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82 显赫身世

1082 显赫身世

“我们当然会请专家鉴定笔迹,可是,有一件事儿对你是非常不利的。”范金强严肃道,

“怎么了,有人指证我。”王宝玉问道,如果谁指证了自己,那怕是恰好就说明这个人最可疑,

“我们打电话询问过,柳河镇招待所所长小李,说你曾经猜测她跟孙县长有关系,还威胁过她,让她跟你发生关系。”范金强道,

我操,这个该死的小李,王宝玉郁闷的直抓脑袋,这根本就不是猜测,小李确实跟孙大成有那种不正当的男女关系,沒想到这个胖乎乎一点姿色也沒有的小婊-子,居然转头反咬了自己一口,就她那胖猪的样子,老子再缺女人,也不会上她啊,

“范大哥,看起來我是百口莫辩了,到底要怎样才能证实我的清白。”王宝玉沮丧的问道,

“首先你必须证明,昨晚你沒出门,再就是,局里正在联系市公安局的笔迹学专家,前來核对笔迹,你先抄录一段吧。”范金强道,

王宝玉只能按照范金强的要求,照着那份举报信抄了一段,对比一看,还真是非常相似,不仔细看,几乎一模一样,要是笔迹专家认可这封信就是自己写的,那自己的所有前途,就彻底完结了,

由于证据不足,再加上王宝玉是县委常委,公安局倒是沒对王宝玉采取控制措施,而是让他自由离开了,

回到教育局的办公室里,王宝玉绞尽脑汁的琢磨,到底是谁写了这封信诬陷自己呢,,想起自己当初就是模仿田富贵的笔迹写信差点搞掉李传宗,如今有人居然采用了同样的方法來整自己,倒也是一种报应,

“王宝玉,你怎么又搞出了乱子,想要搞掉孙大成,这也太疯狂了吧。”孟耀辉一进门就嚷嚷道,

“孟耀辉,别瞎说,这根本就不是我干的,是有人诬陷我。”王宝玉苦着脸道,

“嘿嘿,你小子胆子大,那可是出名了的,不怀疑你怀疑谁啊。”孟耀辉嘿嘿笑道,

“你來有事儿啊,安慰老子就不用了,老子还死不了。”王宝玉沒好气的说道,

“你到底哪根筋不对了,非要把所有人都得罪了才罢休,孙县长是对你有点意见,但也不至于牵扯到利害关系,你咋就对他下手了呢。”孟耀辉不解的问道,

“你爱咋想就咋想。”王宝玉郁闷的点上只烟,装作不在乎的说道,

“王宝玉,你下一步会不会对我叔下手,我叔可是非常正直的人,虽然也很看重工作成绩。”孟耀辉担忧的问道,

“你要沒事儿就赶紧滚,我下一个目标就是你,信不信我再把你打回老家。”王宝玉恼火的吼道,

“真不是你干的啊,王宝玉,我也就这么问问,其实我刚才给我叔打电话,可是帮了你个大忙。”孟耀辉得意的说道,

“你能帮我什么忙,不帮倒忙就烧高香了。”王宝玉不屑道,

“孙大成找我叔,让他撤了你督导小组组长和专案组组长的职务,我叔本來有这个意思,被我一劝,就答应暂时保留这些职务。”孟耀辉给王宝玉卖了个大大的人情,

王宝玉一听就恼了,他皱眉道:“孟耀辉,你乱参合什么,我早就巴不得把这个职务给我撤了呢。”

“看吧,我就知道你小子不讲究,好心沒好报。”孟耀辉道,有点赌气的走了,

出了这么大的事儿,王宝玉倒是真希望孟海潮把自己的那些组长职务给统统撤了,因为自己现在的下场,就是因为得罪太多的人,同时他也怀疑,孟海潮让自己冲在前面,很可能就是拿自己当枪使,

王宝玉想找马晓丽,让她帮着想想办法,分析一下目前的情况,可是马晓丽却因为身体不舒服,上班后沒多长时间就跟孟耀辉请假走了,

马晓丽身体不舒服,这让王宝玉有些意外,该不会怀孕了吧,这个念头只是那么一想,王宝玉就连连捶自己的脑袋,责怪自己不该乱想,上次可是非常注意,应该不会有事儿的,一定不能乱了方寸,还是要时刻保持头脑冷静才行,

下班后,王宝玉垂头丧气的回到家里,看见屋内就挂着那个蝴蝶的大床单,不过这会儿他实在沒有心情乐,他满脑子都在想,到底是谁对自己下了黑手,可是已经分析不出來了,自己几乎把九成以上的人都给得罪了,

“小孩,工作又不顺利了。”李可人关切的问道,

“非常不顺利。”王宝玉颓废的闭着眼睛躺在沙发上,不知道为何,心里一酸楚,竟然两行清澈的泪水流了下來,王宝玉也懒得擦,任由它无声的滑落下來,

“小孩,怎么了,傻孩子,遇到什么想不开的啊,大不了大姐再帮你搞定他。”李可人心疼的走近些,替王宝玉抹去脸上的泪痕,

“大姐,你真的能帮我吗。”王宝玉來了点精神,期待的望着李可人,心里有种预感,也许自己现在唯一能指望的就是她了,

“当然,只要不是杀人贩毒,就是一个电话的事儿。”李可人说道,

王宝玉郑重的点了点头,他信,李可人虽然从沒谈及自己的社会关系,可是自从那次去市里,从前任美协会长栗少峰和李可人的谈话中,多少知道点李可人显赫的身世,

后來李可人又能够轻易摆平了自己打人的事情,就足以说明,她现在背后的关系势力,绝对不可小视,只是李可人不提,自己也不方便询问,

“大姐,我现在走到一个死胡同了,只有你能帮我。”王宝玉握住李可人的手,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又把哪个领导的孩子给打了。”李可人笑问道,

“比这还要严重。”王宝玉道,

“说说看。”

王宝玉哭丧着脸,将今天县政府里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李可人也大感惊讶,问道:“小孩,你昨晚出去了。”

“当然沒有,被你折腾了两个晚上,睡觉都睡不够呢,大姐,我可能很快就被人踢出局了,将來被赶回老家,想见你一面都难了。”王宝玉无耻的套着近乎,

“多大点儿事儿啊,想让大姐怎么帮你,要不你再答应我三个要求,我打个电话替你摆平。”李可人满不在乎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