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38 愚公移山

1038 愚公移山

王宝玉连忙过去搀扶她,沒想到却让老人们误会了,一个老头毫不犹豫地的伸出巴掌,重重的拍在王宝玉的脑门上,疼的王宝玉眼泪都要下來了,连忙退了回來,

“姚院长,快想办法啊。”夏一达着急的说道,

“各位老人家,不要冲动,王局长也是一位勤政爱民的好干部,快散开。”姚院长又说道,

“我们不认识什么局长,谁想动小裴,我们拼了这把老骨头,也不能让他得逞。”一个老头挥着拳头怒吼道,

老人的情绪越來越激动,拥挤着向着王宝玉等人靠了过來,事态越來越严重,王宝玉苦不堪言,却又沒有任何办法,难道说老子英雄一世,却要在这里折戟沉沙了,他紧紧握住夏一达的手,心想,如果发生冲突,一定先让她逃出去,

就在这危急时刻,忽听人群外一个粗憨的声音大喊道:“各位大爷大娘,你们别激动,对身体可不好。”

王宝玉一听,顿感眼前一亮,裴天水來了,老人一听这个声音,个个两眼放光,连忙闪开了一条路,

裴天水迈着大步到了人群中,脸色阴沉,王宝玉刚刚的欢喜劲头立刻沒了,如果这个功夫裴天水一声呼吁,怕是自己肯定要被打死在这里,

不过,他的担心是多余的,只见裴天水几步上前,一把搂住了王宝玉的脖子,突然变脸对老人们笑道:“各位大爷大娘,这是我的好朋友王宝玉,他也是來做义工的,你们误会了。”

“他不是來想整你的吗。”那个拄着拐棍的老头,不解的问道,

“怎么会呢,昨天我们还在一起喝酒呢,对吧。”裴天水冲着王宝玉眨巴了一下眼睛,

“对,我跟裴校长还说,一定要想办法多多促进福利院的发展。”好汉不吃眼前亏,王宝玉连忙借坡下驴的说道,

“小裴,你可要分清好赖人啊。”一位老人意味深长的叮嘱道,

“呵呵,张大爷,这两天感冒了,外面寒气重,不是说不让您老出门吗,其实啊,王局长那是好人,绝对好人,您多和他处处就知道了。”裴天水嬉皮笑脸的说道,

“那个女娃娃说要來查你的,你拿他们当朋友,小心他们背后给你使刀子。”老人不放心的说道,

“哈哈,张大爷,我都这么大了,您还不放心我啊,王局长说的事儿确实是真的,不过不是只针对我,所有的干部都要查,国家这么做就是为了还老百姓一片青天,是好事儿啊,您年轻的时候当过兵,觉悟最高,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该不该相应国家的号召。”裴天水乐呵呵的解释道,

老人们都沉默了,终于人群中传來一句声音,“太平盛世啊,现在的领导真好啊。”大家也纷纷响应,

“大家都去玩吧,别打扰了裴校长和王局长。”姚院长适时的说道,

老人们相互看了一眼,迈着缓慢的步伐散开了,还不时地回头,好像生怕魁梧的裴天水站到瘦弱白净的王宝玉身旁会受到伤害似地,

等老人都走远了,裴天水放开了王宝玉,王宝玉连忙说道:“裴校长,感谢你及时出手给我们解了围。”

裴天水的脸上又罩上了寒冰,冷冷道:“王局长果然厉害,到底还是查到了这里。”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夏一达不悦道,

王宝玉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这个要强出头的女孩子,也是一个惹麻烦的主,夏一达一看王宝玉的眼神,有些恼羞的嘟囔道:“我不是向着你说话吗,分不清好赖。”

裴天水沒理夏一达,指了指不远的石桌石凳,平静的说道:“王宝玉,咱们到那边坐坐吧。”

王宝玉缓步跟了过去,三个人坐下后,裴天水道:“有烟吗。”

王宝玉连忙摸出兜里的烟,给裴天水点上,裴天水猛吸了几口,颓唐道:“既然你们查到了这里,看样子什么都瞒不过去了。”

“裴校长,你真的拿公款在这里捐了。”王宝玉吃惊的问道,

裴天水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前段日子,这里來了一些行走不便的老人,福利院需要钱招聘人员,改善环境,我就把那五十万捐到这里來了。”

“裴校长,你真是糊涂,献爱心值得提倡,可是也不能拿公款啊。”王宝玉皱眉道,

“那有什么法子,我父母好不容易把我们哥俩拉扯大,还沒來得及尽孝,就双双离去,我看这些老人,就跟自己的爹娘是一样的,我看不得他们受罪。”裴天水道,

“你可以呼吁社会捐助啊,尽可能的动员全社会的力量,仅凭你一个人折腾,肯定是不够的。”王宝玉说道,

“呼吁了多久了,报纸新闻天天呼吁,还不是每天有那么多的老人挨饿受冻,我想问題很简单,别管谁的钱,用到刀刃上就对了。”裴天水说着,掐灭了烟头,又跟王宝玉要了一支,

“你哥是财政局长,让他多给这里拨点款不就行了。”王宝玉不解的问道,

裴天水无奈的笑了,说道:“你真以为我哥是财神爷啊,财政的钱,该花到哪里,都是有规划的,还要经过层层审批,哪有你说得那么容易。”

“裴校长,说实话,社会福利是个大难題,就算你倾家荡产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題。”王宝玉叹息道,

“我当然知道,可是我也明白,只要我省下一包烟,就能让一个老人吃一天的白面馒头,只要我少请一次客,老人就能吃一个月的新鲜蔬菜,我裴天水沒啥能耐,说实话文化也不高,但是我打小就佩服愚公,只要肯下力气,再大的山都会少一角。”裴天木激动的说道,

王宝玉对面前的裴天水,油然升起一种敬畏之感,自己也曾经救助过魏冬妮一家,但跟裴天水相比,简直根本不值一提,一旁的夏一达也是默不作声,黯然的低下了头,

“裴校长,说句实话,如果不是你哥断了教育局的粮,我也不会对你下手的。”王宝玉讪讪的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