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05 贼也有人权

1105 贼也有人权

“哼,程国栋智商那么高,肯定能想到我,这几天就我接触过他的钥匙,还跟你是一伙的。”夏一达哼道,

“他出重手打了孟书记的侄子,怕现在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河,沒机会乱咬。”王宝玉道,

“唉,你就是一个能惹祸的臭男人,下次别指望我帮你。”夏一达叹道,

“别介,咱们俩个可是要相依相伴到老的。”王宝玉嬉皮笑脸道,

“那你要变成女的才行。”夏一达的火气明显消了不少,一看这样,王宝玉装出了一幅无赖的样子,闭上眼睛,指了指裤裆道:“我同意,动手吧。”

夏一达终于扑哧一声笑了,嗔道:“臭烘烘的,我才不碰呢。”

“你吃过还是闻过了。”

“呸,找死。”

“嘿嘿,小夏,咱们已经是一个壕沟的战友了,不能内讧,要一致对外才行,如果公安局來调查,坚决要一问三不知。”王宝玉道

“什么一问三不知,那把钥匙呢。”夏一达伸手道,

“可能在孟耀辉的身上吧,我会努力找到,千万别生气。”王宝玉慌张道,生怕夏一达又是一个河东狮吼震破自己的鼓膜,

“做事儿这么不小心。”夏一达嘟囔了一句,从兜里掏出了一把钥匙,叮当一声扔在王宝玉的桌子上,

王宝玉一看,正是自己给孟耀辉的那把,顿时乐开了花,兴奋道:“小夏,真有你的,在哪里找到的。”

“刚才趁乱的时候,在走廊里那摊血边上捡到的,哼,孟耀辉也真是傻乎乎的,这要是让程国栋捡到了,我们就都完了,你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这么一个废物。”一说起这些,夏一达还是不由得想要恼,

“我倒想交给你,可是不忍心啊,要不现在就是你躺医院里了。”王宝玉叹息道,

“我指定不会像他那么笨,我就纳了闷了,孟耀辉真是白长了那么大个子,竟然让程国栋给放倒了,真笨。”夏一达无比鄙夷的说道,

“唉,孟耀辉也受了伤,你就少埋怨几句,这说不定还是孟耀辉用唯一清醒的意识扔下的,也真是难为他了。”王宝玉叹气道,还真有点儿心疼孟耀辉这个傻小子了,

果然不出所料,接到报案的范金强马不停蹄的就赶了过來,在勘察了现场之后,程国栋被传唤到公安局接受问询,

程国栋一口咬定是孟耀辉未经允许私自进入到他的办公室里,实施了盗窃行为,自己以为孟耀辉是贼,这才无意出手打伤了他,

问询完之后,同样作为县委常委的程国栋,也被放了回來,但这并不表示程国栋就沒事,且不说他打的是堂堂县委书记的侄子,即便孟耀辉真的是个贼,打成这个样子,一旦孟耀辉有个三长两短,程国栋同样是违法的,

对,就是这个理,贼也是不能殴打的,因为贼也有人权,

程国栋当然毫不留情的扯上了王宝玉和夏一达,说他们是合谋盗窃,但因为沒有证据,范金强只是简单通过电话问了些问題,也就作罢,

在县委县政府里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其轰动效应是难以想象的,很快就传的沸沸扬扬,富宁县的老百姓几乎人人皆知,其风头甚至压过了孙大成的诽谤信,

因为王宝玉挑起的这场战火,终于烧到了县委书记孟海潮的头上,孟海潮几天都沒來上班,而他上班后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开展了声势浩大的团结整风运动,

县委县政府下达的通知中说,最近富宁县的领导群体之中,团结之风已经荡然无存,甚至发生了相互诋毁乃至殴斗流血等与领导干部行为严重不符、违反纪律的事情,这是令人不可容忍的,

通知中要求所有领导干部,要同心同德,团结一致,不可心存私念,不可拉帮结伙,每个人都要写下坚决维护干部队伍团结的保证书,然后分批进入党校学习党和政府对干部铁的纪律,

大家心里都十分清楚,孟海潮这么做,那就是针对程国栋去的,虽然程国栋并沒有因此受到处罚,那只是孟海潮沒有找到恰当的时机而已,

程国栋几次想跟孟海潮示好,但不是挨了冷脸就是吃了闭门羹,其他人见状,谁还敢靠他的边,但凡看见也都远远的绕道走了,程国栋日子过得也很艰难,也不知道多久沒有刮胡子了,一副落魄之相,细细观察下,鬓角已然冒出了几根白发,

写保证书是王宝玉的强项,这么一來,工作倒清闲了不少,于是找了个时间,去医院看望了孟耀辉,那天,经过医生们的奋力抢救,孟耀辉总算是脱离了生命危险,但因伤势比较严重,怕是一段时间内都要躺在医院里了,

“孟耀辉,还活着呢。”王宝玉对头上缠满纱布的孟耀辉,嘿嘿笑道,

孟耀辉一手捂着脑袋,一手指着王宝玉,满脸痛苦的说道:“狗日的王宝玉,你,你可害死我了,头,头疼……”

“嘿嘿,不就是个脑震荡嘛,虽然严重点,但现在医学这么发达,肯定能给你治好的。”王宝玉随口安慰道,

“什么,,严重脑震荡,你,听谁说的。”孟耀辉瞪着王宝玉问道,看來还沒有人告诉他实情,由于激动,脑袋又是一阵钻心的疼,

王宝玉自知失言,拍着胸脯嘿嘿笑道:“千万别激动,相信我,一定可以治好的,如果治不好,我养你一辈子。”

“滚边儿去,老子还得结婚生自己的儿子呢,不用你小子孝顺,你等着,我要是少根头发,我都会宰了你。”孟海潮呲牙咧嘴的一通嚷嚷,

“那你还是赶快动手吧,实话告诉你,你少的不仅是一片区域的头发,还有生之养之的头皮呢,哈哈,别火,别火,开玩笑呢,咱们哥俩好好谈谈心,你冷静想想,眼前虽然吃点小亏,但是收获很大,我这是帮了你。”王宝玉安抚着情绪激动的病人,依旧满脸笑意,

“帮我,帮什么了,操,我都被打成这样了,你还说帮我,还有沒有人性啊。”孟耀辉绞尽脑汁想了想,也许头部受伤,脑细胞不够活跃,怎么也想不到好处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