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74 踢球

第三卷 县域扬名 1074 踢球

程国栋被王宝玉骂得一愣,随即不耐烦的摆手道:“滚出去,要锁门了,到哪臭哪!”

王宝玉气哼哼的走出了会议室,虽然把程国栋也气得不轻,但心里还是憋着一肚子火,直到晚上躺在**,还沒缓过劲來。

王宝玉心里很清楚,程国栋并不光是威胁自己,只要有恰当的机会,他会毫不留情下手给自己以致命一击。

王宝玉不由想起了程雪曼,作为程国栋的女儿,程雪曼跟她父亲还真是不一样,总是能理解自己,同样是一个血脉,做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想到程雪曼,王宝玉又联想起小健,这个狗日的,害人无数,还让老子在那方面变成了废人,此仇不报非君子,下次要是抓到他,老子一定将他阉了,方解心头之恨。

王宝玉带着气睡着了,第二天起來,竟然发现眼圈发黑,大概是这些天始终睡眠不好的原因,看起來倒是有几分惨。

來到督导小组的办公室,王宝玉安排夏一达到张存志那里拿资料,自己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说起來跟自己家还有些渊源的副县长,夏一达沒过多久就回來了,说张副县长让王宝玉亲自过去拿资料,别人不好使。

夏一达埋怨道:“领导,昨天不是说了吗,让你把责任踢出去。这倒好,抱了个更大的瓜回來了!”

“小夏,求求你就别唠叨了。我就是按你说的做的,本來孟书记已经答应牵头的,可是孙县长不接招,滚了个大雪球又踢给我了。你说我咋办?总不能再踢回去吧?”王宝玉无辜的说道。

“哼,踢不回去倒也沒什么,只是别把自己也滚到里面让别人踢!”夏一达嘟嘟囔囔的说道。

王宝玉深深叹了口气,沒有再接话茬,这个未來的女政客嘴皮子很厉害,自己是说不过她的,还是先去张存志那里看看情况再说。

王宝玉知道张存志有话跟自己说,只好硬着头皮來到张存志的办公室,室内有些凌乱,表情平淡的张存志坐在办公桌后,认真看着几份报告。

看似风平浪静,王宝玉还是看出來张存志神情中带着几分憔悴,眼圈和自己一样同样也是有些发黑,犹如奔袭过千里的骏马一身的疲惫。

王宝玉进來后,张存志先是给王宝玉扔过來一支烟,自己也点上一支,两个人就这样呆坐着谁也沒说话。

吸完一根,张存志又摸出一根,他平日是不抽烟的,王宝玉知道他心里很苦闷,连忙上前替他点着,怯怯的强挤出一丝笑容,说道:“张副县长,可能有些对不住你了。”

被烟雾笼罩的张存志又沉默了片刻,才终于叹气道:“唉!官场之道,如履薄冰,我自认做官还算谨慎,家中亲属朋友从未格外照顾过,自己的生活也从不铺张,可是到头來还是栽了跟头。只是如果狼狈收场,无颜面对父老乡亲啊。”

王宝玉认为张存志说的不假,张存志的老父亲张三峰王宝玉见过,还见过他哥哥和嫂子,都是朴实热情的农民,家境也很一般,可见张存志在这方面是不存私心的。

“张副县长,这件事儿您是无心受到了牵连,我会努力的去还原真相。”王宝玉认真道。

“小王,你也不要太客气,我让你过來,是想感谢你。”张存志道。

“领导,感谢这话可是受不起,您只要不记恨我就行。”王宝玉连忙摆手道。

“哎,昨天的时候我是有些恨你,如果不是你挑出事端,我也许还能消停一段时间。可是后來我想了很久,最终想明白了。幸好你及早发现了这件事儿,要是等到老百姓都闹起來,我这个副县长不但会被问责,还要被一撸到底,再无翻身之日。”张存志道。

王宝玉搞不清张存志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见他语气诚恳,也稍有宽心,于是便说道:“张副县长,只要你相信我,我一定会还你一个清白。”

“那就先谢谢你了!”张存志道,又向后靠了靠,看着天棚道:“说实话,我还真想去看看你父亲贾师傅,让他给我看看运气,怎么就这么不顺呢!难道说是因为破坏了风水,才有此劫?”

“张副县长,我也多少懂些看相,从您面上的运势看,应该不会有问題,放宽心吧!”王宝玉安慰道。

“是吗?我还以为自己现在就是副丧家犬的模样呢。”张存志有了点兴趣。

“当然不是,虽然印堂有些暗气,但根本不足为道,也许用不了多久,这个坎就过去了。”王宝玉仔细盯了一眼后说道。

张存志终于笑了起來,高兴道:“呵呵,小王,借你吉言了。”

说罢,张存志将农副产品公司提交的项目资料和相关审核资料的存档文件,一并交给了王宝玉,还客气的将王宝玉送出了门外。

王宝玉拿着资料边走边琢磨,觉得或许是张存志为了农业的发展,一时心急审核把关不严,才被牵扯其中,不过,这种事儿不能靠猜测,证据才是重要的。

所谓的专案组,居然连个办公室也沒有,王宝玉也懒得管程国栋要,便回到开车回到教育局的办公室,坐下來仔细研究那些资料。

从罗缇提供的项目资料上看,籽草项目确实具有非常好的前景,项目报告详细而完整,还附加了两个国外公司的意向合同,初步看似乎沒有任何问題,这就难怪张存志会大意。

不过,王宝玉还是觉得这两个合同不敢相信,毕竟这种洋文的合同章,是真是假难以辨别,还有一点就是,这个项目启动资金巨大,居然要一个亿,真不知道为什么种草也要花这么多钱。为什么不可以分期投入呢,那样风险岂不是更小一些?

张存志批示的初审报告上,确实注明了农副产品公司至少提供八千万以上的项目保证金,才可以进入复审的环节,只是张存志沒有想到,罗缇这些人,居然因为这个初审报告,开始了非法集资,而且从柳远山的账户上看,集资的事情似乎就要完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