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03 出手太狠

第三卷 县域扬名 1103 出手太狠

领导们陆陆续续都到了,程国栋也准时到场,王宝玉得意的轻声笑了下,事情进行的很顺利,只要孟耀辉那头稳当点,这事儿就基本成了,我看你程国栋还怎么嚣张?

会议的议題有两项:一是如何在复杂形势下保持全体干部的工作积极性;说白了,就是财产公示活动搞的人心惶惶,现在必须要采取一定的安抚措施,否则大家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势必影响经济的发展。二是提倡开源节流,探讨如何在发扬艰苦朴素精神的前提下,广开思路,更好更快的促进经济发展。?

这种会议,一般都是长篇大论,无聊透顶,王宝玉坐在会议桌前,看着对面的几个人,无聊之余,更是多了几分的郁闷。?

县长孙大成的鼻子上,旧伤未愈,又添新痕,当他看见王宝玉的时候,脸颊处翕动了几下,似在暗地里在咬牙切齿。?

马丰凯和程国栋则视王宝玉如无物,看都不看王宝玉一眼,这是一种极度的蔑视,王宝玉你小子折腾了一圈,大家还不都是好好的,这就叫孤掌难鸣,或者说胳膊拧不过大腿。?

不过,王宝玉还是看到程国栋嘴角的有一丝狡黠微笑,带着幸灾乐祸的味道。王宝玉心里暗骂:一旦让老子掌握你陷害老子的证据,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孟海潮倒是对王宝玉微微笑了笑,其余人看见王宝玉的时候,也都点点头,以示友好。其实王宝玉并不知道,大家对他客气,那是因为他跟市纪委尉书记有关系的事情,已经暗地里传开了。?

王宝玉有这层关系,容不得大家不客气,虽然大家觉得王宝玉很像一只四处乱咬的哈巴狗,但是总得顾忌下主人的面子嘛。?

可是,程国栋太了解王宝玉了,他根本就不信有这种事儿,认为纯属在忽悠。一个农村爬上來的二流子,能混到这个地步已经是走了狗屎运,像市一级那种有修养有素质的领导,肯定不屑与这种人为伍的。?

受程国栋的影响,马丰凯也不信。揭秘一下,马丰凯所谓上面的关系,其实就是一个亲戚,是一名颇有权力的副市长。马丰凯曾经厚着脸皮让这个亲属打听王宝玉跟纪委尉书记的的事儿,得到的答案很简单,尉兴邦书记从來不搞私人关系,这在平川市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了。?

在开会的过程中,王宝玉不停的看表,因为孟耀辉就等在专案组的办公室里,时刻准备着潜入程国栋的屋里。?

首先讲话的孟海潮,接着是孙大成,两个人讲完,半个小时就已经过去了,按照顺序,接着是马丰凯、董开江、娄树坤和靳永泰等人发言,王宝玉听得眼皮直打架,用材料掩着脸,终于不知不觉的偷偷眯了一会儿。?

说是眯一会儿,也不过几十秒而已,而且发言人的声音也一字不差的落在了王宝玉的耳朵里。?

哐当!哐当!几声噪音,一个瘦高个身影晃动,王宝玉猛然惊醒,睁开眼睛,却原來是幻觉,会议还在开。?

懒洋洋的将材料放在桌子上的时候,对面的情况却让王宝玉猛然吃了一惊,结合刚才的幻视幻听,预感大事不妙。?

政法委书记娄树坤正在发言中,马丰凯身边的程国栋却不见了!看了一下表,开会到现在还不到一个小时,程国栋干嘛去了?不会只是大小便去了吧??

王宝玉恨得抽自己个大嘴巴子,都怪昨天沒休息好,一时疏忽竟然都不知道程国栋何时离开,去往何处。?

如果程国栋这个时候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孟耀辉一定在劫难逃,会被抓现行的,像他那么不仗义的人,咬出自己也很难说。?

但愿孟耀辉这个倒霉蛋能够机灵点,哪怕是藏在桌子下,或者沙发后面,正在开会的时候,相信程国栋即使回办公室,也不会久留的。万一不幸被抓住,也希望他不要慌神,就按昨天两人商量的來说,咬死了就说走错门了!?

王宝玉如坐针毡,心里火燎燎的着急,却不敢采取行动,如果孟耀辉真的出了事儿,自己现在出去,恰好就证明了自己跟他是合谋的,可是,该來的事情终于还是來了。?

轮到靳永泰发言的时候,会议室门突然被人打开了,王宝玉斜眼看去,正是夏一达。?

夏一达神色慌张的悄步走了进來,在孟海潮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又给王宝玉递了个眼色,王宝玉看到夏一达的脸色就明白,孟耀辉一定是出事了,刷的一下,脑门渗出了汗珠。?

“会议暂停!什么时候开会另行通知。”孟海潮打断了靳永泰的发言,急匆匆的起身就往外走。?

众人面面相觑,浑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王宝玉心知肚明,三步并作两步的跟了出去。出门后,一眼就看到楼道里躺着个人,满头都是血,从躺下的长度看,正是孟耀辉无疑。?

见孟海潮急匆匆的过來了,孟耀辉身边站着的程国栋一幅手足无措的样子,表情慌张,他身上也有点点血迹,不过,王宝玉却能看出來,程国栋根本就是装的,眼神里一点畏惧之情都沒有。?

到底是亲叔侄,孟海潮见此情景,脚步有些凌乱,赶到孟耀辉跟前,颤抖着双手扶起他的头颅,连声喊道:“耀辉,耀辉,你醒醒啊!”可是孟耀辉的脖子就像沒有骨头一样,随着他叔叔的手臂晃了下,又无力的耷拉在那里,双眼紧闭,牙关紧咬,情况不是太好。?

王宝玉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情急之下,王宝玉一把抓住程国栋的领子,红着眼睛质问道:“说,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孟海潮抬起头,厉声质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谁都听得出來,这略带颤音的怒斥之声,孟书记恼了!?

“孟书记,这不怪我,耀辉不知道为何擅自闯进了我的办公室里。小夏说最近有贼,我沒看清是他,心里一害怕,错把他当成了贼,所以从后面用烟灰缸打了他一下。”程国栋冷静的挣脱开王宝玉的双钳,连忙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