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097 不能走

1097 不能走

“是首打油诗,围观的人太多,我沒记住,但大致意思就是孙大成扒灰,跟儿媳妇通奸,儿媳妇肚子里怀得不是孙子,而是小儿子。”孟耀辉道,

“放他娘的屁,这绝对不可能。”王宝玉瞪圆的眼睛,真心话随口而出,如果说万芳草怀得是自己的孩子,那倒是有可能,怎么会是孙大成的呢,纯属造谣,

“咦,你怎么说得这么绝对啊,哦,他儿媳妇是万芳草,和你走得挺近,是不是跟那个万记者私底下那个啥了。”孟耀辉坏笑道,

“行了,我就是那么一说,你不想想,孙大成怎么说也是县长,不可能做这种有悖人伦的事儿。”王宝玉连忙解释道,

“那可不一定,既然举报了,肯定是听到了这方面的风声,无风不起浪嘛。”孟耀辉话里带着幸灾乐祸的味道,

就在这时,门一下被推开了,范金强跟两个警员沉着脸走进來,恰好听到了孟耀辉的话,冷冷的问道:“孟副局长,你难道听到了这方面的风声。”

“沒有,我可什么都不知道。”孟耀辉看范金强的脸色不对,有些慌张道,

范金强就这样不敲门闯进來,肯定是这件事儿麻烦不小,好在有备无患,王宝玉从抽屉里翻开那份李可人给自己写的不在场证明,飞快的在下面快速署上日期,关抽屉,

刚完事儿,范金强就來到王宝玉的办公桌前,很严肃的问道:“孙县长今天又遭到了恶意诽谤,你清楚事件过程吗。”

“孙县长遭到诽谤,跟我有什么关系。”王宝玉十分不喜欢这种被审问的感觉,

“请你如实回答我的问題,昨晚你在哪里。”范金强正色问道,

“你们公安局是什么意思嘛,又不是我干的,别这么问我。”王宝玉沒好气的说道,

“我们怀疑,这封所谓的举报信就是你写的。”范金强说道,趁人不备,冲着王宝玉挤了挤眼睛,意思是说自己在例行公事,

王宝玉体会了范金强的意思,语气稍缓的说道:“上次就证明那不是我的笔迹,昨晚我在家陪着女房东看鬼片,一直到早上,根本就沒出门。”

“嘿嘿,看了一晚上鬼片,眼睛都沒红,谁信啊。”孟耀辉嘿嘿坏笑着插口道,

王宝玉狠狠瞪了他一眼,这种时候怎么能开玩笑呢,真是不知道死活,

果然,范金强顺着孟耀辉的话又问道:“王局长,你的女房东能证明你昨晚沒出來吗。”

“能。”王宝玉自信满满的说道,将那份不在场证明递给了范金强,范金强一看,皱眉道:“这种证明还有事先开好的,你怎么知道会发生诽谤孙县长这种事儿。”

“我不知道孙县长会遭人诽谤,但是为了防止别人诬陷我,只要我在家,每天都要女房东给我开证明,就像是坚持写日记一样。”王宝玉嘿嘿笑道,

范金强将证明认真看了几眼,接着收进包里,说道:“暂时沒有王局长的事儿,刚才的都记录了吧。”

“嗯,已经都记录完毕。”一名警察说道,

孟耀辉觉得沒戏可看,懒洋洋的从沙发上站起來,就要往外走,可就在这时,范金强却冷冷的喊住他:“孟副局长,你不能走。”

“我,我又怎么了。”孟耀辉不知所措的又坐回沙发上,

“我们这次來也是要找你的,请你先回答我们几个问題吧。”范金强严肃的问道,

居然能扯上孟耀辉,王宝玉觉得很不可思议,孟耀辉更是如此,他强作镇定的说道:“关我什么事儿,我凭什么要回答你的问題。”

“你最好配合我的办案,否则我们将对你采取控制措施。”范金强道,他身后的一名警察则下意识的去摸腰间的手铐,

“好,你们问吧。”孟耀辉无奈道,又补充了一句:“如果你们整不明白,小心我把你们的帽子都给摘了。”

孟耀辉这么说,当然是因为自己的叔叔是县委书记,范金强不理他这个茬,县委书记的侄子怎么了,那也不能公开恶毒的诽谤一个县长,因为这是法治社会,不容任何人拥有特权,

“孟副局长,请问你昨晚在哪里。”

“我在家看电视,睡觉。”孟耀辉道,

“谁能证明你一晚上都在家里。”

“我一个人生活,哪有人能证明啊,这都是为什么啊,跟我有什么关系啊。”孟耀辉急道,

“那就是沒有证明了。”

“你以为谁都有好心的女房东天天写证明啊。”

“你是不是住在东岸小区。”范金强继续问道,

“是啊,你们为什么调查我,这侵犯了居民的隐私权,我要告你们。”孟耀辉气哼哼的问道,

“哼,我们找到了多个目击证人,众口一词,都说有一个跟你穿同样衣服,头型个头身材都一样的男人,凌晨四点的时候,贴了这张诽谤孙县长的举报信,然后进了东岸小区。”范金强道,

“什么,。”“啥,。”孟耀辉和王宝玉同时惊呼,

“这,这怎么可能,我昨晚明明就是在家里睡觉,说一万遍我也是沒出门。”孟耀辉嚯的一下站了起來,气急败坏的一通嚷嚷,鬓角的汗珠子却是不客气的冒了出來,事情确实有些不妙,

王宝玉有些好笑,怎么这事儿还把孟耀辉给牵扯进去了呢,不由报复道:“好你个孟耀辉,我平日对你算不错吧,你竟然背后陷害我。”

“王宝玉,这不是开玩笑的时候,都别针对我啊。”孟耀辉是真的急了,有些语无伦次,

“如果你拿不出证明來,我们就有理由怀疑是你做得这件事儿,请跟我们去警局接受详细问询吧。”范金强道,

“你们公安局就这么办案的吗,我跟孙大成无冤无仇,怎么会害他呢,纯属扯淡。”孟耀辉眼珠子都红了,

“如果你是想陷害别人呢,还是跟我们走一趟吧,尽快交代清楚问題。”

“交代个屁,我沒有陷害王宝玉的动机,一个很像我的人也不能说明就是我。”孟耀辉道,起身就往外走,

“不能走。”

范金强伸出手臂拦住孟耀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