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56 哪年哪月哪日

混世小术士

此刻的王宝玉已经精虫上脑,他不管不顾的扯开冯春玲的腰带,脱下冯春玲的裤子,冯春玲欲拒还迎,终于放弃了挣扎,将一双手支撑在窗玻璃上,任凭王宝玉疯狂的入侵了她的身体,

楼顶之上,那对男女上下翻腾,激战犹酣,在黑暗的屋内,王宝玉和冯春玲也格外的热情奔放,狂冲猛撞,声音清晰,场景,终于,户外的那对跟屋内的这对,同时到达了**的巅峰,

“你真是坏死了,真是个坏男人。”冯春玲娇羞的搂着王宝玉道,

“怎么可以这样说自己的老公呢。”王宝玉学了一个城里人时尚的称呼,点着冯春玲的额头道,

“老公,咱们过段时间就结婚吧。”冯春玲幸福的仰起脸道,

提到结婚,王宝玉心里还是觉得有点堵,不过,在这种时刻,王宝玉也沒扫兴,呵呵笑道:“春玲,等我手头的工作进入了正轨,咱们就好好研究一下这件大事儿。”

“那需要等多长时间呢。”冯春玲双臂环绕在王宝玉的脖子上,一脸期待的问道,

“就快了。”

“就快了是多久。”

“很快的意思。”

“哪年哪月哪日。”

听到冯春玲这么问,王宝玉的眉头又皱了起來,心里不是特别痛快,我又不是不娶你,你催那么紧干嘛,结婚也不代表什么,否则民政局也不会天天有去离婚的了,

“呵呵,答不出來了吧,逗你的,你就把心思都放在工作上,这里就交给我,过段时间你再來看,一定会很漂亮的。”冯春玲看到王宝玉的脸色变了,连忙岔开话題说道,

“嘿嘿,咱们就在这里放一张床,夜夜笙歌。”王宝玉嘿嘿坏笑道,

“你就不怕让人看去了。”冯春玲嗔道,

“怕什么,这么高的地方,对面又沒有楼,不怕,这回我算是明白了,为什么乡下人都喜欢到野地里去,果然感觉不一样。”王宝玉道,

“别说得那么不堪,咱们可不是。”冯春玲道,

“对,咱们不是,是夫妻之间的敦伦。”王宝玉严肃道,

冯春玲咯咯的笑了起來,此时,房顶的那对已经沒了踪影,王宝玉跟冯春玲也下了楼,吃了晚饭后,依依不舍的分手,各回住处,

王宝玉略有些疲惫的回到家里,洗了个澡,正准备睡觉,这时,李可人穿着睡衣走了进來,问道:“小孩,晚上去哪儿了。”

“去跟春玲吃饭了。”王宝玉老实的说道,

“哦,小玲那孩子不错,有沒有进一步操作的可能。”李可人问道,

“啥进一步。”王宝玉不解的问道,

“就是结婚啊,装什么迷糊。”李可人认真道,

“大姐,我还小,不想这么早结婚。”又是这个话題,王宝玉觉得心里很堵,神情也开始沮丧了,

“你是还小,男人到了四十都还是一枝花,可是小玲已经不小了,要是在农村,恐怕就嫁不出去了,你可不能就这么拖着人家啊。”李可人道,

王宝玉不愿意听这些,嘿嘿笑道:“咱不是不在农村嘛,而且我听说在大城市里,都三四十才结婚呢,那多好,玩够了就成个家,还是人家想得开。”

李可人哼了一声说道:“对于你这种花心男人,就该早早的拴住,别说是小玲,换做是我,一天不结婚,我心里就一天不能踏实。”

王宝玉笑道:“大姐,要是你肯跟我结婚,咱们明天就去办手续,哎呦,别打,别打,大姐,你放心,我是要跟她结婚的,但男人要以事业为主,我最近太忙,多少眼睛盯着呢,还不是时机。”

李可人叹了口气,说道:“借口,如果一个人想结婚,那排除任何困难都会和心爱的人在一起的,有时候,男人所谓的事业,对于女人而言,可能就是一场灾难。”

王宝玉明白李可人话里的意思,跟她在一起这么久,虽然李可人对自己的男人和孩子一直讳莫如深,不肯说出一二,但能够猜的出來,李可人的男人去了澳洲,肯定就是去发展所谓的事业,结果一去不归,只将李可人扔在了这里,

王宝玉不想继续这个话題,嬉笑着打岔道:“大姐,这几天有沒有新的大作问世啊。”

“呵呵,我來就是想让你看看我的大作。”李可人呵呵笑道,

“在哪儿呢。”见李可人两手空空,王宝玉不禁好奇的问道,

“你一定想不到,在这里呢。”李可人说着,猛地脱下了睡衣,周身上下只剩下一条红色的小内裤,

王宝玉眼睛瞪得老大,他终于发现了李可人所说的作品,正是前胸上的两朵玫瑰花,

“大姐,你可真有创意啊,居然想到在身上画画。”王宝玉惊叹道,也许是肌肤质地柔软细腻的原因,这两朵玫瑰显得格外逼真,胸前的两点凸起,被巧妙的设计成花蕊,大有一种呼之欲出的感觉,

“照着镜子画了一个下午,你还是第一个欣赏者呢。”李可人高兴道,低头又看了看似乎非常满意,

“画在身上一洗澡不就沒了吗。”王宝玉忽然想到了这个问題,不解的问道,

“沒有永恒的艺术,从古至今留下來的艺术品又有多少呢,外国人还在沙滩上作画,艺术只要曾经出现过,那就是有价值的。”李可人振振有词的说道,

“嗯,不管怎么说,这幅画都是很美的,看着都觉得香。”王宝玉赞叹道,

“那是,其实画玫瑰很落俗,所以为了构思这两只玫瑰的方向,我可是准备了不少草图,你要是喜欢,改天我给小玲也画一幅全身的,让你好好再好好欣赏一下。”李可人穿上衣服道,

“还是免了吧,她皮肤过敏。”王宝玉连忙拒绝,心中暗道,这个李可人,还真是一个艺术疯子,她要是不成为一名伟大的艺术家,那还真是沒天理了,

“小孩,你皮肤不过敏吧。”李可人坏笑道,

“这事儿以后再说,我困了。”王宝玉慌忙跑回了屋子里关上了门,身后传來了李可人咯咯的笑声,

全本推荐:、、、、、、、、、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