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75 失学率

1075 失学率

临近中午的时候,教研室主任黄充实來了,一同进來还有新任的办公室主任马晓丽,前段时间,王宝玉安排他们两个去检查学校的廉教活动的执行情况,两个人完成了任务,來向王宝玉报告了,

黄充实将一份调查报告交给了王宝玉,厚厚的一沓,这让王宝玉顿时一阵头疼,刚刚看完了罗缇的项目资料,已是头昏脑胀,这会儿实在看不下去了,

“两位辛苦了,报告先放在这里,你们先简单说说具体的情况吧。”王宝玉点上烟,笑呵呵的说道,

“总体來说,通过这次廉教活动,老师通过给学生补课赚钱以及收取红包的情况大有改观……”黄充实道,

“捡存在的问題说。”王宝玉打断了黄充实的话,他现在很忙,沒工夫听长篇大论,

“存在的问題就是,老师们由明着在学校补课改为回家开设小课堂赚钱,个别家长为了不让孩子在学习上掉队,某种程度上默许了这件事儿。”黄充实如实道,

王宝玉一拍桌子,不悦道:“这怎么可以,必须要制止这种行为,要发现一个,处理一个。”

“王局长,您听我说,单纯处理老师不是办法。”黄充实道,

“那你说说,还有什么办法。”王宝玉问道,

“通过调查,老师们也集中反应了一个主要问題,那就是工资待遇太低,如今掐了补课这个窝窝头,他们个个都是叫苦连天,怨声载道。”黄充实沒隐瞒的说道,

王宝玉心里这个來气,在他的印象里,教书育人的老师,那可是光荣而伟大的形象,怎么现在都变得这么世俗,都钻进钱眼里了,

“可是咱们教育局也沒钱能拿出來给他们涨工资啊。”王宝玉皱眉道,

“这也不该咱们教育局管,应该学校自行來解决,一中毕竟是重点中学,福利待遇相对好一些,而其他学校的老师,尤其是乡镇学校,收入基本也就是温饱,所以只能盯着补课來赚外快,來贴补家用,让日子过得宽松些。”黄充实道,

“这难道就能拿來做为借口。”王宝玉不满的说道,

“不是借口,是事实啊,王局长,据我们调查,乡镇教师已经是十年沒有涨过工资了,县里几所非重点学校工资待遇也很低,现在物价这么高,一个月不到二百的收入很难维持生计。”黄充实客观的说道,

“那就他娘的别干了,都下海经商去吧,那样岂不是來钱快。”王宝玉恼火的说道,

“这几年的教师离职率也在逐年攀升,王局长,说句公道话,谁也不能总是饿着肚子教书。”黄充实叹息道,

王宝玉一阵皱眉头,对这些老师倒是从心底升起了几分同情,老师也是人,也要生活,饭都吃不上,哪里來的教学热情,于是便换了个笑脸,客气的问道:“黄主任,马主任,你们提提想法,怎么能提高老师的收入,从源头上解决补课泛滥的问題。”

“马主任谈谈看法吧。”黄充实见马晓丽始终沒说话,觉得自己不能总是强出头,便将发言权客气的转移了过去,

“我的看法是,这件事儿首先是让学校提高收入,水涨船高,老师们的收入自然就高了,老师们的生活得到了保障,就沒有太多顾虑。”马晓丽直言道,

王宝玉一向重视马晓丽的想法,颇感兴趣的继续问道:“马主任,如何提高学校的收入呢,滥收费可不行。”

“招生。”马晓丽坚定的说出了两个字,

“学校不是一直在招生吗。”王宝玉一头雾水的问道,

“学校是在招生,可是通过我跟黄主任的调查,失学率并不是百分之五,而是百分之三十。”马晓丽道,

“居然有这么高的失学率。”王宝玉满脸惊愕的问道,回头想一想自己曾经呆过的东风村,好像是有不少孩子沒有上学,原因却是多种多样,

“马主任说的是实情,小学的情况能好些,尤其是到了初中,失学率一下子就上來了,高中就更多了。”黄充实插口道,

这么多的孩子不上学,王宝玉作为教育局局长,顿时觉得颜面无光,他急忙问道:“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些孩子不上学呢,国家不是号召九年制义务教育吗。”

有必要说一下,本书所写的那个时代,上学还是必须交学费的,只是近几年国家才彻底取消了这些费用,读者们不要太较真,

马晓丽示意还是让黄充实來谈,毕竟黄充实在教育系统里工作多年,经验丰富,而她來到教育局的时间还不到一年,在这方面,黄充实更有发言权,

黄充实也沒推辞,表情凝重的开口道:“学生失学的原因有很多,最主要的一条,就是家庭贫困,交不起上学的费用,还有一条,小升初,初升高时划分优劣生,也导致了个别学生自暴自弃,放弃了学业。”

“学校有沒有跟家长沟通过。”王宝玉问道,

“确实有,但是即使家长们拿得起学费,但思想意识还沒有跟上,尤其念这么多年的书,将來的就业还是个大问題,所以不如提早回家务农或者参加工作,这个问題在农村就显得格外突出。”黄充实说道,

“综合起來,就是学费还有家长观念这两个主要原因了。”王宝玉总结道,

“当然,因为搞对象辍学,打架开除的,就属于个别原因了。”黄充实补充道,

王宝玉听到“搞对象辍学”这几个字,还是觉得有些难为情,自己辍学就属于这种情况,虽然是陈年往事,可是每当想起初中班主任周丽芬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念自己写的情书,王宝玉依旧觉得心里发堵,看來,学生固然有错误,老师的师德也同样不容忽视,

看王宝玉沒有说话,黄充实还以为自己说错了,解释道:“这种现象虽然比例较小,但是每年都会有这种现象发生,现在的孩子成熟太早,小小年纪哪里懂得什么是爱情啊,大学里谈对象还不一定能成呢,中学恋情更是瞎胡闹,所以,将來学校也要提高思想教育,尽量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