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86 千分之一

1086 千分之一

“昨晚我下面突然有了点感觉,这不想找专家咨询一下嘛!”王宝玉支支吾吾的说道。(/ ).

“什么情况下你有了反应?”白云飞充满好奇的问道。

王宝玉自然不会跟她说实话,总不能说被自己的临时秘书亲了自己一下,就有了反应,那要是传出去,唾沫星子也能把自己淹死,于是便信口开河的扯谎道:“我昨晚觉得嘴里沒味,就嚼了一瓣大蒜,沒想到下面居然动了一下,你说奇怪不?”

“这有什么奇怪的,葱蒜等刺激性的东西,都有补肾壮阳的功能,尤其是韭菜,效果最好。”白云飞解释道,看起來在医院里还真沒白混,懂得倒是不少。

这些东西,现在的王宝玉是轻易不会碰的,否则一嘴的大蒜大葱韭菜味,怎么出席公众场合?他装作求知若渴的又问道:“白天使,还有什么东西也有这方面的功效,我想多试试,不是有句话,有病乱投医嘛!”

“据说,黑蚂蚁这方面的功效不错,前些天报纸上不是登了一则消息,一个老翁都九十了,每天吃炒熟的黑蚂蚁,现在眼不花耳不聋,牙齿一个沒掉,头发漆黑,一口气能上五楼呢!”白云飞道。

“下面也行?”王宝玉惊喜的问道。

“沒说这个,只说是身体很好。”白云飞白了王宝玉一眼说道,唰唰唰写下贾专家的联系方式递给了王宝玉。

哦,虽然王宝玉沒有要到明确答复,但是觉得这个说法有道理,自己的春哥丸里就有黑蚂蚁成分,不过,要说将黑蚂蚁炒着吃,那味道肯定是难吃死了,还是别打这个主意。

“除了这些之外,还有沒有更直截了当的方法?”王宝玉又问道。

“吃蛆啊!营养又刺激,据说也挺管用。”白云飞说道。

王宝玉一阵干呕,连连摆手说道:“我宁愿孤苦一辈子。”

“那就吃做熟的,也像黑蚂蚁一样炒炒,南方有道菜就是这个,叫什么肉芽。”白云飞忍住笑说道。

“你想恶心死我啊,你要先吃一把我就吃!”王宝玉捂住嘴巴示意白云飞不要再说下去了。

“我沒逗你,这都是听医生病人们沒事儿闲聊的。”白云飞说道,忽而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又说:“对了,强烈的那方面刺激,好像也有效果,前几天有一个男的好像就是这样治好的。”

“怎么才能算作强烈的刺激?”王宝玉严肃的问道。

白云飞扑哧一声笑了出來,眨巴着眼睛问道:“你真的想试试?”

“想试试,说不准就能行了呢,到时候咱们两个还能偶尔乐呵一下。”王宝玉恬不知耻的说道。

白云飞想了想,掰着手指头道:“捆绑,鞭打,滴蜡,学狗爬,舔臭脚,双飞,三屁……”

王宝玉再次头也不回的夺路而逃,后面传來了白云飞咯咯的坏笑。王宝玉叹气,唉!这也太变态了,想一想都毛骨悚然,还是别试了。万一病沒治好,再把自己也搞成个变态,绝对是赔大发了。

回到办公室里,王宝玉就给贾专家打去了电话,说明了自己的身份,然后便说自己昨天被女朋友亲了一下,那里就跳了一下,有了反应。

“亲的哪里?”

“当然是脸了。”

“这是一个好现象,以后可以让她多亲你,不光是脸,身体各处都要亲,这其实就是一种触觉刺激,也说明你对这种刺激方式有感应。当然,别的刺激方式也要敢于尝试,比如吃青蛙,吃蚯蚓……”贾专家摆出一幅专家的派头,语气笃定。

“这么说,我的病有希望了?”王宝玉打断了贾专家的话,有些兴奋的问道。

“只是跳动了一下,离痊愈还比较远,那只能说明一根神经通了。但是你也不要气馁,病情还是有所好转的,继续努力。”贾专家凝重道。

“下面不就一根筋吗?”王宝玉有点沒听明白。

“不是筋,是神经。”贾专家纠正道。

“哦,那里一共有多少根神经啊?”王宝玉颇感兴趣的问道。

“小的神经就不计算了,发挥重要功能的神经有几千根吧!”贾专家道。

我去!王宝玉顿时又蔫巴了,这么多神经只是通了一根,这跟沒通沒任何区别啊!如果靠这种方式一根一根的通,怕是好的时候,自己也老了,做不动那事儿了。

“小伙子不要灰心,不是像你理解的那样,一根根的恢复,也许好的时候许多或者全部都恢复了呢。你又不是太监,只要有那个东西在,就是有希望的。”贾专家安慰道。

老子才不会太监呢!老子权当这是积攒精力,等待來日大爆发!看起來这件事儿只能从长计议了,王宝玉垂头丧气的放了电话,却沒忘了临放电话前跟贾专家客气了一番,说哪天到市里,一定去看他,老头倒也沒客气,说來的时候替他捎点当地产的黑木耳,他们全家都爱吃,滋阴润肺是最好了。

好,一定,王宝玉嗯啊的答应了。沒过一会儿,夏一达打來了电话,说已经通知了督导小组的领导成员,下午在党委办公室开会,还说孟书记也答应参加,孙县长公务繁忙,來不來还不好说,沒有给她准信。

“领导,不好意思,任务完成的不够漂亮。”夏一达有些遗憾的说道。

“沒关系,这不能全怪你。”王宝玉随便安慰了几句,他才不信夏一达是向自己道歉呢,分明是她自己碰了钉子,平日争强好胜,心里肯定堵得慌。

不过王宝玉才不希望孙大成來,孙大成现在对自己非常恼恨,肯定不会说出好话,到时候还不能跟他对骂,只有赔笑脸的份,至于请他一下也无非是个形式,不來更好。

王宝玉心里高兴,立刻写了一份简单的活动报告。他觉得,这次会议之后,督导小组组长的职务,大概自己就能卸下了。

说心里话,王宝玉还真是干够了这个组长,太得罪人,而自己除了成为县委常委,其它的好处,一点儿也沒有,就连自己垫进去的钱,到现在也沒给报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