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36 福利捐款

混世小术士 1036 福利捐款 无忧中文网

王宝玉眉头拧成了一股绳,如果杜合友说得是真的,裴天水甚至可以称作爱心标兵,但不管怎么说,擅自挪用公款给福利院,也绝对不是一件值得提倡的事儿。

王宝玉有些不甘心的问道:“那学生们对他印象如何?”

杜合友想了想答道:“裴天水性格大大咧咧,还经常参与些体育活动,放学后经常和学生们一起打篮球。”

“哦,我都了解了,你回去吧!这件事儿我会认真处理的。”王宝玉说道,心里有些乱。

“那我先走了,王局长,有件事儿我还是想说一下。”杜合友起身道。

“什么事儿?”王宝玉懒洋洋的问道。

“是孙主任的事儿。”杜合友试探的说道。

“哦,这不怪你,他脱岗太久,这也是对他的特殊照顾。”王宝玉不耐烦的说道。

“其实不是我不接纳孙主任,他回來之后,显得有点儿神经兮兮的。”杜合友小心道。

“怎么个神秘兮兮?”

“不好说,就是感觉不太正常,神神叨叨的。”

“可能是在外面躲得久了,受点刺激,暂时先用着吧,看情况再说!”王宝玉摆摆手道,心想,老子又沒埋怨你,解释个屁啊,知识分子就是啰嗦。

杜合友走后,王宝玉思考了良久,决定趁明天周末,亲自去富宁县社会福利院一趟,必须要搞清这些问題才行。

下班时,卢旺和林智达风尘仆仆的赶了回來,一脸的兴奋之色。

“王局长,这回查清了,那些篮球也包括排球羽毛球,都是从学生家里借來的。”卢旺道。

“就是,为了稳妥起见,我们还让部分家长打了证明。”林智达递上來一堆条子。

“你们辛苦了!”王宝玉客套道,又问:“怎么让家长们承认这件事儿的?”

“这个简单,我们就直说是教育局的,希望他们配合,开始还都不承认,最终我们说到裴天水的校长干不长了,他们终于承认了这件事儿。”卢旺道。

见王宝玉脸上并无喜色,林智达忍不住问道:“王局长,你觉得这些证据还不够?”

“这些证据只能证明裴天水借了这些东西,弄虚作假,应付上级调查,至于那笔钱到底花到哪里去了,还是要有证据才行。”王宝玉冷静道。

卢旺和林智达一听,显得有点蔫吧,林智达道:“周一我们争取拦到学校的财务人员,再好好逼问一番。”

“嗯!好吧,不能恐吓威胁,否则事情不好收场。”王宝玉叮嘱道。

卢旺和林智达离开后,王宝玉很是颓废,心里更加的想念白牡丹,要是她在肯定就飞檐走壁撬三中财务的锁去了。

哎,极品女人可遇不可求啊。想到这,王宝玉又联想到了另外一个极品女人,那就是夏一达。这家伙脑瓜聪明,带着她办事儿可能会有些意外收获。

王宝玉扭扭腰肢活动下筋骨,打起精神给夏一达拨通了电话,让她明天跟自己一道,去一趟社会福利院,有个女孩子陪着,总归有利于跟里面的人拉近关系。

夏一达也沒多问,爽快的答应了,第二天上午,王宝玉接上夏一达,直奔位于东郊的富宁县社会福利院而去。

社会福利院,主要用于接待孤寡伤残人员,当然,里面大多数是无依无靠的老人,也有部分子女无力赡养老人,将老人送到这里的,但终归是少数。

王宝玉先跟夏一达买了整整一后备箱水果和点心,觉得空手去这种地方,显得不妥。夏一达坐在车上笑道:“领导,良心发现了?”

“小夏,实话告诉你,这一次去我们要争取搞清楚一件事儿,那就是裴天水到底在这里有沒有捐款?”王宝玉道。

“裴天水向福利院捐款了?”夏一达不敢相信的问道,这也正常,将一个殴打教育局官员的嚣张跋扈的校长跟一位爱心人士联系起來,无论是谁,也不好转过这个弯。

“具体情况去看看就知道了。”王宝玉冷静道。

“捐款有什么不对,我们去调查什么?”夏一达不解的问道。

“真是笨死了,当然是看这笔钱是自己掏腰包,还是挪用的。”王宝玉说道。

哦,夏一达还想说点什么,却闭上嘴巴了。其实王宝玉心里也清楚,即使挪用公款做了慈善,虽然有罪,但却沒错。自己已经箭在弦上了,不知道射出去后,打破的会不会赢得人心。

虽然是周末,可是社会福利院还是显得很冷清,甚至可以用门可罗雀來形容,门岗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正无聊的听着收音机,里面不时传來调台吱吱啦啦的噪音。

见两个人是开车來的,门岗老头倒是露出了笑容,知道又來送东西了。他走出來很负责任的检查后备箱里的东西,王宝玉趁机主动递过去一支好烟,老头随手接了过去,两个人一边抽烟,一边闲聊起來。

“老大爷,平时的來的人多吗?”王宝玉问道。

“不多,就是些社会活动啥的。平时沒事儿谁到这种地方來啊!”老头说道。

“我听说三中的校长经常过來,是吗?”王宝玉小心的问道。

“你是说小裴啊!他常來,跟这里的人都很熟,那可是个大好人啊!”老头由衷的说道。

夏一达皱眉道:“他殴打官员,也能叫好人。”

老头一听,立刻不乐意了,啪了一声关上后备箱,不悦道:“你这个女娃,长得挺像样,人品却不咋样。”

夏一达被说得一愣,尴尬的满脸通红,反驳道:“大爷,知人知面不知心,我就是随口说说,看您这么凶。”

“孩子,这话可不敢随便乱说,我这都是好的。要是里面那些老头老太太听到了,说不准就得打你。”老头气哼哼的说道。

什么?福利院威胁我?夏一达有些颜面过不去,刚想反驳几句,却被王宝玉的眼神给制止了,老头接着大声说道:“小裴就是个好人,你们一会儿进去问问,这里的人谁不知道啊!打那些狗官,我看是打的轻。”

王宝玉听着也是非常來气,但他明白在这里绝对不能冲动,于是便强压着火嘿嘿笑道:“老大爷,别生气,有些人是欠揍。爱心小裴一般都什么时候來啊?我们要向他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