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106 还血汗钱

第三卷 县域扬名 1106 还血汗钱

“你想啊,你因为挨了打,而且受伤住院,公安局那边对你诽谤的事情只能暂时放下。”王宝玉摇头晃脑,有理有据的分析道。

“那又怎样,顶多多给我点时间开证明而已。”孟耀辉不愿意搭理王宝玉,将头扭到一边。

“岂止啊,出了这档子事儿,孙大成遭受的舆论关注肯定少了,自然不会穷追不舍,你说你是不是因祸得福啊!”王宝玉眨巴着眼睛说道。

“算了,说不过你这张破嘴。”孟耀辉白了王宝玉一眼,很是不屑。

“嘿嘿,我前段时间也让人给打了后脑勺,要不咱们是兄弟,伤的地方都一样。”王宝玉还是嘿嘿笑个不停。

“笑个屁,你伤的轻,两天就活蹦乱跳了,老子可是差点见阎王啊!唉!躺在地上那会儿,我还真以为自己就完了呢,心中那个悲凉。”孟耀辉伤感道。

“请问这位小贼,当时的死亡经历怎样?是否看到了上帝?”王宝玉伸出拳头做出麦克风样,用记者的口吻认真的问道。

“我操,你小子别闹了行不行,还嫌我死得晚啊。”孟耀辉又好气又好笑。

“对了,那天你是怎么挨打的?翻到证据了沒有?”王宝玉凑上前问道。

“程国栋这个王八犊子,平时看起來文质彬彬,沒想到出手可真狠。我在他屋里翻了半天也沒翻到什么,正要走,他悄悄进來了,摸到桌子上的烟灰缸,毫不犹豫地的就砸在我的头上,当时眼前就是一黑。”孟耀辉心有余悸的回忆起当时的场景,眼神中依旧充满了恐惧。

“他就一句话也沒说?”王宝玉好奇的问道。

“说了,他说,我今天打死你。”

“这就奇怪了,程国栋为啥对你有这么大的仇恨呢?”

“少跟我装!”孟耀辉瞪着王宝玉骂了一句,似乎对王宝玉这种揣着明白装糊涂的人非常恼火。

“又咋了,孟耀辉,老子要不是看你受伤了,能让你嘴里一个劲喷粪啊?你最好给我收敛点!”王宝玉也有些不悦,有倚老卖老的,有依小卖小的,竟然还有依病卖病的,简直就是蹬鼻子上脸啊!

“得了你,我在程国栋那里别的沒翻到,但是却找到一张照片!”孟耀辉哼了一声。

“谁的?”

“办公室主任马晓丽的!”

“这不奇怪,他跟马晓丽都是柳河镇出來的,关系应该不错。孟耀辉,你可不能报复马主任,他们不是一伙的。”王宝玉脑袋一大,程国栋还是放不下马晓丽,但口头却不能承认这些事情。

“行了,别以为我看不出來,你对马晓丽也挺袒护的。嘿嘿!程国栋跟你有仇,该不会因为争风吃醋吧!”孟耀辉似乎终于找到了王宝玉的把柄,嘿嘿坏笑。

“胡说什么,我在柳河镇当农业办主任的时候,马晓丽是我的手下,当然要关照一些了。再说了,马晓丽的年龄比我大一截呢!”王宝玉恼道。

“吴丽婉也是你的手下,也比你大,还不是公开写信肉麻的说爱你,我看你小子,生活作风成问題。”孟耀辉道。

“你不说我倒忘了,最近有沒有吴丽婉的消息啊?”王宝玉问道。

“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要是吴丽婉知道你这么花心,非得把你剁了不可。”孟耀辉讽刺道。

“说正经的,吴丽婉回來了吗?”

“我沒见过。”

“真的?”

“操,老子骗你干屁啊?你小子坏透了,是不是你把她藏起來了,还在这里装腔作势的找人,这就叫欲盖弥彰。嘿嘿,让我猜对了吧?”孟耀辉一副侦探分析。

“操,都伤成这样,还胡思乱想,我看是打你打得轻。”王宝玉说着,轻轻推了一下孟耀辉的脑袋。

孟耀辉立刻疼的叫了起來,唧唧歪歪的将王宝玉撵出了病房。

说起马晓丽,也挺让人纠结的,她这几天一幅心事重重、沒精打采的样子,更是消瘦了不少。马晓丽本來算是比较丰腴的女人,按理说女人瘦了是好事儿,但是她骨架比较大,这么一瘦,竟然显得有些苍老,同时也少了许多生气。

王宝玉知道她惦记程国栋,也就沒多问,都说患难见真情,自从程国栋再次跟自己开始了殊死搏斗,马晓丽明显就动摇了,在老情人和小情人之间,她不知道该如何取舍,最终选择了沉默。

对于马晓丽的这种做法,王宝玉作为男人,还是有种挫败感,不过,他并不想难为马晓丽,诚如马晓丽所说,自己给不了她什么。原來给不了是因为程雪曼,现在更给不了,则是因为下面的小弟弟。

马晓丽上次被王宝玉抢白一顿后,除了必要的工作汇报,平日也很少往王宝玉办公室來,大家都冷冷清清的在各自岗位上,艰苦的活着。

十几天后,诽谤风波和打人风波都渐渐平息了,一切恢复如初。王宝玉又开始惦记非法集资的事情,想尽早结束,毕竟教育局那边还有一大堆的工作等着开展,清完一个是一个。

这天早上,王宝玉开车去专案组办公室,准备召集专案组的相关人员开会。沒等到政府大院的门前,就看见黑压压的一大群人围在政府大门前,多半都是上年纪的老人。

王宝玉鸣了鸣喇叭,根本沒有给他让路,沒法子,只好将车远远的停在路边。下车后,王宝玉笑呵呵问身边的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头:“老人家,你们这是干什么呢?”

“要钱,政府必须还给我们血汗钱。”老头沒好气的说道。

“哪个部门欠了你们钱啊?”王宝玉好奇的打听。

“政府搞的籽草项目,我们都投资了,听说现在钱沒了,几十万啊!”老头道。

王宝玉的头嗡的一声大了,明白发生了什么。由于纪检委董开江那边忙,非法集资的事情还沒來得及处理妥当,暂时还不能返还老百姓们投资的钱,又不知道是谁泄露了风声,老百姓们人心惶惶,唯恐财产损失,终于引发了这次聚众的事件。

“还给我们的血汗钱!”一个人带头喊道,其余人则一呼百应的跟着喊了起來,声势倒是非常惊人。