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81 大蝴蝶

第三卷 县域扬名 1081 大蝴蝶

王宝玉一看床单上的画,顿时笑得肚子疼,原來李可人在自己刚刚一屁股做下去的地方,借着屁股形成的颜料形状,画上了一幅大大的蝴蝶,两只对称的大翅膀,混合颜料形成的斑点十分自然,看起來倒是栩栩如生。

“怪不得有位艺术家的蝴蝶画的那么好,搞不好就是采用这种方法。”李可人似乎悟出了一个作画的秘传之法,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大姐,以后你再画蝴蝶,就用屁股坐一下就成了。”王宝玉边笑边说道。

“那可不行,要用也要用你的屁股。”李可人摇头道。

“那是为什么?”王宝玉不解的问道。

“你看看,蝴蝶头的部位,就是你那里形成的。我们女人可沒这玩意。”李可人指着画,又拿着画笔认真的添加了两根长须,至此,一幅大型蝴蝶飞舞图就跃然床单之上了。

王宝玉定睛一看,果然发现蝴蝶头就是自己那里印下的,不禁又是一阵哈哈大笑,沒想到自己沒用的地方,居然在这里派上了用场。

李可人小心翼翼的捧着床单出去了,那副样子,简直就像是捧着一件宝贝。王宝玉被李可人逗得心情好了不少,刚才的愧疚感也一扫而光,上床后美美的睡了一觉。梦中自己变成了大蝴蝶,在百花丛中悠哉的飞翔。然而天上竟然飘起了白雪,而且越下越大,沉甸甸的砸在翅膀之上,简直都要飞不起來。

第二天,一件轰动整个政府大院的事情,毫无征兆的发生了。王宝玉这个大蝴蝶果然在这场大雪里差点折断了翅膀。

有人在政府门口贴了一张举报信,信上说,县长孙大成依仗领导权力,强迫柳河镇的招待所小李所长,跟他多次发生关系,小李也由一个普通接待员,成为了招待所所长。举报信的最后还一通乱骂,说孙大成的做法,猪狗不如,给整个富宁县领导系统抹了黑,必须以死谢罪。

按理说,这种事情王宝玉也只有看热闹背后偷着乐的份儿,可是,无妄之灾就这样毫无征兆的落在了他的头上。举报信的最后居然落了一个举报人的姓名:三王。这立刻让人么纷纷开始猜测,这个三王到底是谁。

不用太过思虑,大家都会把目光锁定在王宝玉身上。因为他的名字,每个字中都有一个王字,正好是三王,并且,还有细心人发现,信上的笔迹,跟王宝玉的一模一样,再联想起王宝玉在柳河镇当过农业办主任,人们有理由相信,这份公之于众的举报信,就是出自王宝玉。

敢公然举报孙县长,不知道谁给了王宝玉这个胆子,但是一想到王宝玉最近搞出的种种是非,大家倒是觉得不稀奇,这个毛头小子,一向胆大妄为,从來不把领导们放在眼里。先是财产公正,又是集资专案,这些事实清楚后搞掉的都是干部和当地企业家,县长也沒什么好稀奇的。

当举报信摆在孙大成的桌子上,孙大成简直快要气疯了,一连摔了好几个茶杯。怒火难平的孙大成马上打电话给公安局,责令这件事儿一定要查出來是谁干的,决不轻饶。

接到命令的路小虎连忙也逐级传达了指示,责令手下一定要集中全部力量,加班加点全力快速攻破此案。

由于是王宝玉的笔迹,王宝玉理所当然的成为了第一怀疑人,孙大成咬牙切齿,他万万沒想到,王宝玉居然如此狂妄,竟然举报到了他的头上。现在孙大成想的不是撤了王宝玉职务,而是要把他砸进监狱里,方解心头之恨。

“兄弟,这件事儿真不是你干的?”范金强看着王宝玉问道。

被传唤到公安局的王宝玉,一脸的茫然,他辩解道:“范大哥,你还不了解我,我干嘛要举报孙县长呢?我跟他又沒过节。”

“你和他交情也算不上深,我听说孙县长最近对你可不是太满意。”范金强正色道。

“现在沒有几个对老子满意的,我要是整一个人也不会用这种下三滥的伎俩。但你非要是从仇家这个角度推理,那我无话可说,干脆把我抓起來得了。”王宝玉正一肚子邪火,听见范金强如此不信任的口气,心里超级不爽。

“兄弟,你不要有抵触情绪,还是好好配合下,早日澄清事实。这件事儿非同小可,如果是举报的其他人,可能也就是批评教育,可是你举报的是县长,路局已经下了死令,一旦查出來,要以诽谤罪提交检察院。”范金强说道,语气中还是明显不太相信王宝玉。

“范大哥,你想让我说多少遍,真不是我干的。而且我有不在场的证明,我的房东就能证明我昨晚一直沒出去。”王宝玉不悦的继续辩解道。

“贴一封举报信,不需要自己亲自动手,可以找别人。”范金强道,“再说了,你的房东昨晚跟你一起睡了?”

“她都快五十了,我怎么可能跟她一起睡觉呢,你想什么呢!你要沒有真凭实据就别乱说话,大家侮辱我沒有一点问題,但不许你们侮辱我的房东。”王宝玉愤愤的说道,现在自己倒真的越來越喜欢李可人了,这人单纯善良简单,像对亲生儿子一般呵护自己,和她在一起沒有任何压力。

“那不就得了,不能证明你半夜后沒有出门。”范金强道。

“范大哥,你这么说话我可不高兴,难道你非逼着我承认不可,然后拿着我去邀功?要是那样就直说,省的拐弯抹角了!”王宝玉恼怒道,心里直骂,老子不但救了你,还给了你媳妇,怎么一到事儿上,就忘恩负义了呢!

“兄弟,你别误会,咱们兄弟之间的感情自然不用说。我这么问你,那是因为,别人也会这样问你。”范金强看王宝玉恼了,连忙解释道。

“这笔迹你们看着像是我的,但我本人看就有不少问題。你就看这孙字,明显是练过楷书,有很明显的压笔,而我本人是不喜欢这么写的,觉得这个字旁就该横平竖直。还有这个字,这个,这个,都不是我的习惯。”王宝玉指着上面逐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