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85 不做君子

1085 不做君子

“你怎么了。”夏一达觉得王宝玉不对劲,轻声的问道,

王宝玉努力掩饰自己内心的兴奋,呵呵笑道:“美女的香吻,让我感觉很幸福哦。”

“看你这德行,就好像是初恋似的,不许胡思乱想哦,我就是觉得你有点可怜,才赏赐给你的,不保证将來还会有。”夏一达红着脸道,

“既然不要钱,那就多给几个呗。”王宝玉嬉皮笑脸的说道,

“呸呸,想得美,你要知道,我的吻可是超值钱,多少男人做梦都想呢,让你捡了便宜。”夏一达吐着口水,羞赧的说道,

“嘿嘿,有价格就好办,不差钱,开个价,再赏几个。”王宝玉嘿嘿坏笑,还拍了拍口袋,

“不跟你玩了,你不老实。”夏一达说着,拿着褥子,迈着小碎步跑下楼顶,

“等等我,我跟你说真的,多少钱一个吻都行。”王宝玉一边喊着,一边追了过去,

“再看玩笑我就再也不理你了。”夏一达头也不回的说道,

王宝玉苦笑了一下,自己才沒心思开玩笑,如果夏一达的吻能够治好自己的毛病,这个机会那是绝对不能放过的,

回到小屋里,王宝玉终于清醒了下來,这种事儿不能强求,万一惹得夏一达翻脸了,肯定是得不偿失的,

夏一达倒是好像忘了刚才的事儿,回屋坐下后,她给王宝玉和自己各冲了一杯橙汁,递过來道:“领导,忘了告诉你,今天下班的时候,田彩荷拿來了纪委那边一个财产调查表,我初步看了一下,有问題的官员还真是不少呢。”

“能占多大比例。”王宝玉接过橙汁问道,

“估计能有百分之四十。”夏一达道,

噗的一声,王宝玉把嘴里的橙汁给喷了出來,夏一达看着弄脏的地面不高兴的说道:“至于那么激动吗,这都是在意料之中的。”

王宝玉皱着眉咧着嘴说道:“这是啥橙汁啊,里面还有渣呢。”

“领导,拜托,那是果肉,你不会连果汁都沒喝过吧。”夏一达咯咯笑着说道,

“哎,我不知道的事儿太多了,太难喝了,给我放点糖,小夏,你说这么多干部该怎么处理呢。”王宝玉放下杯子,颓废的问道,

夏一达撇撇嘴说道:“我不知道,而且田彩荷也是这个意思,让你自己拿主意。”

如何处理,王宝玉一阵眩晕,按说都应该处理,可是这样一來,孙大成和张存志的担忧就凸显出來,一下子少了这么多的干部,谁來为政府做事儿啊,那些沒问題的也会惶惶不可终日,工作情绪势必受到严重影响,

“这样吧,明天辛苦你,将小组成员召集起來,一起研究一下,如果有可能,将孟书记也请來。”王宝玉知道事态严重,自己不能擅作主张,

“孙县长呢。”夏一达问道,

“也叫一下吧,他现在对我的意见可是大到沒边。”王宝玉叹气道,

“万一他要是不來呢。”夏一达有些不放心,孙大成和王宝玉现在已经到了水火不相容的地步,但凡和王宝玉擦边的事儿,孙大成都会拿捏两把的,

“我相信你的能力。”头疼,王宝玉使劲揉着太阳穴,觉得心烦意乱,

“我尽量试试吧,但是领导,你也不要这么愁眉苦脸的,清者自清,人在官场走,哪有不被诬陷的,从另外一方面将,这也是件好事儿,通常被推到浪尖上的人都是优秀人才,那些平庸之辈才不会受到重视呢。”夏一达安慰道,说话又是十足的政客味,

“小夏,你不当大领导,还真是可惜了。”王宝玉笑道,

“你不都已经给我下定义了吗,我是将來的夏省长。”夏一达咯咯的笑道,

“省长大人,我是回家呢,还是跟你同床共枕。”王宝玉坏笑连连,向夏一达身上靠了靠,

“同床共枕又怕什么,要有记性,一个县长你都惹不起,更何况我这个省长了。”夏一达满不在乎的说道,

两个人胡闹了一会儿,夏一达去卫生间冲了澡,让王宝玉也去简单冲了冲,两个人似乎顺理成章的躺在一起,

屋子越小,感觉就越亲密,夏一达老实的躺了一会儿,最终还是不客气主动的靠在了王宝玉的怀里,羞涩道:“今晚便宜你了,可以搂着我睡。”

“你就不怕我不老实。”王宝玉笑问道,却把夏一达搂得紧紧的,心里惦记的却是下面的反应,要是夏一达能治好自己的毛病,要啥给啥,绝不含糊,

“我相信你不会犯错误的。”夏一达认真的说道,

“唉,那我只能整晚咽口水了。”王宝玉故作叹气道,感觉夏一达的身上,格外的火热,

“省得嗓子干。”夏一达咯咯的笑道,闭起了眼睛,一动不动,慢慢的睡着了,

这么快就睡着了,不愧是拉拉,有个帅哥抱着居然还无动于衷,王宝玉睁着两眼不断感叹着,怀里搂着大美女,心里痒的不行,但下面却一点反应都沒有,他轻轻的向下挪了挪身子,无耻的将脸轻轻贴在夏一达的红唇上,试图再找回刚才楼顶的那点冲动,

不过,王宝玉还是失望了,根本就沒有任何作用,倒是夏一达似乎觉得呼吸不畅,迷迷糊糊的挣脱了王宝玉,扭到另一边继续睡着了,

这一晚,王宝玉盯着夏一达的身体,一边幻想着一边找感觉,折腾了半宿,还是以失败告终,

我不想做君子,,,,,,黑暗之中传來王宝玉歇斯底里的心声,

第二天一早,王宝玉就匆匆赶到医院,找到白云飞要贾专家的电话,

“怎么,贾专家给开的方子好使了。”白云飞咯咯笑问道,眼睛斜着看了眼王宝玉的下面,

王宝玉不耐烦的在她面前忽闪下手掌,并沒有说实话,随口道:“他根本就沒给我开方子,说让我自己调养,让我多吃各种鞭,那玩意死难吃,我也根本吃不下啊。”

“那你还找他干什么。”白云飞不解的问道,

“这是你该问的吗,快点,把电话给我,我真的找他有急事儿。”王宝玉恨不得马上就能联系上贾专家,

“不说实话,我就不告诉你。”白云飞咯咯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