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76 薄情寡义

1076 薄情寡义

“这么多孩子不念书,必须要引起高度重视,二位辛苦了,这件事儿暂时先这样,过段时间咱们开个研讨会,大家再一起想想办法。”王宝玉说道,他明白这么多的事儿不可能一蹴而就,还是要搞清楚想明白,他甚至有个想法,等到忙完了手头的这些事儿,自己一定要亲自下去看看,

黄充实和马晓丽刚出去,王宝玉的手机就响了起來,却是侯四打來的,王宝玉皱了皱眉,知道是说客到了,叹了口气接了起來,

“兄弟,最近工作很忙吧。”侯四笑呵呵的说道,

“四哥,我想你一定有事儿,咱们是兄弟,不用客气。”王宝玉也笑着说道,

“兄弟能掐会算,啥也瞒不过你。”侯四笑道,“四哥就明说了,罗缇是四哥我多年的生意伙伴,私下的关系也不错,如今她犯了事儿,希望兄弟能放她一马。”

“四哥,罗缇的事儿闹得有点大,恐怕不太好收场。”王宝玉如实的说道,

“公家的事儿说大就大,说小也能小,兄弟,算是四哥舔着老脸求你了,且不说罗缇与你我私下的关系,就是生意这块,丢了也是咱哥俩的损失。”侯四话里话外都把王宝玉的利益也拉了进來,

如果换做别人求情,王宝玉肯定不会客气一口回绝,可他毕竟跟侯四的关系不一般,真真假假的也是把兄弟,更何况侯四还是自己主要的经济來源,

王宝玉当然不想得罪侯四,毕竟是兄弟一场,于是便搪塞道:“四哥,这件事儿我会酌情处理的,能放自然要放,只是孟书记和孙县长都在盯着,不太好办。”

“不行就使点钱,需要多少跟四哥说。”侯四道,

“四哥,这不是钱的问題,事情闹得太大。”王宝玉皱眉道,这个时候去行贿相关领导,跟自投罗网找死差不了多少,

“呵呵,四哥也是着急了,想的不够周全,要不就找找相关领导,投其所好,送点啥。”侯四不甘心的又说道,

“四哥,这个时期太敏感,谈到这事儿人人自危,谁还能再冒风险收礼呢。”王宝玉叹息道,

“依兄弟的意思,罗缇这事儿八成是栽了。”侯四问道,

“情况不容乐观。”王宝玉还是告知了实情,想断了侯四这个心思,果然侯四听到后半天沒言语,

“兄弟还真是个不徇私情的好干部啊。”侯四叹气道,又半真半假的问道:“如果是四哥犯了事儿,兄弟会不会格外开恩呢。”

“四哥,即使兄弟不要这个脑袋,也会力保四哥,绝不含糊。”王宝玉拍着胸脯大声道,他对侯四这种带着点逼迫味道的语言很不爽,

“好了兄弟,四哥就是那么一说,咱们兄弟的感情自然不用说,罗缇托人给我打來电话,我也不能不言语一声,唉,企业家也不容易,遵纪守法不挣钱,稍微玩个心眼被逮着了就是满盘皆输。”侯四语气缓和的安慰道,

“话也不能这么说,现在国家政策放的很开,对于民营企业扶持力度也不小,别的不说,四哥的企业如果不是县里重点扶持,也不会到今天这种地步。”王宝玉说完这话也不知道对错,听起來很像是在教育侯四,希望他不要多心才是,

“呵呵,兄弟现在是国家的人了,当然向着政府说话,算了,我们都该知足。”侯四搪塞道,

“四哥,兄弟还真想说一句,罗缇是曾经帮过我,我也不想太难为她,可是她的事情闹得太大,我尽量找些对她有利的证据,不过这个期间,四哥还是要跟她划清界限的好。”王宝玉直言道,

“呵呵,怎么划清,多年的老搭档了,划的再清人家也都知道我们是一伙人,不过兄弟的美意四哥心领了,你多保重。”侯四语气虽然客气,但是明显带有对王宝玉的不满,王宝玉还沒答话便随即放了电话,

王宝玉又是一阵的郁闷,他能够听得出來,侯四对他处理罗缇意见很大,甚至会以为自己薄情寡义,想想曾经跟侯四的感情,就要因为这些事事非非变得淡薄,这让王宝玉心里顿生一阵寒意,唉,情与法的碰撞,总是让人如此的纠结和无奈,

过了好一阵子,王宝玉才重新调整了情绪,田彩荷打來电话,说柳远山从昨天下午就已经被纪检部门控制,正在交代问題,不过,从目前的情形看來,柳远山一口咬定,这些事儿都是他一个人的主意,目的就是为了扶持妻子的事业,所有的一切都跟罗缇无关,

王宝玉自然明白柳远山一口承担了所有的责任,目的就是是为了保护好自己的媳妇,毕竟孩子还小,两个人都进去了,孩子怎么办,但柳远山的话肯定是经不起推敲的,这样大的事情,罗缇怎么可能一无所知,要是什么都不知道,又怎么会事先找自己求情,

王宝玉叫來马晓丽,让她将张存志提供的项目资料,复印一份送到纪检委,并且告诉田彩荷,对于那两份外国公司的意向合同要进行细查,这里面肯定有文章,

忙乎完这些,已经快要下班了,冯春玲來电话,说晚上想跟王宝玉在一起,被王宝玉借口有事儿给推辞了,现在还不能跟冯春玲在一起,一是太忙,实在沒有心思儿女情长,再者自己下面的东西不行,在一起肯定也只会给双方添堵,

就在王宝玉收拾东西想要回家的时候,孟耀辉回來了,一进屋就埋怨的嚷嚷道:“一天跑了三个学校,累死老子了。”

“孟常务别闹情绪,咱们教育局的工作可是百废待兴,如今你重回领导岗位,不能再像过去那样游手好闲,否则,会落下话柄的。”王宝玉呵呵的笑道,

“王宝玉,别说风凉话,你都不知道,今天查学校周边的小卖店,一个卖烟的老娘们,疯狂的抗拒执法,居然脱了裤子对我撒尿放屁,真是气死我了。”孟耀辉愤愤道,

“嘿嘿,是不是看着很刺激啊。”王宝玉坏笑连连,又补充道:“要知道有这种好事儿,我就亲自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