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95 太扯了

1095 太扯了

钢蛋走后,王宝玉几次想打开杨红军留给自己的字画,都忍住了,生怕因此心情不好.终于到了下班的时间,王宝玉将这些字画小心的放进车里,带回家去。

王宝玉吃力的抱着一大捆字画进了屋,李可人立刻感兴趣的问道:“小孩,在哪儿弄来这么多字画?”

“杨红军去世了,这些都是他非要留给我的,今天恰好有人给送来了。”王宝玉道。

“哈哈,老头对你还真不错,艺术品那也是有经济价值的。”李可人哈哈笑道,似乎并没有因为杨红军的离去而感到一丝的伤感。

“只是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不把这些东西留给他侄子,反而给了我。”王宝玉道。

“房子存折什么的肯定给他了,我好像听老头说了,他那侄子,也不是亲的。”李可人随口道。

“可是从小拉扯大,跟亲的也没有差别,再说杨一方也挺孝顺的。”王宝玉不满李可人的说法,强调人家的侄子跟亲的没有差别。

”“

李可人没接王宝玉的话,而是转向那堆字画,逐一打开来看,都是杨红军生前的作品,而且都是精品,李可人边看便赞叹道:“老人家在书法上的修为,我这辈子怕是撵不上了。”

“嘿嘿,大姐也有谦虚的时候?难得啊!”王宝玉坏笑道。

“哼!你知道什么,我的眼睛可不一般,一幅作品好坏一打眼就知道。”李可人哼道。

说完,李可人拿起杨红军的一幅书法,指点道:“这幅作品就属于完成时间不长的,而且与其他作品不同,带着些空灵的味道,大概是老头领走的时候留下的吧!”

王宝玉凑过来看,只见作品是用楷书写的,字上并不见棱角,字形圆润自然,浑然天成,作品内容却是取自《红楼梦》的诗句:“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看完诗句,王宝玉心中一阵释然,看来杨红军临走之前,已然看透了世事,他挥一挥衣袖,潇洒的走过,不留一片云彩。

李可人对上面的诗毫无兴趣,她所能看到的,除了书法还是书法,李可人羡慕的感叹道:“小孩,这些不只是书法,也是钱。杨红军名气这么大,跟他同级别的书法家题字基本都是一字一万了。”

“这么贵啊,打个半价这些也值不少钱吧!”王宝玉有些出神的望着这些遗物。

“说话真是没营养,为什么要打折啊?老头生前不怎么送人,如今死翘翘了,这些都成了绝品,存世量又不多,价钱只能越来越高。”李可人不屑的推翻了王宝玉的打折说法。

王宝玉心里却是暖洋洋的,想必老人也知道这些简单的计算题,他如此偏爱自己反而让王宝玉觉得更加内疚。以前也听李可人说过,艺术家都是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够长留于世的,杨红军老人为何将这个传承任务交给了自己呢?

李可人倒是精神饱满,恋恋不舍的看看这个,品品那个,看到最后,只剩下了两个用纸筒内书法没看了。

“大姐,肚子饿了,先吃饭吧!”王宝玉皱眉道。

“等看完这两幅就吃饭,早都做好了。”李可人道,说着,打开了一个纸筒,抽出里面一张发黄的纸,看起来像是一幅画。

李可人小心地将画展开,是一幅古代的侍女图,线条活灵活现,栩栩如生。服装都是长袍拖地,女人很丰满,让人不禁想起唐朝时,受杨贵妃的影响,女人都以胖为美。

李可人看到就笑了,不由说道:“仿得还真不错。”可是看着看着,李可人的眼睛就直了脸上的表情越发的奇怪,最后,张开的嘴就合不上了,一副痴呆相。

“大姐!大姐!”王宝玉轻声喊道,心中很不明白,不就是一幅画嘛!上面几个露着ru沟的女子画的是不错,至于都看傻了吗?

李可人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使劲揉了揉眼睛,又看了看,这才终于开口道:“我不是看错了吧!这好像是真迹啊!”

“什么真迹假记的?不就是一幅画嘛,旧不拉几的,好像一碰就碎。”王宝玉不明所以的问道。

“小孩,你简直就是个艺术白痴!这可是唐代绘画大家阎立本的仕女图啊!”李可人激动的说道。

没和阎立本一起喝过酒,所以王宝玉对他不是特别熟悉,不过既然是唐代的,嗯,就应该是古董,王宝玉立刻问道:“应该能值不少钱吧?”

“你怎么只看到钱,俗气!你知道他的真迹在世上流传很少,多少艺术家一辈子都没机会到他的真迹。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李可人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大姐要是喜欢,等弟弟有了钱,给你买几幅,客厅里一幅,卧室里一幅,卫生间再来一幅。”王宝玉信口胡咧咧道。

“唉!你还真是不懂,你知道这幅画在市场上能值多少钱吗?”李可人问道。

“一百万?”王宝玉小心的伸出一根手指,觉得自己说的已经很高了。

李可人不屑的咧了下嘴,伸出了五根葱叶似的手指头。

“五百万?”王宝玉使劲绷着脸,生怕狂笑出声。

啪,李可人巴掌打在王宝玉脑门上,“傻瓜,后面再加两个零!”

“啥?五千万?”王宝玉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笨死你拉倒!会不会算数啊?是五个亿!”

“真的假的啊大姐,你不是忽悠我吧?”王宝玉抹了把口水急切的问道。

“阎立本的真迹,如果拿出去拍卖,底价就不少于五亿,能拍到多高,那就要看收藏家的出手情况了。这可都是国宝级的收藏啊,你说杨老头能这么运气?不过也难说,那个年代出现什么事儿都有可能。”李可人认真道。

这回轮到王宝玉傻了,他身子僵硬,两眼发直,口水流出来都浑然不觉,好半天,王宝玉才缓过神来,按住狂跳的心脏,带着些**的满足与疲惫说道:“大姐,你总是能带给我惊喜,这简直是太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