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96 又贴墙上了

1096 又贴墙上了

“作为一个艺术家,我始终关注艺术品市场的价格走向,绝对不会错的。”李可人道,

“大姐,这么说我已经成了亿万富翁了。”王宝玉抱着李可人的胳膊,狂喜的使劲的晃着问道,

“是的,你发大财了。”李可人道,又不乏羡慕的口吻叹道:“你真是太有运气了,这才叫一夜暴富呢。”

李可人异常小心的将那幅阎立本的仕女图收好,然后又打开了另外一个纸筒,里面是一幅长卷,足有十米,一半是绘画,一半是书法,画的是亭台楼阁,远山近水,非常雅致空灵,书法看起來倒是平平常常,是行书,写得呢,也不够潇洒,龙飞凤舞才好看嘛,

“大姐,这又是哪个大人物的作品。”王宝玉已经知道这绝非一般东西,心情激动的又问道,

李可人又仔细端详了半天,用手指着左下角的落款,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道:“这是唐寅的作品,看起來应该也是真迹。”

“糖人是谁。”王宝玉问道,

“唐寅就是唐伯虎啊。”李可人有些鄙视的说道,

“嘿嘿,我不怎么关注他,不过秋香大家都挺喜欢的。”王宝玉难为情的嘿嘿笑道,

“这虽然唐寅的作品存世不少,但这么大幅的却非常少见,而且唐寅少用这种字体,比起阎立本的画,价值应该低不了多少,我个人估计,这两幅作品的价值,加起來至少能有十亿。”李可人道,

王宝玉听完后,再一次石化了,真的假的啊,王宝玉使劲深呼吸了几次,捶了捶脑袋问:“大姐,我不是在做梦吧。”任凭是多大定力的人,突然天降亿万横财,也难以保持镇定,

李可人很鄙视的看了王宝玉一眼,问道:“是真的,小孩,你准备如何处理这两幅价值连城的大作。”

李可人的话无疑猛然点醒了王宝玉,自己突然拥有了这样两幅让心眼馋心动的国宝级作品,安全问題就显得格外重要,一旦让人知道了,怕是江湖各路大盗将纷纷而至,自己将立刻处于很危险的境地,

“大姐,这件事儿千万要保密。”王宝玉郑重的说道,

“小孩,我也不是专家,鉴定水准也有限,不过如果是真迹,这两件东西传出去就不是财富,而是灾难了,小孩,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让人知道了,呵呵,说不准哪天咱俩就得阴阳两隔。”李可人呵呵笑道,

王宝玉又琢磨了半天,心里很纠结,现在就拿去卖了,好像不是那么回事儿,一下子有了那么多钱,自己还沒准备好,根本适应不了,

再说了,以自己现在的水平,还是一个教育局长,钱多了不一定会带來多大的麻烦,不卖吧,还怕出问題,不光是经济上的巨大损失,同时也是对杨红军的不敬,

“反正也不是我的东西,实在不行就捐出去,放在博物馆里,总好过在我这里。”王宝玉细想了下说道,

“好是好,但是怎么说呢,要是能捐的话,老头还不自个就捐了,能轮得到你,你可别误解了人家的意思。”李可人紧紧抓住画轴,生怕真让王宝玉给贡献出去,

“也是,要不这样,大姐,咱们就把这两幅作品看成普通的书画作品,我也不太懂,你先拿去参考吧。”王宝玉说道,

李可人嘴角抽搐了了一下,似乎等的就是这句话,但还是装作淡然的说道:“放我那里也不好,万一有个闪失我可赔不起。”

“嘿嘿,大姐是画家,懂得比我多,心思又细,肯定是这两件宝贝的好去处,放我这里说不定哪天让耗子啃了都不知道呢。”王宝玉大咧咧的说道,

哈哈,李可人立刻高兴的跳了起來,兴奋道:“小孩,沒想到你还这么有觉悟,大姐就拿回去好好研究一下,保证保存完好,不过不白用你的,今后的房租就免了。”

“那就谢谢大姐开恩了,等哪天卖了,大姐想要啥就买啥。”王宝玉冲着李可人一拱手,嬉皮笑脸的问道:“能不能开始吃饭了。”

“这就吃饭。”李可人一边说着,一边像捧着宝贝一样,回屋去了,

晚上,王宝玉再次失眠,一想到这两幅古董字画,心里就一阵阵激动,如果自己有了十亿,要干点什么,买最贵的车,住最大的别墅,吃喝都挑最好的,床也是最好的,操,算來算去,这样也花不完十个亿啊,

实在不行娶三个媳妇,女人都会花钱,多找几个帮忙的也不错,嘿嘿,不行,婚姻法规定,只能娶一个,多了是犯罪,

唉,自己下面又不行,娶媳妇有什么用呢,不是等着媳妇红杏出墙吗,想到下面的东西,王宝玉又是一阵郁闷不已,看样子,金钱不一定什么都能买到,

最后,王宝玉还是说服了自己,杨红军将这样贵重的东西留给了自己,想必也不是让自己过奢侈日子的,一定有他的用意,如果自己拿去享受了,对于老人而言,那无疑是一种亵渎,算了,就当是沒有这事儿,日子该怎么过就怎么过,不到万不得已,这两样宝贝是绝对不能动的,

第二天,王宝玉照常去上班,可是,心情却老好了,感觉有了底气,有钱人,到了班上不久,孟耀辉就急匆匆的过來了,一进屋,就大呼小叫起來,

“王宝玉,你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怎么又把孙大成贴上墙了。”

“什么意思啊。”王宝玉脑袋又大了,不用说,自己周围的硝烟还在蔓延,

“别装迷糊了,政府大门对面的墙上,又贴上了你的举报信,举报内容不堪入目,孙大成差点被气疯了。”孟耀辉皱眉道,

“谁啊这么缺德,也换个把戏玩玩啊,逮着一个法子瞎用,不过我昨晚沒出门,而且上次公安局已经证明,那不是我的笔迹,我不怕。”王宝玉淡定道,

“那到底是谁呢,不过,你小子肯定又要倒霉了,署名还是三王,还是冲你來的。”孟耀辉嘿嘿坏笑,

“瞧你那德行,幸灾乐祸的,真不够义气。”王宝玉对于孟耀辉这种态度很是不屑,心里暗道,希望倒霉事儿尽快砸你小子头上,

“不是,王宝玉,我觉得你太逗了,跟你在一块一点也不枯燥,天天都有乐子看。”孟耀辉咧着嘴笑道,

“沒良心,对了,这次上面又写了些啥内容。”王宝玉好奇的问道,自己肯定还是要受到牵连,好在有李可人提前开好的证明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