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40 包租婆

1040 包租婆

王宝玉一棵接着一棵的抽烟,越想越郁闷,唉,谁有都不如自己有,王宝玉突然深刻意识到了这个问題,可是,自己作为一个在职官员,如果拥有了太多的钱,也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儿,

过了一会儿,王宝玉觉得肚子饿了,翻腾了半天,什么也找到,便打算下楼去找个小饭店吃饭,就在这时,传來了敲门的声音,

王宝玉以为是夏一达又來看偷-窥风景,很不高兴的过去开了门,当他看清门口是谁的时候,立刻欢呼雀跃起來,

“大姐,你回來了。”王宝玉兴奋的喊道,过去一把抱住了李可人,

“小孩,吃饭了沒有。”李可人两只手都拎着东西,便沒有推开王宝玉,任凭王宝玉抱了一会儿,

“沒有呢,你都不知道,你不在的这段日子,我过的简直太惨了,整天吃外面的东西,胃都吃得不舒服。”王宝玉皱眉皱脸,故作痛苦状,

李可人呵呵笑道:“这回知道有大姐的好处了吧。”说着,便把一只手里的东西交给王宝玉,补充道:“这是美凤捎给你的,先垫巴一口吧,我收拾一下就做饭。”

王宝玉嗯了一声,突然想起來什么,问道:“大姐,那个死鸟呢。”

“放飞了。”李可人把包里的东西翻了一地,头也不抬的说道,

“啥,那可是你的心肝宝贝啊。”王宝玉惊讶的问道,

“小孩,我觉得这趟真是不虚此行。”李可人感叹的起身说道:“当多多眼中含着泪水,拉着美凤去抱一点红的时候,我才发觉自己原來这么自私。”

王宝玉忍不住想笑,一岁多的小孩根本还沒有同情心可言呢,至于眼中有泪水,无非就是吹了风,或者想要玩鸟的缘故吧,王宝玉嘿嘿笑道:“大姐,你可真舍得,你不怕它娇气惯了,在外面不会吃喝啊。”

“在野外生存是动物的天性,我沒什么好担心的。”李可人释然的说道,

“哦,那它要是在外面学坏了呢,整天调戏雌鸟,说不定哪天百兽之王会來找你质问呢,那以后你那寂寞人生该咋办呢。”王宝玉的话自然遭來李可人的白眼,也许李可人知道王宝玉嘴里放不出什么好话,扔下一句,我精神很富有,便先回自己屋了,

王宝玉拎着东西回到沙发上,心想,这个一点红沒见过世面,撒出去之后知道雌鸟长啥样不,它也知道怎么和雌鸟造鸟不,哼,不知道才好呢,一点红最好断子绝孙,省的子孙后代再去吵别人,

王宝玉一边幸灾乐祸的幻想,一边打开了袋子,看了一眼,立刻就乐了,心想:还是美凤了解自己啊,

咸鸭蛋,玉米面饼子,小葱农家酱,还有一个塑料盒里是红烧肉,王宝玉顿时食欲大开,大口吃着香喷喷的红烧肉,嚼着甜津津的玉米饼,咬着脆生生的小葱蘸酱,吃得是不亦乐乎,

快吃完的时候,李可人进來了,端着热乎乎的小米粥,王宝玉又喝了两碗,这才心满意足的摸着圆鼓鼓的肚皮,靠着沙发上不愿意动弹了,

“小孩,我不在家,有沒有招女孩子來啊。”李可人一边喝粥,一边嘿嘿笑着问道,

“沒有,怎么会呢,我可是守法公民。”王宝玉连忙予以坚决的否认,

“我才不信你能憋得住呢。”李可人不屑道,

“大姐,那是你小瞧我,咋说我也是个国家干部,首先要学会端正自身。”王宝玉大言不惭的说道,

咚咚,传來了敲门声,李可人皱眉道:“刚说完就來人了吧。”

谁啊,王宝玉颇感郁闷又极不情愿的打开了一条门缝,只见夏一达正笑嘻嘻的站在门口,

“小夏,你咋來了。”王宝玉挡在门口,有些慌乱的问道,

“怎么了,女朋友來了。”夏一达一边问着,一边探头向屋里看,

“沒,沒。”王宝玉慌乱的堵住门,挤眉弄眼的给夏一达使眼色,想让她离开,夏一达很是聪明,知道來的不是时候,刚要退步,就传來李可人的声音:“小孩,让她进來吧。”

王宝玉只好打开了门,夏一达一脸狐疑的走了进來,王宝玉连忙对李可人介绍道:“这是夏一达,小夏,我的秘书。”

又对夏一达介绍道:“小夏,这是我的房东李可人大姐。”

李可人斜楞着眼睛看了一眼夏一达,哼道:“你这秘书长得倒是挺像样,就是不知道人品怎么样。”

夏一达听着很不舒服,问王宝玉道:“领导,你跟女房东住在一起啊。”

王宝玉顿时汗就下來了,他了解李可人的性格,真怕李可人翻脸骂夏一达,那还真是挺尴尬的,

李可人果然不悦的指了指对面,语气不善的说道:“我住对面,你大晚上跑这里來干什么。”

“有急事,跟领导汇报工作,你是不是回避一下啊。”夏一达仰着脸,不客气的说道,

“小夏,不许乱说话。”王宝玉不高兴的说道,

李可人啪的一声将筷子拍在茶几上,起身对王宝玉道:“那就给你们十分钟,如果过了这个时间,你就跟这个花瓶一起滚出我的房子。”

李可人恼怒的摔门出去了,夏一达哼道:“这个女人是不是有病了,月经不调,还是**内膜炎啊。”

王宝玉很是不高兴的坐在沙发上,埋怨道:“小夏,你來之前是不是也要给我打个电话啊。”

“我哪知道你这里情况这么复杂啊,不就是个收租的包租婆吗,还把自己当上流社会了啊。”夏一达不悦道,

“行了,别说废话了,有什么事儿赶紧说,留宿看风景肯定是不行了。”王宝玉道,

“我才不稀罕在你这里住呢。”夏一达道,从包里摸出一个信封,递给王宝玉道:“我知道你一定想着要给那个挪用公款的家伙找钱补窟窿,我刚参加工作,也沒多少钱,这是五千块钱,先捐了吧。”

嘶,随着一声若有若无的声音,王宝玉刚才的不满全都随着暗屁烟消云散了,心中顷刻间充满了感动,语气顿时柔和起來,他沒接夏一达的钱,轻声道:“小夏,你还是自己留着吧,钱我已经凑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