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50 儿大不由爹

1050 儿大不由爹

王宝玉立刻给组织部打了报告,申请调任马晓丽为办公室主任,刘树才则担任教材发行科科长,还让刘树才亲自给靳永泰送去,既然刘树才不反对,像这种小事儿,靳永泰立刻就批准了。

刘树才出去后,王宝玉琢磨了半天,还是叫来了孟耀辉,对他说道:“孟耀辉,想要车开吗?”

“嘿嘿,你小子想通了,有了车下去工作也方便嘛!”孟耀辉嘿嘿笑道。

“开我的车怎么样?”王宝玉故意逗他。

“还是算了吧!就你那车,要早两年还成,现在也是个半老徐娘,入不得人眼。只能算比没车强点。”孟耀辉连连摆手,不同意。

“咱们局里有一辆a6,你想开吗?”王宝玉笑着问道。

“跑多少里程了?别是快报废的吧?”孟耀辉先是一喜,随即又有些疑惑,还能有这好事儿?

“基本上算是新的,至少也得九成新。我寻思着,其他的车给你开也太掉价啊。”王宝玉说道。?”“

“嗯,这车暂时还能配得上我的身份。”孟耀辉大言不惭的说道,嬉皮笑脸的说道:“说吧,但是呢?”

王宝玉嘿嘿直乐,把那个欠条递给孟耀辉道:“但是这辆车暂时不在局里。孟耀辉,咱们的车被人用这个条子给讹去了,你能要回来,就给你开。”

孟耀辉打开欠条,不禁惊愕道:“这是谁啊?居然二十万就买了辆新奥迪,啥配置也到不了这个价啊。”

王宝玉无奈的摇了摇头,指着字条说道:“看清楚点,是两万。”

孟耀辉瞪大眼珠子又仔细看了一遍,惊得下巴都掉下来了,气呼呼的把条子拍在桌子上,转头问王宝玉:“你小子是不是忽悠我啊,这是新车价格吗?是汽车模型吧!”

“我忽悠你干个屁,你瞧瞧你那死出,一牵扯到自身利益就露狐狸尾巴。告诉你吧,这就是原来侯长斌开的车,结果被许林峰副县长的公子用这样一张条子给讹走了。”王宝玉扬了扬手中的纸条说道。

王宝玉简单跟孟耀辉说了说事情的经过,孟耀辉一听也是大怒,跟着王宝玉骂了一通,最后又颓唐的说道:“王宝玉,还是你来想办法吧!我怕是没办法。”

“那你的意思就是以后不开车了呗?”王宝玉问道。

“开,谁说不开?就是这辆车确实有点麻烦。”孟耀辉山笑道。

“孟耀辉,做人可不能光等现成的。”王宝玉翻着眼皮道,“你去找你叔,这都是小事儿,一个电话就解决了。”

“你不了解情况。”孟耀辉皱着脸道。

“又有什么情况啊?少跟我忽悠,没有你叔的关系,你能这么快就调到县里工作?”王宝玉不屑的问道。

“你不知道,我能当上这个副局长,那是我爷爷给我叔施加的压力。我叔为此很不高兴,来了后我还都没敢去见他呢。这个时候我再去闹着要车,他非但不会帮我,搞不好还要挨一顿臭骂。”孟耀辉灰着脸说道。

“你那脸皮,连裸奔都不怕,还怕挨骂吗?”王宝玉嘿嘿笑道。

“别总提那个茬,还不是你给害的。”孟耀辉恼羞道,“王宝玉,现在在我叔面前,我这个侄子都没有你有面子。”

“我有啥面子。”王宝玉摆手道,“只不过孟书记咋安排就咋干,我就不信了,再亲也亲不过亲侄子。”王宝玉这话说的虽然酸,但也有道理。自己就算有个爷爷活着,他整天堵在孟海潮门口施压能管用吗?还不是一家人啊,黑个脸那也是对外而已,落个清廉公正的好名声。

“你现在都是县委常委了,又是什么小组长,我叔对你真的比我还好。”孟耀辉略带不满道。

“什么啊!得罪人的差事,想干就给你干。”王宝玉道。

“娘们儿可以给我干,这些事儿还是你干吧!”孟耀辉呵呵笑道。

两个人逗了一阵嘴皮子,孟耀辉就有事儿先走了,王宝玉试图嫁祸给孟耀辉的想法也正式破产了,其实也在意料之中。孟耀辉的胸平的就跟飞机场一样,吃亏受累的活指定是不会接的。唉!看样子得罪人的事儿还是要自己干才行,就这个命了。

叹气完毕,王宝玉振作精神,拿起电话打给主管领导副县长许林峰,解铃还须系铃人,孟海潮的老子给他施压管用,如果许林峰斥责他儿子一顿,想必也管用。

“王局长,又有什么事儿啊?”许林峰不耐烦的问道,好像是心情不好。

“许副县长,我就长话短说,刚才财务科的人员过来,说是有笔钱对不上账了。”王宝玉犹豫了下,还是委婉的开始了。因为他知道,就算许林峰心情好,自己也不见得受他待见。

没等王宝玉说完,许林峰就插嘴道:“钱对不上跟我说干什么?作为一个局里领导,首要的事情就是搞清财务问题,否则就是不合格。”

王宝玉不知道许林峰的气从哪里来的,他强压着火笑道:“您听我说,这笔钱跟您的公子有关系。”

“什么意思?他要去你们那里打劫了,完全就可以让警察把他带走,和我说干吗?”许林峰冷声道。

“还没到那个地步,许副县长,是这样的,您儿子许健打了一张两万块钱的欠条,从教育局买走了一辆奥迪,这怕是不妥当吧!”王宝玉道。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只听许林峰道:“王局长的意思是,让许健马上还钱?”

王宝玉真的想骂人,他终于直截了当的说道:“许副县长,我的意思很简单,两万块钱不可能买到这样的车,这属于不公平交易,许健必须把车马上退回来。”

“你们领导不同意,他能开走车吗?王宝玉,你的连带责任也不小。”许林峰明显袒护自己的儿子。

“呵呵,我的错误一定检讨,还是先解决下车的问题吧。”王宝玉耐着性子,陪着笑脸说道。

“许健他已经成人了,在法律意义上,已经具备完全的民事行为能力。儿大不由爹,我管不了他,再者说,车已经白纸黑字的卖了,怎么能反悔呢!想必价格便宜也是有原因的,说不定还是汽车的性能不好。”许林峰冷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