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94 一人一狗一树

第一卷 乡村风云 1094 一人一狗一树

既然这样,自己在马晓丽的眼里算什么,小情人,程国栋又算什么,不管算什么,显然位置要比自己高,王宝玉突然有了一种妄作小人,第三者插足的感觉,是不是沒有自己,程国栋和马晓丽还是一对,

良久过后,王宝玉终于下定决心,反正下面也不行了,从今天起,绝对不再碰马晓丽一根手指头,既然不能给马晓丽一个承诺,就再也不能让她活在煎熬里,

这时,传來了敲门声,紧跟着,一个西装革履、身材高大如铁塔般的汉子,手里拎着一大包东西走了进來,

“钢蛋,你怎么有空來了。王宝玉惊喜的问道,好长时间沒见过钢蛋了,看到他感觉格外的亲近,

“宝玉,我知道你工作忙,所以就沒來打扰,美凤说前段时间你打电话好像心情不好,就让我來看看。”钢蛋一边憨厚的笑着,一边解释道,

“我一切都好好的,不用担心。”王宝玉笑道,递给钢蛋一支好烟,沒想到的是,钢蛋却推开道:“不抽,戒烟了。”

“嘿嘿,啥时候变得这么自觉了。”王宝玉惊讶的笑道,

“这不打算跟红红要个孩子,烟酒都戒了,说是对将來的孩子有好处。”钢蛋道,

“好,等有了孩子再抽吧。”

“嘿嘿,习惯了也一样,红红肺不太好,闻不了烟味。”

王宝玉竖起大拇指,赞道:“钢蛋,好样的,疼媳妇的男人才是好男人呢,将來也一定是个好爹。”

“宝玉,我來这里是给你送东西來了。”钢蛋说着,拉开了大包,从里面拿出了一捆装裱好的字画,递给王宝玉,

“这是哪儿來的。”王宝玉不解的问道,

“这是杨书记的叔叔杨红军让给你的,你都忘了吧。”钢蛋道,

王宝玉顿感羞愧,还真是忘了这老头,说起來也怪李可人,要不是她的画将杨红军的书法给挡上了,自己说不定还能想起这个老人家來,

“他还好吗。”王宝玉想起老人家得癌症的事情,不禁问道,

“早沒了。”

“……”

“不过,这老人家也是有些修为,坐在躺椅上眼睛一闭就去了,沒受一点罪,而且,他死了之后沒过一天,家里的小狗就撞树死了,你说这神奇不,更奇怪的是,他院子里的那颗大树,好好的竟然莫名其妙的也都枯死了,多半是通了人气儿,也随着主人一块走了。”钢蛋感叹道,说得神乎其神,

看着那些书画卷轴,睹物思人,王宝玉不禁想起了老人家生前的点点滴滴,他人家心态平和,不求名利,就像上次帮助自己到市里找关系也是不动声色,越想王宝玉心里越伤感,早就听老人说还有几个月的时间,这么一忙,竟然沒抽出时间看他一眼,王宝玉眼睛涩涩的问钢蛋:“这些都是老人家留给我的。”

“当然,杨书记说老人家生前嘱咐过,所以我就顺便给你捎來了。”钢蛋道,

王宝玉并沒有当场打开,他抑制着内心的伤感,微笑着又问钢蛋:“钢蛋,木耳厂那边干得怎么样。”

“从我接手到现在,效益提高了百分之十。”钢蛋自信满满的说道,又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当然,杨书记的指导也是功不可沒。”

王宝玉听到这些很高兴,自己跟侯四的关系有些紧张的味道,他可不希望钢蛋再出了差错,到那时候,自己怕是又要买侯四的人情了,

钢蛋又坐了一会儿,终于吞吞吐吐的问道:“宝玉,找到小健了沒有。”

“你问这个干什么,干好你的本职工作要紧。”王宝玉说道,

“在我心里沒有比这更大的事儿了,老子要亲手活剥了他的皮。”钢蛋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拳头,口气中充满愤怒之情,

“还是因为红红吧。”王宝玉明知故问道,

“是又怎样,。”钢蛋憨声应道,“每次我跟红红在一起,她总是在半夜里猛醒,大呼小叫的,我真受不了这个,心里像是被人捅了刀子。”

“钢蛋,你现在也是一厂之长,做事儿不能冲动。”王宝玉劝慰道,

“老婆被人害成这个样子,作为一个男人,又怎么能放过这个狗日的,别人怎么能体会我的感受。”钢蛋的声音不由的大了起來,

钢蛋始终沒提王宝玉曾经答应帮红红报仇的事儿,应该是想自己完成这个任务,不拖累王宝玉,想了想,王宝玉还是如实告诉钢蛋,小健就是前些天报纸上登过的那个贩毒的许健,目前正在逃亡过程中,而举报小健的就是自己,因此自己的还挨了小健一板砖,在医院里住了五天,差点报销了小命,

钢蛋听后瞪大了眼睛,后悔不迭的说道:“宝玉,对不起啊,我心里冤枉了你,以为你现在当了大官,把红红给忘了呢。”

“原來是因为这个啊,我说你东一句西一句的,竟然是转弯抹角的在埋怨我,钢蛋,当了两天厂长就学会得瑟了啊。”王宝玉心里很是不爽,

“宝玉,你别生气,我跟红红结婚这么长时间了,老是沒怀上孩子,前段去医院检查了,两个身体都沒毛病,就是红红心理压力大,不容易受孕。”钢蛋红着眼睛说道,

“换了哪个女孩子受了那样的折磨都得有心理阴影,钢蛋,咱们是一家人,从你这块论,红红也算是我的嫂子,我当然要给她报仇,只不过差那么一点儿,还是让这个狗日的给跑了。”王宝玉遗憾的说道,

“早晚还能抓住他,最好让我抓到他,他在红红身上割了多少刀,老子一个不少的还给他。”钢蛋愤愤道,

“钢蛋,为了自己和红红,还有你们将來的孩子,你都要记住,不能鲁莽行事,以后假如小健落到咱们手里,还是要把他交给公安局的,还有一件事儿,你务必要记得通知红红,小健已经跑到了市里,是丧家犬亡命徒,让她多注意安全,给她配个手机随身带着,店里最好安个监控,晚上不要独自出门。”王宝玉叮嘱道,

“嗯,我一会儿就给她打电话。”钢蛋点头答应道,

如今的钢蛋也是一个闲不着的厂长,王宝玉跟他又聊了一会儿家常,钢蛋推说还有业务要谈,便心情不错的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