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80 大象改猫头鹰

1080 大象改猫头鹰

偷看眼李可人,只见她表情凝重,专心致志,仿佛面对的不是王宝玉的**,而是一块优质的画布,王宝玉不禁心里一阵感叹,李可人这种艺术家,早晚会成为一代大师,这一点丝毫不用怀疑。

李可人作画的时间很长,王宝玉躺着无聊,最后终于在这种痒痒的触感中睡着了,直到李可人叫醒他,王宝玉才揉着眼睛坐起身來,低头一看,自己的前面,已经是惨不忍睹,涂满了各种色彩。

“呀,都是啥东西啊。”王宝玉爱干净,身上这么多乌七八糟的色彩,刺挠的伸手就想去擦。

“你敢。”李可人一声令喝,接着又笑嘻嘻的说道:“小孩,快去镜子前看看,这是我最满意的一幅画!”

王宝玉皱着眉,咧着嘴,來到镜子前一看,顿时惊得目瞪口呆,使劲抱住自己的头,差点昏过去。

只见自己的前面,画上着一大片树叶枯干的树林,两腿中间的位置,画的确是一个目光炯炯的猫头鹰,那些毛毛,正好被画成了猫头鹰头上的羽毛,而小弟弟却被画成了猫头鹰的尖嘴巴,看起來,猫头鹰的样子倒是蛮凶悍的,而树林幽深带着些恐怖的色彩,就连树林中的溪流,也被画成了滴血的红色。

“大姐,你怎么不画一个好点的风景,这是要拍鬼片呢,也太诡异了吧。”王宝玉皱眉问道。

李可人哈哈大笑,说道:“这是因为,你这个小孩突然变得格外老实,哈哈,定力不错!”

“什么意思。”王宝玉不解的问道。

“其实我本來想在你下面画一只长鼻子大象,我可是早就想好了的,沒想到你那里一点反应都沒有,我只好临时又推翻了之前的想法,改成猫头鹰了。”李可人认真道。

王宝玉郁闷的差点就把小弟弟给揪着扔了,真是他娘的不争气,虽有如无,害的李可人都笑话自己。

按照事先约定的,李可人拍了照片,王宝玉仔细查看了相机里的照片,确实沒有自己的脸,这才放下心來。

李可人走后,王宝玉看了一下表,已经是半夜了,他到了卫生间里重新洗了澡,冲了一地五颜六色的颜料水,看起來还真是脏兮兮的挺难受。

第二天晚上,李可人又提出要在王宝玉的后背再画上一幅画,王宝玉想了想还是答应了,算是送佛送到西,但他郑重警告了李可人,这是最后一次,而且还着重提醒,不要再画那样让人心情不快的画面,要画就画那种花团锦簇,赏心悦目的。

李可人咯咯笑着答应了,于是王宝玉趴在沙发上,提供自己的后面皮肤做画布,由着李可人尽情创作起來。

从后背的感觉看來,李可人采用了写意的画法,有泼墨的动作,由于是趴着,王宝玉迷迷糊糊的睡不着,昨晚折腾到半夜,此刻的感觉上很累。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李可人终于画完了,她满意的伸展了下有些酸痛的腰肢,轻轻拍了拍王宝玉的屁股。

“几点了。”王宝玉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问道,站起身來,稀里糊涂的就向卧室走去,他现在只想赶紧睡觉。

“小孩,你干什么去啊,梦游呢。”李可人呵呵笑着,收拾着一桌的画笔和颜料。

“睡觉吧。”王宝玉身体打晃,半闭着眼睛有气无力的说道。

“喂,画还沒拍下來呢。”李可人突然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題,在王宝玉身后一边喊道,一边就追了过來。

可是已经晚了,王宝玉揉着眼睛,摇摇晃晃的一屁股坐在了**,耳边立刻传來李可人的一声尖叫。

“啊,我的画啊,这下子完了,小孩,你是不是故意的。”李可人就像是被针刺了一般,捶胸顿足,惋惜的大喊道。

王宝玉被李可人这一声给喊清醒了,这才想起后背上还有李可人的画,他连忙起身,却看见洁白的床单上,已经被涂上了颜料。

李可人爱干净,这一点王宝玉十分清楚,他不敢抬腚,怕李可人见到一塌糊涂的床单再受刺激大喊大叫,那样的话邻居们可都要砸门了,王宝玉一脸歉意道:“大姐,你看我都迷糊了,床单明天我给你买新的,要不我先洗洗屁股,你接着再把画补上!”

“你以为这是补丁啊,说补就能补,这不是写意,可以一笔一画的还原,这都是跟着我灵感创作的,不会再有第二幅的,你还坐着干嘛,给我走开,走开。”李可人红着眼睛,不管不顾的将王宝玉拉过來,由于颜料还沒全干,被王宝玉一屁股坐下去,上面的颜色早就混了,已经看不出画的样子。

“哎呀,你怎么不小心,我的心血,我的创意啊。”李可人前前后后围着王宝玉的屁股转,怎么看都是一幅无法还原的画作了,不由连连感叹,看起來比丢了钱还难受,额头冒出的细密汗珠,让王宝玉看见了更觉得惭愧。

“大姐,这样吧,今天我毁一赔三,以后你再有好的灵感,我再让你画三次,怎样,嘿嘿,大姐,开心点,笑一个看看。”王宝玉只能妥协,安慰李可人道。

“算了,每次找你合作都这么费劲,我还是先洗床单吧,隔一宿就洗不掉了。”李可人说着,就动手收拾床铺。

王宝玉很是尴尬,进了卫生间,冲洗了后背的颜料,等他出來的时候,却发现李可人并沒有走,正撅着屁股,在床单上画画。

“大姐,又想改床单上画画了,只要你喜欢,我掏钱给你买。”王宝玉笑嘻嘻的问道,这个李可人还真是怪异,照这样下去,说不准哪天墙上也会被她画得惨不忍睹。

李可人猛地回过头來,却是满脸兴奋的笑容,王宝玉暗道,女人的脸变得真快,买个床单也不至于高兴成这样吧,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哄了。

“小孩,你虽然沒有艺术细胞,但是却能为艺术家提供灵感,真是太妙了。”李可人眨动着明亮的眼睛,高兴的说道。

“我不懂。”王宝玉茫然的说道。

“你快看,浑然天成,绝妙之笔啊。”李可人拉着王宝玉走到床前,指着床单连连赞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