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02 都委屈

混世小术士 1102 都委屈 无忧中文网

“呵呵,宝玉,想什么呢?知道你忙,结婚虽然繁琐,但我一个人就能打理开,不用你操心。”冯春玲听不到王宝玉的心声,替他夹了一筷子菜,仍然句句不离结婚之事。

“这碗都快满了,不用你夹!我有手有脚的,还自己吃不上饭啊?”王宝玉不悦的说道。

冯春玲小脸一红,沒说话,低头小口的夹着饭,显得很失望。

李可人使劲瞪了王宝玉一眼,说道:“小孩,小玲显然都已经跟你了,你要是对她不好,我也绝不会轻饶你。”

李可人的意思是,冯春玲已经跟王宝玉睡觉了,王宝玉要负起男人的责任來,不能辜负了冯春玲。

王宝玉不傻,皱着脸解释道:“大姐,我肯定是要跟春玲结婚的,这不是教育局那边的事儿还沒开展工作,这边的事儿还留着个尾巴,实在抽不出时间來嘛!”

“大姐,宝玉确实太忙,这件事也都是我太着急了。”冯春玲向着王宝玉说道。

“能不着急嘛!多大的姑娘了,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天天都已经满地跑了。”李可人道。

王宝玉是头一次听李可人说到自己儿子的小名,叫做天天,不禁嬉皮笑脸的问道:“大姐,天天跟我长得像吗?”

“比你帅多了。”李可人随口说了一句,转身出去盛饭,显然不想继续这个话題。

就在李可人出去的空当,王宝玉连忙说道:“春玲,你要多体谅我,我不是不想跟你结婚,实在是,唉。”

冯春玲笑了,小声道:“我都知道,不用解释。那边房子快装修好了,很漂亮的,你找个时间过去看看吧?”

“春玲,这段你很辛苦,看这眼睛都陷进去了。有些事儿我心里有数,既然咱们都买了房子,余下的事情当然是顺理成章的。”王宝玉道。

“嗯!都是我太着急了。”

“再等等吧,一定如你所愿。”

晚饭过后,李可人很知趣的回屋了,王宝玉跟冯春玲并排坐在沙发上,各自想着心事,一时间竟然找不到话題,只是傻傻的看电视。

还是冯春玲先笑道:“宝玉,前几天叶连香跟他男人吵架了。”

“叶姐那脾气,从來都不吃亏,吵架沒什么稀罕的。”

“这次吵得还挺凶呢。”

“哦,因为啥啊?”

“他们两个结婚,买房的钱都是叶连香出的,沒想到,前几天叶连香偶然发现了范金强的一个存折,上面有两万块钱,叶连香跟他大吵了一架,说范金强藏私房钱。”冯春玲道。

“那范金强怎么解释的?”王宝玉有点感兴趣的问道。

“范金强说,那是你给的礼金,始终沒动的原因,是想给老娘预备点养老的钱。”冯春玲大有深意的看了王宝玉一眼。

“确实是我给他的,不过是暂借,范金强沒啥钱,不想在媳妇面前沒面子。”王宝玉随口解释道。

“好啊,竟然敢背着我和别人私相授受!”冯春玲俏皮的点着王宝玉的鼻子,又接着说道:“范金强也是这么跟叶连香解释的,本來这件事儿就要过去了。可是他们已经领证了,就是法律意义上的夫妻。结果财产公示也涉及到了他们两个,叶连香的户头查出來有三万,其实都是干净钱,叶连香现在收入不低。不过范金强就不高兴了,说她不该瞒着自己藏私房钱,还一个劲哭穷,不真心跟他过日子之类的。”

“哈哈,这下子这两口子可有的闹了。”王宝玉觉得很好笑。

“你啊,就会幸灾乐祸。我问你,叶连香那钱是不是也是你偷偷给的?”冯春玲半真半假的问道。

“我傻13啊我,吃饱了撑的把钱给她?春玲,你到底啥意思,是不是也想查我的帐?包就在桌子上放着,工资折在抽屉里,你自己去看吧,实在不放心就全都拿走,这样大家都耳根清净!”王宝玉转脸又恼了,觉得冯春玲老是在套自己的话似的。

“宝玉,你今天是怎么了?我就是闲聊,跟你说笑而已,难道我又做错了什么?”冯春玲委屈的问道,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雪白的牙齿紧紧咬着嘴唇,任谁看了也会心疼。

“唉!心烦。”王宝玉道,不知道是否因为下面不行,一看到冯春玲,就觉得心里挺闷。

“如果你觉得春玲打扰了你,那我就回去了。”冯春玲说着,站起身來整理了下衣服,就要往外走,还是有两滴泪水滑落下來,掉在地上,摔成了若干晶莹的碎片。

一看冯春玲哭了,王宝玉的心又疼了,他一把拉着了冯春玲的手,将她抱在怀里,柔声道:“春玲,别走了,是我有些话沒跟你说。”

“宝玉,你不爱我了,是吗?”冯春玲压抑着自己的哭声,使劲抱着王宝玉。

“又犯傻了,就是怕你担心才沒和你说太多,结果却惹你不开心,哎。”王宝玉叹息道。

“宝玉,如果你不想要我,就告诉我,千万别委屈自己。”冯春玲道。

“我就不喜欢你说这种话,你就该跟叶连香学学,该急就急,该闹就闹!”王宝玉有点恼,不禁埋怨道:“你哪里知道,我现在每天生活的多不易,半个月内,被人诬陷了两次,差点就进笆篱子;前些天被副县长的儿子给打了一板砖,在医院里住了五天,现在动作大了,脑子还疼;还有……”

冯春玲听到这些,立刻哭了起來,说道:“宝玉,是我错怪了你,我以为你心里沒有我。”说着,她俯下身,将嘴唇贴了上去,堵住了王宝玉的嘴,不让他继续说下去。

王宝玉想到这些天來的委屈,也想落泪,也紧紧的抱紧了冯春玲,将脸贴到了冯春玲的耳边,轻声道:“傻妮子,我心里怎么会沒有你呢?咱们要一辈子在一起。”

冯春玲擦着眼泪道:“轻诺必寡信,我不信。”

“是不是非要惩罚你才信啊!”王宝玉坏笑着将手伸进了冯春玲的胳肢窝,冯春玲立刻破涕为笑,从沙发滚到了地上。

这一晚,王宝玉是被冯春玲心疼的搂着睡的,两个人也沒有做那事儿,原因是王宝玉说头疼,沒有兴致。

富宁县第六次县委常委会议在党委会议室庄严的召开了,作为常委的一员,王宝玉有幸参加了人数不多的高层领导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