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55 野鸳鸯

1055 野鸳鸯

“嘿嘿,喜欢,喜欢死了,就是沒住过这么好的房子,心里一下子反应不过味來。”王宝玉连忙搂过冯春玲的肩膀安慰道,是啊,自己就是个甩手掌柜的,一个女孩子前后折腾已经够辛苦的了,自己还是多说几句好听的吧,

既然來了,那就上去看看,王宝玉跟冯春玲一道下了车,來到富宁县唯一的一栋高层住宅的楼前,冯春玲在门卫那里出示了通行证,门卫很客气的将他们引导电梯旁,还特意叮嘱,装修材料要在旁边的货梯那里运上去,

进到电梯后,是一大排的楼层按钮,最高是十九层,却沒有十八层,冯春玲按了十七层,电梯忽悠一下,就快速的向上而去,

“真是奇怪,怎么就沒有十八层呢。”王宝玉不解的挠头道,

冯春玲轻轻一笑,解释道:“十九层其实就是十八层,大概是避讳十八层跟十八层地狱的意思相近吧。”

“嗯,有道理。”王宝玉冲着冯春玲竖起了大拇指,心中一阵好笑,这些开发商也太迷信了,大概住户走的楼梯也不会有十八阶吧,

电梯停下后,冯春玲打开了不远处的房门,王宝玉一看门牌号又乐了,问冯春玲:“这1709是不是就是一起到永久的意思啊。”

“是啊,其实这层只有四户,不过门牌号可以自己定,我希望我们能永远在一起,再也不分开。”冯春玲说着,关上房门,顺势搂住了王宝玉的脖子,

王宝玉被冯春玲说得一阵感动,一扫刚才些许的不快,将嘴唇贴了上去,

两个人腻歪了一会,便开始查看新居,这是一百五十平米三室两厅一厨两卫的房子,由于沒有装修,里面空空如也,走路的声音都听得格外的清楚,

阳台宽敞明亮的落地窗,使得房间光线极佳,王宝玉拉着冯春玲的手伫立在窗前,眺望着富宁县城阑珊的灯火和车灯汇聚而成的车流,这一刻,王宝玉忽然升起了一丝莫名惆怅,

他想起了自己土生土长起來的东风村,想到了这一路走來经历的种种艰难,想到曾经的失去和拥有,所有的这一切真像是一场梦,

“宝玉,你在想什么。”冯春玲靠在王宝玉的肩头,轻声问道,

“我在想,如果这一切都是一场梦,我现在身在何处,又将去往何方呢。”王宝玉说出一句令自己都感觉莫名其妙的话來,

“不是梦,我就真真实实的在你身边,只是你看到的都是远处的风景。”冯春玲叹息道,话里的意思不言而喻,

如果换做平时,王宝玉可能会说冯春玲几句太多心,可是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在这几十米的高楼之上,这种孤单之感,却让他更紧紧的搂住了冯春玲,由衷的说道:“春玲,我知道你对我好,也许我做的不够好,但是为了你,我会努力的,咱们争取幸福的过一辈子。”

说到这里,王宝玉就有些说不下去了,感觉有些像表决心似的,而非是口说于心那样坦诚,当然,即使这么几句话就把冯春玲感动的眼泪汪汪的,她紧紧环住王宝玉的腰,说道:“宝玉,我真的希望今天咱们就能在一起。”

“这毛病以后要改,整天怕我跑了似的,不好。”王宝玉点着冯春玲的鼻子认真的说道,

冯春玲咯咯笑着躲闪,指着王宝玉身后,问道:“宝玉,餐厅那块是做个隔断还是吧台呢。”

“不是早就说了嘛,都是你说了算。”王宝玉大大咧咧的说道,

“那就做个吧台吧,宝玉,最近流行圆形的床,咱也买个吧。”冯春玲一脸娇羞的问道,

“好啊,拣最好的买。”王宝玉说道,以前只知道最好的床就是席梦思,看來也落伍了,

“好点的太贵了,有个鹿皮的不错,但是得三万多呢,太不值了,有个五千的倒是不错,还能送两个小……”冯春玲还沒说完,王宝玉突然袭來的吻便堵住了她的话,立刻一阵眩晕,幸福的快要晕掉了,

其实王宝玉就是想堵住她的嘴,只要冯春玲喜欢,随便买,自己无所谓,现在忙得一塌糊涂,实在沒有心情再听这些琐碎之事,但是冯春玲正在兴头之上,王宝玉不好直接拒绝,只好一吻求安静,虽然这么做有点不够厚道,

两个人在窗前依偎了良久,正要离开之时,王宝玉忽然看见对面低矮的楼顶之上,出现了一对男女的身影,看起來年纪都不大,一幅鬼鬼祟祟的样子,

很快,这对男女就來到楼顶的水箱附近,开始拥抱在一起,或许因为对面的这座高楼沒有灯光,两个人显然并沒有防备有人偷看,动作也是肆无忌惮,王宝玉却看得真真实实,立刻來了浓厚的兴趣,

两个人拥抱亲吻了一会儿,手上开始不老实起來,虽然看得不是太清楚,但基本的动作还是能分出來的,男人的爪子伸进了女人的胸脯里,而女人的手却放到男人的腿间,

“宝玉,你看什么呢。”冯春玲看王宝玉一幅聚精会神的样子,好奇的问道,

王宝玉猥亵的笑着,指了指下面,冯春玲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粉脸立刻红了,不禁娇嗔的捶了王宝玉一拳道:“看这个干什么,老人都说看了会长针眼的。”

“嘿嘿,免费的现场直播,这种机会可是千载难逢的。”王宝玉嘿嘿坏笑,反而将冯春玲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长了千里眼了吧,这都能被你发现。”冯春玲还是不好意思看,

王宝玉只是嘿嘿笑了笑,当然不能说是受了偷-窥猛女夏一达的影响,再看下面的这对野鸳鸯很快就进入了正題,男的脱了上衣铺在地上,脱了裤子坐下,女人则褪下裤子,坐在了男人的身上,从王宝玉这个角度,只能看见那个女人的屁股在夜色中上下起伏,泛着白光,真是诱人犯罪,

冯春玲忍不住偷偷撇了一眼,第一次如此真实的看到这样香艳的场景,脸上火辣辣的红到了耳朵根,正当她想挣开王宝玉紧紧的拥抱,想要透口气的时候,忽然感觉耳垂一阵奇痒传來,原來是王宝玉的舌尖已经舔了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