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39 背影孤单

1039 背影孤单

“就是,要不是你先难为王局长,王局长才没工夫调查你的事儿呢!”夏一达又插嘴道。

“王宝玉,我就是看你牛逼哄哄的,心里别扭。至于说让教育局变成清水衙门的话,也就是瞎咋呼,我可从来没跟我哥说过你的坏话。”裴天水认真道。

“哼,你和王局长发生刚发生冲突,财政局就掐教育局的窝窝头了,这也太巧了。”夏一达不相信的讽刺道。

“巧合的事儿多去了,你们刚要挨打我就来了,难道也是提前打招呼了?”裴天水讽刺道。

你!夏一达俏脸又涨红了,哼了一声不再答话了。

“那又是谁在背后捅刀子啊?”王宝玉一头雾水的问道。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我也不想瞒你,你得罪的人太多,想给你使绊子的人多了去了。但是我听我哥无意中说过,好像是马丰凯找过他,说的就是拨款的事儿。但是我哥说的含糊,我也就听了个大概,你也知道,财政是党政一起抓,马丰凯上面有人,我哥也不敢不听他的。”裴天水坦诚道。?”“

他娘的,错不了,就是马丰凯这个老东西,老子也没算是太得罪他啊,他居然背后下黑手,老子也没说他背后跟邪教头子勾连的事儿呢!他倒是先下手了。

王宝玉叹了一口气,说道:“老裴,这件事儿看样子是我冤枉你了,但事情到了今天这个地步,你还打了局里的官员,肯定不能就这么算了。”

裴天水闷闷的吸了一口烟,道:“我知道,大不了就是坐牢嘛!”

“如果你把这笔钱要回来,补上学校的窟窿,我也尽量开导卢主任和林科长不要追究你的事儿,情况就会好多了。”王宝玉认真道。

裴天水狠狠的踩灭了烟头,激动的说道:“钱都已经捐了,再让我要回来,不可能。”

“裴校长,你怎么死心眼呢,以后有钱了再慢慢捐就是了。”夏一达又插嘴道。

“以后再捐,你能看着你爹娘受苦吗?”裴天水反问道。

夏一达被说得满脸通红,一时间说不出话来,裴天水摆了摆手道:“算了,你们都回去吧!星期一我会去纪检委和公安局说清问题的。”

“老裴,要不要再等一等。”王宝玉不禁说道。

“等什么,早晚的事儿,你们走吧,我去忙了。”裴天水道。

裴天水起身向着一名坐轮椅的老子走去,推起老人慢慢的在院子里溜达起来,老人的脸上表情安详,带着些许的幸福感,远远的听裴天水柔声道:“赵大娘,儿子可能要出远门,要很长时间不能来看你了。”

老人没说话,向后伸出手去,搭在裴天水的手上,两个人渐行渐远。

王宝玉鼻子一酸,眼睛顿时湿润了,他怅然若失的起身向着门口走去,夏一达今天可谓诸事不顺,挨了不少的冷脸,也闷闷的跟着王宝玉离开了福利院。

王宝玉开着车,一路上也不说话,夏一达终于忍不住用政客的口吻说道:“领导,裴天水的事情是非常感人,可是做法却不可取。”

王宝玉长长叹了口气,点了点头道:“我明白,可是突然觉得,自己竟然看不清这个世界了。好人不好,坏人不坏,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又错了。”

“领导,不用多愁善感,在政界中混,最忌讳的都是多情。”夏一达笑道。

“呵呵,你倒是想的开。”王宝玉苦笑道。

“那当然了,其实人都有多面性,你不可能一下子就看穿的。所以不要相信自己的耳朵,也不要相信自己的眼睛,只相信自己的心,最后一定能走到光明大道上去。”夏一达激昂的总结着自己的生存经验。

王宝玉不说话,懒得搭理夏一达,忽然觉得夏一达很俗。夏一达也自感无趣,便在一个商场门口下了车,两个人各忙各的了。

回到家里,王宝玉闷闷的躺了一个下午,眼前总是浮现裴天水推着老人远去的背影,那样一个魁梧的汉子,不知道为何,显得却如此的形单影只。

自己又究竟做错了什么?王宝玉想不明白,于情于理,自己做得都没有毛病,可为什么心里却总是有一种愧疚感。这种感觉甚至比当初的邓乐发更为痛苦。

不行,自己不能任由错误扩大化。最后,王宝玉还是爬起来,打电话给侯四,开门见山,张嘴就要借五十万。

“兄弟,咱们哥俩说借就客套了,四哥早就说过,我的家业有一半都是兄弟的,这一点四哥从来没忘。”侯四呵呵笑道。

王宝玉自然不会当真,明白侯四只是客套而已,虽然帮过侯四的大忙,可绝对不能以此居功,幻想着分人家一半的东西,王宝玉笑道:“四哥,当弟弟的也没帮上什么忙,这一次真是有了急事儿。要是四哥那里不方便,我再想想其他办法去。”

“兄弟,五十万算不了什么,明天就打给你。可是,四哥还是想告诉你,不能轻财,钱这个东西,一旦没了,就显得可贵了。”侯四有意无意的点拨道。

“是,是,我这人也不擅理财,以后还得多向四哥学习。”王宝玉谦虚的说道。

“呵呵,兄弟,钱找人的时候很容易,躺家里都能发财,但是也得多少上上心,等人找钱的时候,就难了。不过也没法,有了媳妇之后,藏哪里都能给翻出来。”侯四呵呵笑着开玩笑。

“兄弟我明白这个理,事出紧急,还是麻烦四哥了。”王宝玉道。

侯四没再继续多问,也知道王宝玉不想说,便转移话题问了问旅行社以及冯春玲的情况,王宝玉没工夫关心旅行社的发展,支支吾吾的也说不清楚,侯四也没多说,正好那边有人找,便放了电话……

王宝玉不免坐在沙发上郁闷了好半天,自己可是从来不开口向侯四要钱的,这一次算是破例了,但他能够听得出来,侯四对于他的轻财,还是颇有些不满的。

娘的,受制于人就是不舒坦。侯四要没有自己帮衬能有今天吗?老子别说是借,就是要个五十万也不成问题吧?自己都已经够客套的了,侯四少他娘的给老子打哑谜,当老子听不出来好赖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