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04 美女发怒

第三卷 县域扬名 1104 美女发怒

“程主任,人伤成这样,怕不是一下吧!”夏一达哼了一声道,大概是认为程国栋出手也太狠了,至于这样嘛!

“救护车!叫救护车了吗?”孟海潮一边大声问道,一边低头查看孟耀辉的伤势,王宝玉也凑了过去,只见孟耀辉确实伤的不轻,满脸血迹,不但能看到头上一道口子在冒血,口鼻间也是有进气沒出气,时不时还轻微抽搐一下,仿佛生命就在一线之间。

孟耀辉,你可要挺住啊,就这样牺牲了,连个烈士也评不上。王宝玉暗自祈祷,程国栋说道:“已经叫救护车了,应该就快到了。”

“小王,快帮我把耀辉抬起來,到外面等救护车。”孟海潮真的急了,眼睛里闪动的分明就是泪光,对孟耀辉的感情流露无遗。在这一刻,孟海潮不仅是一名县委书记,同时也是一个疼爱孩子的长辈。

王宝玉连忙不顾一切的抬起孟耀辉,程国栋过來帮忙,却被孟海潮眼神不善的猛地一膀子撞到了一边,程国栋不禁打了个寒噤。

王宝玉跟孟海潮两个人就这样抬着孟耀辉向楼梯处走去,此时,听到风声的人纷纷赶了过來,惊愕之后,连忙伸出援手。

令王宝玉颇为感动的是,孟海潮已经年近五十,尽管累的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可是他依旧死死抓住孟耀辉,好像一撒手,这个侄子就会沒了一样。

终于到了楼门口,救护车鸣着长长的喇叭,径直冲进了大院里,几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护士抬着移动病床到了跟前,将孟耀辉放在上面。

孟海潮一路小跑的推着救护车,口里不停的喊道:“耀辉,孩子你可要挺住!孩子!”医护人员迅速将病床推进救护车,一溜烟的疾驰而去。

救护车走了之后,一群领导干部皆呆愣在当场,孟海潮转身上了自己的车,“孟书记,我也跟你一起去吧?”

孙大成抬腚就想跟着上去,孟海潮铁着脸嘭的一声带上车门,冲着司机挥了下手,一言不发也向医院赶去。

“都散了吧!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县长孙大成热脸贴了冷屁股,沒好气摆手道,背着手气火火的第一个离开了现场,大家这才缓过神來,目光纷纷盯着打人者程国栋,然后一个个冷冷的离开。

程国栋头发凌乱,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显然,这功夫他开始后悔了。他满以为自己对付的是孟耀辉,却疏忽了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孟耀辉是孟海潮无仇无怨的亲侄子。

且不论其他,就是亲情关系上,孟海潮也总不会表扬一番,说自己做得对吧?彻底得罪了孟海潮,注定了程国栋今后的日子不好过,都说冲动是魔鬼,程国栋在跟王宝玉的争斗中,显然已是走火入魔了。

王宝玉仔细打量了下程国栋,心里有股莫名的悲哀,哪还有当初意气风发温文儒雅的样子,分明就是只落魄的丧家之犬。人往往放不下仇恨,殊不知最后输进去的都是自己。

在经过程国栋身边的时候,王宝玉冷冷的说道:“程主任,你竟然有这种狠劲,果然是真人不露相。”

“小兔崽子,老子这一辈子就沒失过手,到底栽在了你的手里。”程国栋转脸道,眼睛冒火。

“死到临头还不知道悔改,你是栽到自己手里了!”王宝玉低声怒喝道。

“谁死谁活还很难说!”程国栋依然嚣张。

王宝玉当然不想在这种场合下跟他发生冲突,他冷冷的哼了一声:“你自找的。”然后转头快步离开。

王宝玉一边往专案组的办公室走,一边在走廊里四处寻找,他想找到孟耀辉扔掉的钥匙,这个东西可是至关重要,它可是孟耀辉“偷盗”的关键证据。

走廊里有不少的血迹,程国栋的屋门开着,能看到里面也有不少,还有争斗的凌乱场面,两名清洁工老大妈,正拿着大拖布,想要清理楼道。

“这是案发现场,你们不能动,快一边去。”王宝玉大吼道。

两个老大妈一听王宝玉这么说,顿时慌了神,忙不迭的走开了。趁这个机会,王宝玉赶紧四处寻找,连垃圾桶也使劲瞅两眼,但让他失望的是,并沒有看到那把钥匙。

孟耀辉不会不听话带在身上了吧?或者让程国栋发现给拿走了?这两个行为同样的可怕,想到这里,王宝玉顿时头就大了,如果警方拿到了这把钥匙,就能证明孟耀辉是入室盗窃,要是这样,孟耀辉死了倒好,如果活着,这样的事件警方一定要介入的,倒是万一这小子招供了,自己同样难逃责任。如果程国栋不肯善罢甘休,说不定还会波及无辜,届时又是一场不小的风浪。

啪,王宝玉忍不住扇了自己一嘴巴子,气昏了头了吧?咋说孟耀辉也是被自己牵连进來的,现在正在抢救,总不能咒人家死吧?

溜达了半天,也沒找到,倒是程国栋蔫头耷脑的向办公室走來,王宝玉连忙装作若无其事的回专案组办公室。

钥匙沒找到,王宝玉心里不安,正在急的抓耳挠腮的时候,夏一达沒敲门就闯进來了。

“王宝玉,瞧你们干得是什么事儿啊!”夏一达恼怒的直呼姓名嚷嚷道。

“嘘!小点声。”王宝玉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强挤出一丝微笑道:“小夏,我也沒想到孟耀辉这么笨,计划赶不上变化嘛!”

“你知不知道,这件事儿要是让人知道有我参与,我今后彻底就完了。”夏一达恼道,王宝玉还第一次看见如此美女发怒,眼睛瞪得圆圆的,眉毛上挑,嘴巴半张,嗯!挺吓人的。

“好妹妹,你别上火。我都够乱的了,你要是再乱了分寸,咱们大家一起玩完!”王宝玉苦巴着脸近乎哀求道。

“你也知道危险啊,反正我是平静不了,大好前程眼看就砸你手里了!我熬到今天容易吗?!”夏一达跺着脚说道,好歹还能控制自己的分贝。

“别怕,孟耀辉不会供出我來的,再说咱俩这关系,打死我也不会供出你來啊!”王宝玉安慰道,其实自己的心情比起夏一达來说,也好不到哪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