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83 洗脱嫌疑

1083 洗脱嫌疑

“大姐,现在不是摆平的问題,我根本就沒做,必须先证实我的清白之身。”王宝玉摆手道,如果李可人真的替自己摆平了这件事儿,那就更说明自己确实就做了,孙大成肯定不会放过自己的,

“那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能帮你做什么。”李可人道,

“大姐,这个很简单,你就证明我昨晚沒出去就行。”王宝玉道,

“我能证明你前半夜确实沒出去。”李可人回忆了下说道,

“亲大姐,啥前后啊,我得有整晚在家的证明才行,否则我就死定了。”王宝玉急切的说道,

“可我昨晚走了之后也沒來过啊,你又这么不老实,谁知道究竟有沒有出去,我要是说你沒出去,你还真就出去了,这不是作伪证吗。”李可人皱眉道,

“大姐,我对天发誓真沒出去,你看我都困得分不清东南西北,还把你的心血创作给毁了,我怎么可能还再出去办坏事儿呢,你一定要相信我,好歹帮个忙吧。”王宝玉用哀求的口吻说道,还扮可爱的拉着李可人的手晃悠着,

“好吧,我想想,有了,我就说昨晚跟你在一个**睡了。”李可人咯咯的笑道,

“大姐,还是不用了,这要是传出去,我就更惨了。”王宝玉连忙拒绝了李可人的说法,

“怎么,跟我一个床睡还丢你的份啊。”

“那倒不是,问題是大姐这么漂亮,咱们沒事儿,外头还都在胡乱猜测呢,我怕外面的那些臭男人妒忌死我,嘿嘿。”

“瞧你油嘴滑舌的,逗你玩呢。”李可人道,指了指床单说道:“我就说昨晚在你屋里画了一个晚上的画。”

“这还差不多,真是个好姐姐。”王宝玉说着,高兴的上前抱住了李可人,还使劲在脸上亲了一口,

“唉,我儿子不知道时候也能让我抱抱呢。”李可人搂住王宝玉,幽幽的说道,

“哼,我在你心里一点份量都沒有,抱着我还得想着自己的儿子。”王宝玉舒服的靠在李可人怀里撒娇道,

“呵呵,这么大了还吃醋,抱着你也是我的福气啊,只是我在想,自己的儿子最后会不会把我给忘了。”李可人摩挲着王宝玉的脸颊伤感的说道,

“大姐,他就一次也不回來看你。”

“回來一次挺麻烦的,再说,他爸爸……”李可人欲言又止,最后竟然抹了抹眼角,说道:“算了,不跟你说这些烦心事儿了。”

王宝玉明白李可人作为一个母亲的苦涩,真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刘玉玲,会不会也会偶尔想起自己,又会不会像李可人一样的伤感,应该不会,她如此绝情,指定是个铁石心肠的女人,身心疲惫的王宝玉侧侧身躺在李可人腿上,倦倦的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王宝玉拿着李可人写的证明,交给了范金强,范金强一看就乐了,开玩笑道:“兄弟,这足以证明你跟女房东的关系不正常。”

“范大哥,别开玩笑了。”王宝玉不悦道,“这不都是被你们逼的,我可是答应买她两幅画的。”

“她又不缺钱,两幅画就把自己的名声给卖了。”范金强还是有些不太相信,

“咋说话这么难听,在我屋里画画而已,而且那还是人家的房子,这跟名声不靠边,你一个干公安的,不能这么胡乱猜测。”王宝玉及时纠正道,

“呵呵,她是不是给你洗脑了,竟然这么向着她说话,不过,这个女房东敢于给你做伪证,也说明她对你真的不错。”范金强道,

“事情有进展了吗。”王宝玉问道,

“市里的专家來了,通过比对,他认为这不是你本人的原笔迹,但却是高仿的,能够以假乱真,看样子你的对手很下工夫啊。”范金强沒隐瞒的说道,

“啥,不是我的笔迹,那你还让我开这烂证明干嘛,你赔我损失。”王宝玉恼火的说道,

“话不能这么说,对你有利的证据越多,你的嫌疑也就可以尽早排除。”范金强开口道,

“这么说,我可以洗刷冤屈了。”王宝玉满脸喜色的问道,

范金强点了点头,又说道:“应该能证明这件事儿不是你干的,但孙县长大概不这么认为,他可是还让我们盯住你呢。”

王宝玉顿感郁闷,自己无缘无故的就得罪了孙大成,还真是莫名其妙,后來王宝玉也想明白了,自己虽然被排除了嫌疑,可是又证明了一件事儿,这封举报信是针对王宝玉的,孙大成因此丢了面子,当然要记恨王宝玉这个惹祸精了,

从目前的情形看,只有抓到这件事儿的始作俑者,才能缓解孙大成对自己的记恨,王宝玉问范金强:“谁干的这件事儿,有沒有线索。”

“目前还沒有,我们又问了政府大院门前的警卫,他们都说沒看见晚上有人來,但肯定沒说实话,搞不好就是他们睡着了。”范金强道,

“就是,他们明摆着是失职。”王宝玉愤愤道,

“行了兄弟,你可以正常工作了,余下的事情就不要过问了。”范金强道,显然不想给王宝玉透漏更多的信息,

走出公安局,王宝玉深吸了一口夏日的煦暖气息,冤屈昭雪,顿感一身轻松,路上,他接到了夏一达的电话,询问王宝玉有事儿沒有,

王宝玉对夏一达还是有成见的,昨天这小妮子不打电话,分明就是想跟自己划清关系,大概是听说自己沒被抓起來,才又靠拢了过來,

王宝玉得意洋洋的说自己一点事儿都沒有,那些传言都是诬陷,而且公安局一顿给自己赔礼道歉,虽然好吃好喝好招待,自己还是狠狠的把他们给臭骂了半天,他们连个屁都不敢放,

夏一达笑着说道:“领导,恭喜你平安无事,晚上有功夫吗。”

“又想去哪里偷-窥,我可沒这闲工夫。”王宝玉一口否决了,

“领导你想哪去了,以后拜托说话小声点儿,不要动不动就挂嘴边,传出去我还怎么做人啊。”夏一达不满的提醒道,

“那你有啥事儿,要请我吃饭。”王宝玉问道,

“不是吃饭,今晚咱俩在一起乐呵一下,怎么样。”夏一达大有深意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