑着纱布的林智达,拍着胸脯道,

“对,我们就到门口,挨个询问学生和家长,就不信问不出问題來。”卢旺也充满昂扬士气的说道,

王宝玉坐在办公桌前,频频点头,赞道:“咱们教育系统,能有你们这样充满正气的干部,就不怕腐败事情的发生。”

“您就瞧好吧。”林智达郑重道,

在王宝玉反复嘱咐两个人多注意安全之后,卢旺和林智达不顾伤痛的再次赶往三中,这大概是裴天水始料不及的,他的打狗吓唬主人的做法,起到了适得其反的效果,

沒过多久,刘树才又鬼头鬼脑的敲门进來了,王宝玉沒好气的问道:“是不是又有人找我啊。”

“是,人我已经带來了,失踪人口。”刘树才话里带着些不坏好意的味道,

“滚出去。”王宝玉不悦的骂道,刘树才灰溜溜的退了出去,随后进來了一个戴眼镜的男人,

王宝玉先是一愣,随后笑道:“呵呵,这不是一中的孙主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