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79 被死亡

混世小术士 1079 被死亡 无忧中文网

小林在电话中说,他亲自去了一趟柳河镇派出所,经查实,王宝玉的户口在五岁时被注销过,原因是死亡。

“什么?我已经是死了的人了?”王宝玉既惊讶又愤怒的问道。

“王局长您别激动,也许就是操作上的失误。”小林解释道。

“失误?当时是谁办理的?”王宝玉质问道,他倒要好好问问,自己好端端的活着,整个东风村都知道的,怎么就死亡了,这不是睁着两眼说瞎话吗?

“王局长,我也针对此事进行了些调查。但是非常遗憾,当时经办的民警已经因病去世,加上当时资料还不够完善,恐怕一时间很难查出究竟。”小林说道。

自己五岁的时候“被死亡”过一次,大概就是个悬案了。按理说,像死亡注销这种事儿,必须要有医疗机构或者村部还有家属提供些证明材料的,他相信东风村肯定沒开过这种证明,否则,自己也应该能听到些风声。

尽管非常郁闷,王宝玉还是诚心的对小林表示了感谢,之后又大加赞赏,说他这种对工作认真负责的精神,是值得每一位民警学习的,同时表示,有机会一定会在领导面前替他美言几句,小林要的就是这个承诺,自然是非常高兴,向王宝玉保证,将來不会放过一点线索,将真相还原。。

王宝玉挂了电话,心里却一时间还难以接受。人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死一次,干爹干妈自然不会诅咒自己。王宝玉非常不乐意想到的就是,这事儿多少会和她有着一定的联系。一个五岁大的孩子在当时只涉及了一个人的利益,那就是亲妈刘玉玲!

虎毒不食子,虽然王宝玉心里恨着她,但也不愿意面对更残酷的现实。正当王宝玉苦闷之际,马晓丽进來了,见王宝玉脸色难看,不禁关切的问道:“宝玉,你脸色不好,最近发生什么事儿了?”

王宝玉觉得马晓丽算是可靠,便苦着脸将自己户口曾经被注销死亡的事情说了,马晓丽琢磨了一会儿,说道:“也许真的是当时手误呢。”

“晓丽姐,只要不是那个年龄发生这事儿,我都会相信这纯粹就是个误会。”王宝玉颓废的说道。

“我也觉得大概是有人想掩盖某种事实,才做了这件事儿。不过,当时你的亲属当中谁能有这么大的能耐可以改动户口?”马晓丽问道。

“也是,我几乎沒什么亲戚,认识的人也大都是穷苦老百姓。那晓丽姐,你说会是谁大胆干了这种事儿呢?”王宝玉愁眉苦脸的问道。

马晓丽摇了摇头,说道:“我虽然当初跟程国栋的关系一直很好,但从未听他说过发生过这种事儿,倒是李传宗在镇里的时间很长,他也许能知道些原因。”

李传宗跟自己始终不和,王宝玉很快便放弃了询问李传宗的念头,他也不会为自己的事儿下力气的。再说了,事情过了这么多年,他也许并不记得了。

“唉!以后找机会再详查这件事吧!”王宝玉叹气道,总觉得心里堵得慌。

“宝玉,别心急,事情总会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马晓丽安慰道。

“无所谓,只要现在不是死亡就行。晓丽姐,你來找我有什么事儿吗?”王宝玉使劲堆出个笑脸问道。

“昨天程国栋又给我打电话了,说你要倒霉,让我离你远点儿。”马晓丽皱眉道。

“嘿嘿,晓丽姐看起來已经彻底放弃老情人了?”王宝玉嘿嘿坏笑道,马晓丽能告诉自己这些,那就足以证明马晓丽已经跟自己站在一起了。

“不许跟我这么说话。”马晓丽脸一红,嗔道,“说句心里话,我真不希望你跟他总是这样的斗下去。”

“不是我要跟他斗,而是他不肯放过我。”王宝玉一幅无所谓的样子,程国栋威胁自己,那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到头來怎么样?老子还不是安安稳稳,如今还当上了教育局长,这就是福大命大造化大。

“我感觉程国栋这一次不像是只是说说,你千万要加小心了。”马晓丽道。

“好像前两天他还这么对我说过。”王宝玉想起上次程国栋恶毒的眼神,不由眼皮突的又跳了一下。

“防人之心不可无,最近千万别再落什么把柄了。你啊,哎,我真是不放心。”马晓丽叹息道。

“晓丽姐,你放心吧,我不会有事儿的。”王宝玉故作轻松的说道。

马晓丽走后,王宝玉还是想了好一阵子,程国栋能对自己采取什么样的报复呢?自己跟他在工作上并沒有太大的交集,为官也算是清廉,至于作风问題,王宝玉觉得程国栋肯定不会拿这个做文章,毕竟自己跟他的女儿和情人都不清不楚,闹开了也会让他难堪。

这时,田彩荷又打來了电话,说经过证实,那两份合同确实都是真的,对方公司说对籽草油及附属产品,确有大量的需求。这也就是说,罗缇搞得这个籽草项目,绝不是空穴來风,而是确有其事。

王宝玉听到后心情很是沉重,不禁想到雪峰村的旅游项目,如果罗缇用招商引资而不是非法集资,那情形就大不一样了,也许也能像侯四一样,摇身一变,成为国家级的企业家。难道自己又做错了吗?只不过,现在说这些都已经晚了。

晚上回到家里,李可人做了一桌子的好菜,大概是心情不错。王宝玉知道李可人因为什么高兴,还不是因为晚上能够在自己的身上,尽情表达她对艺术的狂热。

吃过晚饭后,王宝玉也沒装迷糊,主动的去洗了澡,出來也沒穿衣服。果然,李可人手拿画笔,正笑呵呵的等着他。

“大姐,到哪儿画啊?”王宝玉皱眉道。

“站在太累,你就躺下吧!”李可人道。

王宝玉蔫头巴脑的过去躺在沙发上,闭起了眼睛,那幅样子,宛如待宰羔羊,由着李可人折腾了。很快,王宝玉就感到了凉丝丝的颜料,随着李可人画笔的移动,传來痒痒麻麻的感觉,倒也挺舒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