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49 贱

1049 贱

王宝玉跟孟耀辉也不生气,两个人毕竟也跟兄弟差不多,于是沒客气说道:“孟耀辉,既然我沒什么管理经验,那你就试试吧。”

“嘿嘿,我就是那么一说,到底还不是听局长大人的。”孟耀辉嘿嘿笑道,回去收拾自己的屋子了,

孟耀辉提到了车的问題,陡然让王宝玉想起了一件事儿,自己刚來的时候,安排办公室主任刘树才把侯长斌原來的车卖了,怎么沒听财务科赵洁提到这笔钱呢,

最近忙的焦头烂额,脚后跟踢腚蛋子,竟然忘了还有这茬,想到这里,王宝玉连忙给赵洁打电话,赵洁的回复是,她不清楚,刘树才根本就沒提过这件事儿,

这个狗日的,到底把车整到哪儿去了,王宝玉气的直骂娘,非常不高兴的叫來刘树才,开口便骂道:“刘树才,你他娘的到底把侯长斌的原來的车整哪儿去了。”

刘树才最近很蔫巴,靠山费腾辞职了,本想给裴天水通风报信,争取得到财政局长裴天木撑腰,又惨遭失败,王宝玉还通过裴天水知道了自己的丑行,这让他有一种大势已去的感觉,

刘树才是一脸心虚,慌张的说道:“车,卖了。”

“卖车的钱呢。”王宝玉伸手道,

“还,还沒给。”刘树才说话间,脸上的汗就淌了下來,心里知道,这回是彻底坏菜了,

“扯几吧蛋,谁还敢欠教育局的钱,该不会你小子给私吞了吧。”王宝玉恼火的拍着桌子质问道,

刘树才顿时慌了神,腿一软,差点儿沒跪下,就那么半曲着哭丧着脸道:“领导,您就是借给我胆子,我也不敢啊。”

“说吧,卖车的钱到底哪儿去了。”王宝玉追问道,

刘树才似乎早知道东窗事发,得得瑟瑟的从包里取出了一个随身携带的条子,哆哆嗦嗦的放在王宝玉的面前,说道:“这是欠条。”

纸条巴掌大,呲牙咧嘴的很不规则,像是随手从哪里撕下來的一角,有这么打买车欠条的吗,王宝玉气得真想上去抽这小子两个耳光,口中骂道:“他娘的,买车居然还打欠条,你们可真会做买卖啊。”

“是,是费书记,不,费腾同意的。”刘树才连忙推卸着责任,

王宝玉沒好气的打开那个欠条,只看了一行,就气得差点把条子给撕了,上面的卖车款居然是两万,他奶奶的,两万块别说买那辆九成新的奥迪车,就是好点儿的摩托,也不止这个数啊,

更可恶的是,上面居然沒有还款日期,这就是说,只要对方沒钱,打官司都打不赢,谁他娘的这么牛逼,王宝玉把目光锁定在下面的落款上,

然而欠款人居然用看不懂的草书签了一堆符号,猛一看比驱鬼符都复杂,跟堆散开的毛线似的凌乱的揉成了个蛋,王宝玉琢磨了半天,硬是沒看出來写的是什么,

“这写的是什么。”王宝玉指着那个字问道,

“健。”刘树才连忙答道,

“贱,操,你是在骂老子吗。”王宝玉瞪着要杀人的眼睛问道,

“领导,我可不沒那个意思,这上面写得是健康的健。”刘树才连忙摆手解释道,

“健,谁是这个贱啊。”王宝玉嘿嘿冷笑着问道,再看看那堆毛线签名,把个人字旁牵出來,好像是有点“健”的意思了,

“是许健,许副县长的儿子。”刘树才终于说出了实情,紧张的脑门上密密麻麻的一层汗,

什么,一听到这个名字,王宝玉的肺都要气炸了,这个小兔崽子,居然用两万块钱就买走了教育局最好的车,不对,是用两万块钱的白纸欠条,看起來,费腾和刘树才这么做,就是为了溜须许林峰,只怪自己当初只是说了卖车,沒有监督这件事儿,一忙乎,还把这件事儿给忘了,

王宝玉把条子扔给刘树才,冷着脸说道:“刘树才,我不管许健是谁,既然车从你这里出去的,你就把车给我要回來,如果车上掉了一块漆,都是你的责任。”

“王局长,车都已经给了,他还给打了欠条,怕是要不回來了。”刘树才恨不得想放声大哭,

“要不回來你就让费腾去要,反正沒有我的签字,你们背地里捣鼓出去,就要负相应的责任,实在不行,让行家把这车估个真实的价格,差多少你就补多少。”王宝玉冷脸说道,

“王局长,您就饶了我吧,怪我以前有眼无珠,总是背地里给你对着干,许副县长的公子我可不敢惹,他会找人把我打死的。”刘树才彻底慌了神,低声下气的哀求道,

“瞧你那熊样,既然你的胆子这么小,又犯了错误,那就别当办公室主任了,自己写辞职申请吧。”王宝玉极度鄙夷道,

“王局长,哎呦,王局长,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保证听你的话,绝对不再背后搞小动作了。”刘树才声泪俱下可怜巴巴的恳求道,

“给你机会,那谁给老子机会,你再折腾一次,下次写辞职申请的就是老子。”王宝玉沒好气的说道,

“王局长,我真的知道错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看在我好歹也在这里干过几年的份上,就原谅我这一回。”刘树才这会可以用嚎啕大哭來形容,嘴巴上亮晶晶的,不知道是鼻涕还是眼泪,看着很是膈应人,

“晚了,下去吧。”王宝玉不耐烦的冲刘树才摆了摆手,别过脸去不看他,刘树才只好接受了这个现实,垂头丧气的走了,

就在刘树才走到门口的时候,王宝玉突然冷声说道:“刘树才,你跟马晓丽科长换一换怎么样。”

去教材发行科,刘树才先是一愣,随后一阵狂喜,到教材发行科,总比彻底丢了官要好,他急忙连声感谢道:“感谢领导,领导怎么安排,我就怎么办。”

“以后要老老实实的干工作,靠谁也不如靠自己。”王宝玉道,

“是,是,一定听局长的。”刘树才低眉顺眼的说道,

“那你过來,去一趟组织部吧。”王宝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