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37 老人的愤怒

混世小术士 1037 老人的愤怒 无忧中文网

“以往今天都会來的,但现在他好像惹了事,也许就不來了。”老头深感惋惜道。

王宝玉跟夏一达上了车,将车子缓缓驶入福利院内,已是初夏时节,只见三三两两的老人,正坐在树荫下聊天、下棋、打扑克或者看报听收音机,几个身穿白大褂的工作人员,则在忙碌的照顾坐轮椅的老人。

王宝玉小心的停下车,立刻过來一名福利院的工作人员,一起卸完东西后,王宝玉问道:“请问院长在不在?”

工作人员指了指不远处一个正在给轮椅上老人擦口水的中年女人道:“那不就是姚院长吗?”

王宝玉跟夏一达一道走了过來,姚院长已经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转过脸來笑道:“感谢二位善心人士的无私奉献。”

不过,当她看清面前这两位俊男靓女的时候,还是认出了王宝玉,立刻热情的说道:“您是王局长吧!”

“我是王宝玉,姚院长做的事情很了不起啊!”王宝玉客套的寒暄着。

“这是我的工作,沒什么的。”姚院长平淡的说道。

“我们这一次來,是想了解一件事儿,不知道方便吗?”王宝玉问道。

“王局长想问什么啊?”姚院长有点儿紧张的问道。

“我这个人不喜欢绕弯子,我想问问,三中的校长裴天水在咱们福利院里到底有沒有捐款?”王宝玉直截了当的问道。

“捐款是需要保密的,除了民政局可以监督检查之外,不方便对外泄露。”姚院长正色道。

王宝玉其实知道,这方面的事情自己是无权过问的,但民政局那边,又沒有个认识人,更何况即便是自己找到民政局,人家肯不肯帮忙还很难说。

王宝玉感觉问不出什么來,便颓唐的想要打道回府,另想办法,这时,夏一达却不甘心的说道:“姚院长,我们王局长现在还是官员财产公示活动的督导组组长,有权了解所有官员们的财产情况,福利院也不例外。”

“你们想调查裴天水?”姚院长不高兴的问道。

“调查他怎么了?即便是你,我们也有权力调查。”夏一达不依不饶的说道。

王宝玉刚想制止夏一达,不让她乱说话,可就在这时,坐在轮椅上始终闭着眼睛的老太太,却突然睁开了眼睛,扯着沙哑的声音大喊道:“大伙都过來,有人來调查小裴了。”

王宝玉陡然一惊,感觉事情有些不妙,周围的老人听到了老太太的叫喊,立刻放下了手里的东西,迅速的围拢过來,将王宝玉和夏一达等人围在了中间。

“谁要调查小裴啊?”一个拄着拐棍的老头大声问道。

“刘大爷,这个你就不用管了,快去一边玩吧!”姚院长和颜悦色的说道。

“我不去!我要听听究竟是咋回事儿!”老头愤怒的用拐棍敲打着地面,执拗的挣脱开姚院长的手。

“刘大爷,您可千万别激动。他们就是來问问情况,沒有旁的意思。”姚院长耐着性子劝说道。

“别骗我了,要问情况为啥不去学校,來这里干啥?我们这些老不死的,你们这些贪官啥时候记得來看看?平日不烧香积德,现在还想拿着好人作恶!老天咋不劈死你们!”老人情绪越发激动,说话也难听了许多。

“老大爷,我们也就是过來问问情况,您老别误会。”王宝玉被骂了个狗血淋头,但也不敢蛮横,赶忙解释道。

“了解个屁,小裴就是我们大家的儿子,谁敢欺负,我们就跟他拼了。”老头颤微微的举着拐杖说道。

周围的老人立刻附和着吵嚷起來,“对!谁敢欺负我们的儿子,我们就跟他拼了。”“对,揍他们这些不分好赖的小兔崽子。”“都是狗官,贪官!”“早晚遭报应!”

“大家不要妨碍我们执行公务。”夏一达被骂急眼了,忍不住高声喊道。

“狗屁公务,你个丫头片子有说话的份吗?有本事儿就先把老子给抓了。”拄拐棍的老人恼怒的骂道,气愤之余,伸出拐棍冲着夏一达就打了过來。

夏一达花容失色,一声尖叫,王宝玉眼疾手快,连忙一把将她拉开,而自己的屁股上却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疼得是直吸冷气。老头也因为刚才的动作,身体失去平衡,差一点摔倒,幸好被旁边的老人给扶住了。

“咋的?你们嫌我活得长,还想害死我?”老人费力的站好,满脸涨红的质问道。

“大爷,对不住,沒伤着吗?”王宝玉心里也冤,明明自己被打了,咋就沒人替自己说话呢?

“大家都不要激动,都散开去玩吧!沒人敢调查裴校长的。”姚院长生怕事态严重,连忙说道。

夏一达脸色很难看,自己这样的美女,无论到了那里,好像都是一个天然的通行证,沒想到在这群老人眼里,竟然一点用都沒有,真是一点都不懂得欣赏。

一个身体看起來稍微强壮点的老太太似乎看出了夏一达的心思,指着她说道:“瞧你这丫头打扮的人五人六的,咋跟老人起码的礼貌都沒有呢?”

“大娘,你说什么呢?我说什么了我?”夏一达脸色微红,直着脖子犟嘴道。

“你瞧瞧,疯疯癫癫的,一点都不讨人喜欢!”

“就是,现在的孩子啊,心眼儿都硬着呢,小裴这样的人可不多了。”

老人们对着王宝玉和夏一达指指点点的批评着,人群非但沒有散去,反而更多的老人从屋里颤颤巍巍的涌了出來,将王宝玉等人围得个水泄不通。

王宝玉脸色铁青,他是真的害怕了,这些可都是老人,且不说不能动手,万一里面某人被气出个好歹,自己也担不起这个责任啊。

“你们说清楚了,为什么那么多贪官不去管,非要拿着小裴下手?”一个矮胖的老人,瞪着圆圆的眼睛,胡子乱翘的嚷嚷道。

“我可是过來人,肯定是有些贪官见不得小裴这种好人,非要除掉他不可!”另外一个老人也生气的说道。

“小裴即便有错,看在他对我们这些沒人要的老东西这么好,也应该放过他啊!”一个老太太说道,还双膝一软,想要跪下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